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79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小手轻轻抚弄六郎的梢。六郎从山谷中抬起头来,透了口气,道:“燕子,我进去了!”

    苗雪雁呜咽一声,满面绯红,也不知是兴奋还是喜悦,身子一阵颤抖,手掌放开男子的分身,两条手臂缠绕上来,抱紧六郎的头颈,似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化在他的身上一般。

    六郎感觉着感觉xià tǐ一阵颤动,紧紧抱住她颤抖的娇躯。

    苗雪雁羞得睁不开眼来,全身好似火烧,如骄阳下缓慢融化的一堆陈雪,软绵绵地使不出半点力气,胸中情潮汹涌,诸般从未经历过的**滋味涌上心头,恨不得就此和六郎融成一体,喜结连理,比翼双飞,六郎迅的动作着。

    苗雪雁羞红了双颊,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红扑扑地,肤光润洁,娇艳绝lún,让人生出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六郎吻着芬芳的柔颈,手指伸到她的后背,解开肚兜的结子,轻轻拉去,两座含苞yù放的双峰怒耸而出,饱满、柔嫩、丰润,巍然挺立,跌dàng起伏。

    苗雪雁一身冰雪似的肌肤皎洁如月,明亮得让人不敢睁眼,她陡然感觉胸口一凉,惊呼一声,下意识地用一双玉臂抱住自己的柔美雪峰,眸子转动,正好与六郎火辣辣的目光相碰,一颗活泼泼的少女芳心登时跳得乱七八糟,红霞扑面,娇羞不禁。

    六郎看得血脉贲张,呼吸渐渐粗重,张开嘴巴,将整个美女胸前的娇嫩花苞小心奕奕地含在里面,伸出舌头轻轻舔弄,用口腔中灼热的温度去孵化她,用滑润的唾沫去灌溉她,用密闭的口腔去呵护她,让她洗净尘世的铅华,开放出连天山仙境都为之黯然失色的最娇艳的花朵。

    苗雪雁如遭雷击,秀眉微蹙,娇躯一阵轻颤,随即柔软下来,一阵阵的酥麻感觉从**直扩散到全身,鼻中忍不住出一声叹息似的呻吟,手臂圈住他的脖颈,十根手指chā入六郎细密的黑,任他轻舔慢吮,细细品味自己鲜嫩娇艳、可爱诱人的山巅樱桃。

    六郎的手掌握住美女的另外一只柔软丰盈的雪白**,伸出两个手指,夹住那个娇嫩嫣红的**,轻轻揉搓,细细挑逗。苗雪艳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柔若无骨的躯体像火炉上的一锅冰雪,正在他的唇舌下一点点融化,温热,滚烫。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像钱塘江八月十八的浪潮一般,汹涌激dàng,奔涌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根灵敏的神经末梢,一个浪头叠着另一个浪头,奔腾,撞击,迸溅出滔天的水花。苗雪雁全身的皮ròu仿佛已经被旋涡搅得支离破碎,一块块分崩离析,在情爱的浪潮中上下沉浮,自由飘dàng,随波逐流。

    想起自己与苗雪雁的第一次,是那样的暂短,六郎今天刻意放慢了,尽管全身血气翻腾,情潮如沸,他还是尽量掌握了节奏。在险峻的山巅之上轻轻摇曳,迷幻出眩眼目的光彩。留恋着,在两座巍峨的山峰四围徘徊一圈,翻山越岭,趟水过河,蜿蜒而下。苗雪雁灵玲珑有致曲线优美骨ròu匀称的娇躯,在六郎的爱抚下,激动难抑,兴奋得全身抖。

    三更时候,六郎才气喘呼呼的从美人身上滑下来,道:“亲亲,今天让程千龙一下子做了将近两个时辰的乌龟,你可满意?”

    苗雪雁满面潮红,星眸半睁半闭,娇羞的道:“六郎你真是太强大了,居然让程千龙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乌龟,太解气了。程世杰杀我全家,我们就让他儿子做乌龟,嘻嘻!六郎我爱死你了。”

    六郎笑道:“亲亲,要不是疼你,我哪里舍得花这样的力气?你得叫我三声亲老公才行。”

    苗雪雁“嗯”了一声,红晕上脸,心情激dàng之下,嘴唇动了几下,却总是叫不出口。镇定片刻,她呼出口气,闭上眼睛,轻轻叫道:“亲……”

    这个“亲”字,当真细若蚊呐,耳音稍稍差着半点,可再也听不出来,饶是如此,她的脸上已羞得通红。

    六郎只要她叫出这声“亲老公”自己的名字就将永远融入她的灵魂,自己的身影就将永远刻入她的心坎,自己的气息就将永远汇入她的血管,飞入她的乡,伴随她的心跳,参与她的呼吸,今生今世再难忘记。

    “快些叫嘛!”

    六郎催促道。

    苗雪雁终于鼓足勇气叫道:“亲……老公!”

    六郎再一次抱住她的身子,让玲珑玉体像一朵雪莲花似地在床上舒展开来,精致美丽的五官,雪白柔软的手臂,滑腻圆润的肩膀,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婀娜优美,想到如此妙绝人寰的绝美**,已经被自己完全征服的时候,六郎对着天花板小声嘟囔道:“我真是一个天才!”

    悦来客栈。

    天字号四个房间,住着七个人,现在七个人正汇聚在一间房间内,七个人七口剑,六男一女,六个男剑侠或在用抹布擦拭着锋利的剑锋,或在凝心静气修炼内功。女子道:“六位师兄,苗师姐的大仇能不能昭雪,就看你们的了。”

    玉龙子道:“小师妹,你放心好了,虽然程世杰武功高强,但咱们天山剑侠可都不是吃素的,况且还有三合会数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相助。”

    金龙子放下宝剑道:“苗师妹不是说三合会的人不可靠吗?”

    玉龙子摇摇头说:“我看霹雳堂的风堂主还是比较可靠的,而万马堂和盐帮实在是靠不住,苗师妹既然改变了刺杀计划,我看应该让风堂主知道为好,否则,霹雳堂会有很大的损失。”

    陈浩、徐志年、王志章、灵童四个小弟子因为差着辈分,都没有表意见。

    茱萸鸾想了一下道:“可是,苗师姐不想将提前的计划告诉三合会。”

    玉龙子道:“苗师妹的顾忌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们也要为霹雳堂想一下,不如这样,我们现在反正没有什么事情做,我就去和霹雳堂的凤堂主接触一下,不过你们放心,我会先试探一下他们的口风,然后在与他们进步一密谈。”

    朱玉鸾道:“也好,反正苗师姐的计划还没有具体落实,我陪玉龙子师兄一起去。”

    傍晚时候,西城门外山脚下,大亨茶楼。

    一匹青骝骏马,驼着一个妙龄女子飞驰过来,那个少女,看样子年龄在十五六左右,柳眉凤眼,一双眸子,象寒星似的,闪闪光,鹅蛋似的脸庞简直吹弹得破,身材苗条秀挺的胸,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的双腿,简直美得让人目眩,一身浅紫色的衣服,都是上好的绫罗制成的,手握一柄带有血丝的玉箫剑,那马跑到这儿,突然一声嘶鸣,突然栽倒在地上,朱玉鸾腾空而起,半空中已经避开了三支应天弩。

    朱玉鸾一个回旋,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扫向茶铺里坐着的四个丑恶汉子,当目光扫到yīn风四鬼那yín邪的笑容时,朱玉鸾柳眉一皱,杏目圆睁,一阵银铃似的声音喊道:“yín贼!真的是你们!”

    嘶的一声,手心飞出一条淡紫色的寒光,向着yīn风四鬼那张桌子飞过去。yīn风四鬼需然早有准备,可丝带的度实在太快了,就在紫色幻光接近桌子的一刹那,一分为四,各打向四鬼的身上。

    yīn风四鬼早有准备,见朱玉鸾用玄冰决攻击自己,连忙推开桌子,四个人齐刷刷躲开同时,已经各抽兵器在手,将朱玉鸾团团围住,朱玉鸾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剑法也是十分凌厉,加上师兄含冤而死,心里头更是一股子激劲,恨不得将霹雳堂的这四个恶鬼斩尽杀绝。

    朱玉鸾现在后悔,不应该让玉龙子师兄去霹雳堂,霹雳堂纯粹就是程世杰在江湖的耳目,现在的她恨死了自己,正是自己因为姐姐的介绍,才结识了霹雳堂,谁知道却害了师兄不说,还几乎毁了师姐的计划。

    她手中玉箫剑凌空挥斩,光华大盛。一道光胜星月、匹练也似的经天长虹,带着全部的怒气,将天山御剑的精华尽数施展开来,那么的凌厉威猛,又快不可挡。似夜空中慧星骤流,来的那么突然急疾,只一闪,那惊虹也似的剑芒已经出。剑芒过处,无物不摧,所出的剑芒已经一线横闪,血雨狂飞,将那其中一个恶贼的一只手臂斩於剑下。

    受伤的汉子哀叫着退下,其余三个勃然大怒,一条镔铁大棍带着劲风,猛然向朱玉鸾天灵盖打下,朱玉鸾心中暗怒。头也不回,反手出剑如电,剑光倏亮骤明,『噹』的一声,一剑震开偷袭的铁棍,转身面对偷袭者,玉箫剑一圈一抖,冷芒乍飞,星点倏流,带起长江叠浪的奔潮剑涛,剑光吞吐如急抛突收的渔网,将那人完全困在万刃旋绞的剑网之中。

    yīn风四鬼的老大万万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的剑法神奥奇绝如斯,手中铁棍才被震开,她那森寒的长剑已经顺势而上,化成满空星雨,芒彩闪虹的冷电精光罩下,只觉得上下左右前后全是朱玉鸾的闪动剑光,而且朱玉鸾出的剑光更像是有生命的,明灭不定,相生相随,就彷彿是奔潮拍岸所激起的浪花那么的密集光亮,永不止歇。

    第176章

    朱玉鸾一个回旋,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扫向茶铺里坐着的四个丑恶汉子,当目光扫到yīn风四鬼那yín邪的笑容时,朱玉鸾柳眉一皱,杏目圆睁,一阵银铃似的声音喊道:“yín贼!真的是你们!”

    嘶的一声,手心飞出一条淡紫色的寒光,向着yīn风四鬼那张桌子飞过去。yīn风四鬼需然早有准备,可丝带的度实在太快了,就在紫色幻光接近桌子的一刹那,一分为四,各打向四鬼的身上。

    yīn风四鬼早有准备,见朱玉鸾用玄冰决攻击自己,连忙推开桌子,四个人齐刷刷躲开同时,已经各抽兵器在手,将朱玉鸾团团围住,朱玉鸾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剑法也是十分凌厉,加上师兄含冤而死,心里头更是一股子激劲,恨不得将霹雳堂的这四个恶鬼斩尽杀绝。

    朱玉鸾现在后悔,不应该让玉龙子师兄去霹雳堂,霹雳堂纯粹就是程世杰在江湖的耳目,现在的她恨死了自己,正是自己因为姐姐的介绍,才结识了霹雳堂,谁知道却害了师兄不说,还几乎毁了师姐的计划。

    她手中玉箫剑凌空挥斩,光华大盛。一道光胜星月、匹练也似的经天长虹,带着全部的怒气,将天山御剑的精华尽数施展开来,那么的凌厉威猛,又快不可挡。似夜空中慧星骤流,来的那么突然急疾,只一闪,那惊虹也似的剑芒已经出。剑芒过处,无物不摧,所出的剑芒已经一线横闪,血雨狂飞,将那其中一个恶贼的一只手臂斩於剑下。

    受伤的汉子哀叫着退下,其余三个勃然大怒,一条镔铁大棍带着劲风,猛然向朱玉鸾天灵盖打下,朱玉鸾心中暗怒。头也不回,反手出剑如电,剑光倏亮骤明,『噹』的一声,一剑震开偷袭的铁棍,转身面对偷袭者,玉箫剑一圈一抖,冷芒乍飞,星点倏流,带起长江叠浪的奔潮剑涛,剑光吞吐如急抛突收的渔网,将那人完全困在万刃旋绞的剑网之中。

    yīn风四鬼的老大万万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的剑法神奥奇绝如斯,手中铁棍才被震开,她那森寒的长剑已经顺势而上,化成满空星雨,芒彩闪虹的冷电精光罩下,只觉得上下左右前后全是朱玉鸾的闪动剑光,而且朱玉鸾出的剑光更像是有生命的,明灭不定,相生相随,就彷彿是奔潮拍岸所激起的浪花那么的密集光亮,永不止歇。

    天山剑法,博大精髓,朱玉鸾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剑法绝对一流。

    面对如此剑法,老大不容多想,手中铁棍一抡,棍影如山,护住全身上下左右前后,力抗朱玉鸾的绵密剑法。朱玉鸾握剑的手掌一紧,内力骤增,顿时光华大盛,如东昇的太阳,激shè出无数的灿烂金光。所不同者只是玉箫剑出的是银光,而非金光。老大顿感压力奇重,四周上下旋飞,左右闪流的剑雨星点光华更盛,度也更快。虽然拼了命的舞动手中铁棍,但如此使招耗力必钜,千回落英剑剑招往中心一卷,万剑齐之下,任你武功通天也逃不出这千万卷剑下。

    便在朱玉鸾即将聚合那满场环飞的剑光,yù将yīn风四鬼大老毁在剑下之时。陡听一人哑声急呼:“臭丫头,还不受死?”

    朱玉鸾原本就要力压而下,将老大斩於剑下的,突然间,面前狂风乍止,一柄金背砍山刀晶光闪亮,牟利的刀锋已经到了自己后项。朱玉鸾犯不上与老大同归于尽,漫天剑影虚空消逝,迅回防。

    老大却趁着朱玉鸾收回剑招,压力骤失的当儿,全身一松,手中铁棍在激起的旋风余劲四卷下,激shè而出,铁棍直奔朱玉鸾面门。朱玉鸾神色自若,沉稳依旧,寒光一闪,『噹』的一声,一剑快疾绝lún地将老大的铁棍封堵在堪堪还距自己三寸左右,蓦然回剑,又将偷袭自己的大刀dàng开震回,剑上内力回袭老大,将老大退了两、三步才站定,yīn风老大脸现惊容,冷汗湿衣,几乎不敢相信小女子居然有这么快的剑。

    朱玉鸾身形逼近,同时真气运行全身,形成了一道护身罡气,左掌往前一推,足下用力,这一掌正好击中yīn风老大的前胸,若不是朱玉鸾内力较为低弱,这一掌非要了他的xìng命不可,尽管如此,yīn风老大也是口中鲜血狂奔。

    想到堂主吩咐自己兄弟四人,在半路上截杀天山御剑,想不到仅一个小姑娘,就如此难缠,yīn风老三心中打起了鬼主意,趁着朱玉鸾专心对付两个哥哥,偷偷摸出一件事物,朝着朱玉鸾身后抛过去。那事物在空气中迅弥漫开来,黄褐色的烟雾让朱玉鸾嗅到一股霉的气味,跟着就感觉到呼吸有些紧促“不好!这烟雾中有dú!”

    朱玉鸾大惊失色,正举起纤手,狠地向老大拍过去。可是玉手在半空中软垂下来,身子一软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此刻的朱玉鸾俏目紧闭,香汗淋漓,胸前饱满的双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樱桃似的小嘴儿却微喘着张了开来,不住吐出芳香醉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