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85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就不要管了,你现在只管给我看好城墙,另外准备好一百个厨子,今天下午烙白面馍,焦赞!你挑选一百名有力气的士兵,再弄十来辆马车,跟我弄粮食去。”

    焦赞一听有粮食,顿时有了力气,道:“六哥,干这种活,士兵们肯定都有力气,可是马车实在找不到了,连驴车估计都没有了。”

    六郎骂道:“笨蛋!难道我不知道那些马都被你们吃掉了?我是说运粮食的车,人拉总可以吧。”

    焦赞马上领会精神,挑选了一百来个精壮士兵,带上十辆大车,跟着六郎直奔梁大户家。那些士兵听说是去弄粮食,脚下顿时快起来,片刻功夫就来到梁大户家门前。

    六郎命人上去砸门,不大工夫,梁大户战战兢兢的打开门,见到这么多的官兵,顿时傻了了眼,焦赞按照六郎的吩咐,上前道:“梁大官,奉公主手谕,征召军粮,现在轮到你家了,家中可有存粮献上?”

    梁大户恭维的笑着说:“焦赞将军,我们家的粮食,早就在十天前全部上缴了,现在粮仓中连一粒米也没有了。”

    焦赞道:“那我们必须搜一搜,你头前带路。”

    “这!”

    梁大户看看六郎,道:“钦差大人,你可是你可是青天大老爷啊,我们家的情况,你可是了解的啊。”

    六郎道:“我当然了解,但是,官府有官府的制度,你家中既然真的没有存粮,还怕他们搜吗?”

    梁大户道:“那是!那是。”

    他让两房小妾扶着自己,领着焦赞和士兵来到自己家后院的粮囤,六郎道:“这粮囤就不用看了,咱们去看看你家的仓库。”

    梁大户点头,又领着六郎和焦赞来到那数十间大库房前面,吩咐家人打开库门,六郎和焦赞带人进来,看到大库中空空如也,地上果真连一粒米也没有。梁大户陪着笑,上前道:“大人,小老儿没有说谎吧。”

    六郎心中有数,心道:“你哥老乌龟,现在全城人都快饿死了,你还这样吝啬,真是不可救yào。”

    他不动声色点点头,对焦赞说:“将军,看来他家中真的没有存粮了,咱们jiāo旨吧。”

    焦赞却道:“梁大官,我可是接到人们检举你家中藏有粮食,而你却说没有。”

    梁大官吓得连忙跪倒道:“大将军,小老儿说的可全是实话啊,你可不要听信谗言啊。”

    焦赞点头道:“梁大官,这话可是你说的,欺瞒公主,这可是祸灭九族之罪,你难道不怕吗?”

    梁大官身体有些颤抖,却依然口硬,他自认为,那些粮食藏在夹墙中,除了自己和两房小妾,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况且夹墙十分隐蔽,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就道:“小老儿哪里敢欺骗将军啊。”

    焦赞哼了一声,传令道:“给我将前面那道墙推到!”

    一声令下,士兵抄起铁镐就要动手,梁大户吓得面如土色,上前拦住道:“将军,你这是干什么,这样会坏了我家的风水啊。”

    焦赞道:“混蛋,少要给我装蒜了,本将军若是不知道这里面藏着粮食,又岂会来找你讨要?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敢狡辩,岂不知道你们全家早已大祸临头了。”

    这时候,几个力大的士兵已经撬开了墙壁,那道墙乃是木板钉成的,被弄开豁口后,里面堆积的如小山一样的白面口袋就露了出来,焦赞骂道:“你这个老东西,果真在糊弄本将军,其罪当诛!来人,将梁大官全家绑了,全部斩示众。”

    梁大官顿时瘫软在地上,小妾吓得花容失色,泣不成声,小小妾也是面露惊慌,扑通跪倒在六郎跟前道:“大人,看在贱妾昨日专心侍奉的情分上,求你开开恩啊,都是我家老爷不好,可怜我身上还有四个多月的身孕,你就慈悲吧。”

    六郎叹口气道:“他这是舍命不舍财,你们真是糊涂啊,自以为有这些粮食藏着,可以多拖一些日子,可是守城的士兵要是全饿死了,谁来保卫三台关?城外的叛军若是今天冲进来,你们全家都活不到明天,将粮食献出来,咱们军民齐心,退了叛军,那才是正道。”

    小小妾流着眼泪说:“贱妾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我们老爷老糊涂了,大人,求求你了。”

    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六郎心道:“哼哼,梁大官,谁让你心眼坏,跟我们玩猫咪,全城军民恐怕早就恨死你了,现在把你的老婆贡献出来,给你赎赎罪吧。”

    六郎命令将白面和大米装车,命焦赞道:“这些粮食马上运到孟良将军那里,烙成白面馍,等我回去后在实行分配。”

    焦赞领命,将装满粮食的十辆大车拉走后,六郎来到梁大官屋里,焦赞正在审问梁大官,梁大官哭丧着脸,和两房小妾跪在那儿听候落。

    六郎回来,对梁大官道:“公主十分气恼,命令我们将其全家凌迟处死。”

    梁大官一听,又昏死过去,六郎命令家人将他拖走抢救,回头听候处理。

    两个小娘子不知道六郎究竟想怎样什么,小小妾比较有心眼,看出了六郎色迷迷的样子,心想:“生杀大权在他手中,自己要是一味坚强的话,势必保不住腹中的骨ròu,真要是舍上身子,能换来全家平安的话,也值了。况且,那梁大户早已年过半百,行房能力甚差,两个小娘子正当妙龄,暗中的饥渴也是必然有的。今天看到六郎英俊潇洒,真若是促成那种好事,也不算是吃亏。”

    于是小小妾悄悄给小妾使了眼色,这姐妹二人也达成一致,等六郎回过身来,两个小娘子便哭着扑过去,小小妾抱住六郎的大腿,小妾拦住六郎的脚踝,“大人开恩啊,看在我们无知的情分上,就饶了我们吧,我们姐妹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来报答大人。”

    六郎眼睛贼,已经看出两个小娘子开了窍,于是说:“非亲非故的,我们为你们做担保,可有什么好处没有。”

    小妾娇羞道:“大人想要什么?”

    六郎道:“我尚未娶妻,刚才看见娘子生的貌美,就动了爱慕之心,可是又怕娘子不同意,说咱们仗势欺人,你看……”

    小妾脸上微微一红,连忙道:“将军英雄盖世,小女子能够博得宠爱,真是受宠若惊,可是奴家已经是人妻,不能轻易做那种事情啊。”

    六郎早已经忍不住,看她这种娇滴滴的样子,骂道:“老子就是要你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说着,将小妾拦腰抱起来,直接朝床榻走去。他回过头来,又对小小妾道:“小美人,你是不是也准备以身赎罪啊?”

    小小妾娇羞道:“奴家嫁到梁家四年,才怀上这一胎,倘若大人能保住我们母子的xìng命,只要能……奴家愿意侍奉大人。”

    说罢,脸上泛起一片红霞,六郎刚要伸手进衣衫里摸弄美rǔ,哎呀一声。

    六将小妾扔在了床上,仔细看了她的面容,白晰的嫩脸,透出股温婉贤淑的气质,苗条的身躯修长匀称,虽然称不上是绝色,但配上独特的书卷气质,亦是名不可多得的美人。

    小妾含羞慢慢解开了xià tǐ的衣裳。

    六郎双目圆睁,努力的目不转睛注视着少fù的每一个动作。

    裙裳尽退时,两条修长白晰,羊脂白玉般的大腿一下子就暴露出来……

    六郎刚想上阵,就听外边有人喊道:“相公,你怎么还没走?”

    六郎一听是白雪妃的声音,赶紧提上裤子出来,见白雪妃正找过来,就问:“雪妃,你怎么来了?”

    白雪妃皱眉道:“姐姐都饿晕过去了,我心里着急嘛。”

    六郎拉住她的手,道:“粮食已经到手了,咱们走吧。”

    第189章

    二人一路小跑回来,孟良已经指挥那百十个橱子和面,烙饼,眨眼功夫,山一样的白面烙饼就堆了起来,六郎指挥着,将这些烙饼分成五份,每部的每个士兵分两张,还有一份给城中的饥民。忙活完后,六郎自己也拿了一张吃起来,焦赞一个人抱着五张烙饼吃,被六郎夺下来来两张,分给了几个伤兵,那些伤兵感激的热泪盈眶,直夸六郎是青天大老爷。虽然这个夸奖有些不适合实际,但是六郎还是蛮高兴。

    城中守兵终于吃到了白面烙饼,虽然只有两个白面饼,但是这两个饼子却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其中一个饼子暂时填饱了饥饿了好几天的肚子,还能剩下一个当做后两天的干粮,军心自然受到了稳定和鼓舞。

    日落时候,听得西城外喊杀声阵阵,六郎连忙指挥大家各就各位,自己亲临西线督战,他登上城头远眺,城下一片狼藉,折断的云梯、兵器、石头、死尸布满空地。叛军正往后搬运尸体和损坏的云梯。

    六郎问慕容雪航:“大嫂,叛军又来攻城了?”

    慕容雪航道:“好像只是试探xìng的进攻,刚才一些叛军竟在头上戴上上了藤条编的斗笠,我们的乱石打狗方法险些失效,好些叛军都攻到城上面来了,好在咱们士兵刚吃的一顿饱饭,全力将攻上来的叛军击退了。”

    六郎看着退走的叛军,道:“程世杰这厮,可能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他不就是想效仿诸葛武侯的藤甲兵吗。大嫂你看,城下掉的那些藤条帽子叛军都捡了回去,你在看远处那山坡下,大批的叛军正在砍柳条和红荆,看来程世杰明天要大规模的攻城了。”

    慕容雪航点点头,道:“六郎,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刻意可以克制敌人的攻势?”

    六郎说道:“他程世杰跟我玩藤甲兵,我就烧他狗日的,传令!将城中的灯油全部集中到这来。”

    六郎分析道明天早上叛军有可能在西城展开强烈的攻势,于是自己这儿也要赶紧调整兵力部署,西城原有四千兵力,六郎又让白雪妃、焦赞和仁堂会三个人各率领一千人过来支援,白雪妃带领人马与苗雪雁会合,焦赞和仁堂会的兵马则与慕容雪航部会合,仁堂会又单独找到六郎。六郎问他何事?

    仁堂会从怀中掏出一份图纸,jiāo与六郎看,六郎展开图纸一看,见上面画的是一种长杆钩镰qiāng,有还有一个带柄铅丝笼子。六郎问道:“这是什么?”

    仁堂会道:“叛军戴着笆斗攻上城头,今日不过是演示阵容,明日定会大举进攻,我琢磨了或许这个办法能挡住进攻。”

    六郎神智一清,仔细看那两张草图,道:“怎么用?”

    仁堂会笑道:“藤甲兵攻城,还得靠云梯。我们到时等他们快爬上城头,就用钩镰qiāng钩住云梯,推开五尺,教他们既上不了城,又跑不掉,然后用长柄铅笼装了火炭、硫磺之类,往云梯上一放,笆斗、藤甲都极易着火,到时会怎样?”

    六郎道:“妙计!其实我也想到火攻了,并且将全城的灯油都集中来了,只是一时还想不到这样细密的办法,就按照任将军的主意,肯定能捣毁程世杰明天的计划,你马上带领本部兵马按照图纸布置。天亮之前,敬爱那个这些武器全部运到西城墙上来。”

    仁堂会领命,带领人马下去布置。

    六郎登上城墙,来到城楼里面,见慕容雪航卸掉了盔甲,正用湿毛巾擦拭着粉嫩的脖项,看看四周无人,上前抢过毛巾,帮大嫂认真的擦起来。慕容雪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六郎,你现在是三军主帅,怎能来帮我做这种事情啊?”

    六郎小声道:“大嫂不要声张,我来看看你和我的宝宝。”

    慕容雪航脸上一阵红晕,道:“不许胡说!让别人知道了,我可没脸再活在人世了。”

    六郎却厚着脸皮,撩起慕容雪航雪白的中衣,将耳朵贴到肚皮上,倾听起来。

    紫若儿一头撞进来,看见六郎正在爱抚大嫂的小腹,笑道:“六郎,你真不知羞,这要是让别人撞见了,你可怎么办?”

    六郎道:“除了你有这样大的胆子,还有谁敢大大咧咧的闯进来,小若儿,这些天一直顾不上和你亲热,是不是想你老公了。”

    紫若儿叹口气,踮起脚尖望了望城楼下一望无际的叛军大营,道:“想到杀父仇人就在城外,我却是无能为力,六郎!我们城中军粮已经用尽,虽然又被你翻出来一些,可也只能维持到明天,今后可怎么办啊?难道朝廷不知道我们这儿出了事情?”

    六郎皱眉道:“这样大的事情,瓦桥关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要派救兵来,还须攻下飞虎城和卧牛关,实在是不容易啊。”

    紫若儿满面忧伤,看着敌营的灯火,道:“难道我的大仇,今生今世就当真报不了了吗?”

    六郎将她搂过来坐到地上的席子上,说:“现在,我们必须要沉住气,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击退程世杰的攻城后,晚上,我们就突围,放弃三台关,转战解塘关。寇准早应该知道了这儿的情况,我之所以在这里拖着程世杰,就是要寇准做好充分的准备,小若儿……你老公答应过你,早晚必定手刃程世杰,给你和燕子报血海深仇。这程世杰实在是太狡猾,而且又实在厉害,我们不能急躁啊。”

    慕容雪航也劝道:“若儿,六郎说的没错,现在我们必须要沉住气,别看程世杰兵多,未必就能胜我们,明天坚决打击一下他的士气,然后退守解塘关,这仗要一步一步的打,现在得不到朝廷的援兵,就只能靠咱们自己了,不过!这一战,咱们虽然没有杀死程世杰,不过却杀掉了她的两个儿子,也算你间接报了父仇啊。”

    紫若儿终于笑了出来,道:“六郎,多亏你啊,捉到程世杰的儿子,尽管是死的,可也让我出够了怨气,我鞭尸整整一天呢,都把他打烂了,后来那些烂ròu全让城里的狗吃掉了。”

    六郎汗道:“我靠!小若儿这么狠dú吗?人都死了,你还要鞭尸?”

    紫若儿微笑道:“六郎,多亏你了。”

    六郎立即道:“那表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