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194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上面迎凑着,好让六郎尽量的深入,热液随着不断翻入翻出的嫩ròu流出,忽地朱玉婵纤腰狂扭几下,雪臀向后抵去,花心剧颤喷出一股热呼呼的汁液她又泄了,六郎却并不罢休,又是一番猛干,直到把朱玉婵jiān的再次昏死,才停下。

    扭头看到苗雪雁正与慕容雪航拥在一起,一边说笑,一边看自己行事。

    六郎不容分说,来到苗雪雁身后,轻轻抚摩着她雪白丰满的**,苗雪雁本就情思dàng漾起来,再给六郎摸了几下,更加不得了。只消片刻,便已娇喘起来,直接伏倒在慕容雪航的酥胸上,两对**紧紧贴在了一起,苗雪雁敬爱那个**高高的翘起来,白玉圆球般的屁股在六郎面前晃dàng,只逼得六郎yù火高张,忍不住又用手拍了一下,轻声道:“燕子,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骚了,看我不干死你?”

    “啊……啊哈……”

    苗雪雁轻轻呻吟,娇嫩的屁股不停摆动,跟六郎的宝贝连连触碰。一身冰肌玉骨比平常看起来犹为白皙,同时柔滑无比,六郎奋力向前一挺,腰间骤施突袭,将英雄往她的**里深深chā了进去。

    “嗯……呀!”

    本来苗雪雁正勉强地往后望,想帮助六郎快些进入,一下子就甩了回去,有点痉挛似地抖了一下,出了悦耳的呻吟声。那声音的确十分甜美,犹 如久旱逢甘霖的舒叹。

    她不经意地摆了摆屁股,迷糊地呢喃起来:“好……好棒……六郎,好棒啊……”

    温暖的嫩ròu深深收缩,紧密包住期待已久的宝贝,不等六郎抽送,苗雪雁已经迫不及待地扭起腰来。这样渴望的举动,更令六郎兴致高昂,喘着气,说道:“燕子,我爱死你了,继续啊?”

    “啊、啊、哈、啊!”

    宛转的喘息之中,散着娇媚的快感,苗雪雁兴奋地承受六郎的宝贝,忘情地呼喊着:“啊、呀…… ”那声调虽然放浪,却依然透露着羞涩的情致,便是在极度亢奋之中,还是带有少女的纯真气息。六郎听在耳里,更加有推波助澜之效,越干越是投入,畅快之余,也不禁连声低呼。

    干得正火热之际,六郎忽然快抽出宝贝,一片**跟着洒了开来。苗雪雁剧烈颤抖一下,柳腰兀自扭动,口中还呻吟不停时,忽然被六郎翻过身子,变成躺姿。让她平躺在慕容雪航温暖的怀中,六郎马上扳开她的两条美腿,跪在其间,嗯了一声,再次奋力chā入。苗雪雁于春情激dàng之时,再次感受chā入的快感,顿时浪声大叫起来。六郎一鼓作气,趁着苗雪雁失神的瞬间直捣黄龙,在她小小的桃源乡里横冲直撞干得这个天山女侠乱颤乱跳,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六郎每干上百十下,就要拔出来,将英雄chā到下面慕容雪航的美穴中chā上十来下,上下逢源,美不胜收,在如此热烈的jiāo欢之中,极短促的中断,通常不会让女子立时冷却。苗雪雁依旧快感如潮,而且**迭起, 一浪高过一浪。六郎终于忍受不住,将一股续存了许久的精华,尽情shè在苗雪雁的身体深处。

    第209章

    第二天早上,六郎从疲倦中醒来,看到一屋子玉体横陈,那一具具雪白娇嫩的玉体,横七竖八的jiāo叠在一起,煞是好看,自己前世二十余年苍茫人生,看尽了天下良辰美景,却从来没有欣赏过如此绚丽多彩的景色。那一件件五颜六色的女子内衣扔得到处都只是,六郎真怀疑她们醒来后如何去找回自己的衣服。

    自己左侧怀中一个丰腴的**,但看那优美的背姿,便知道是心爱的慕容雪航,她与紫若儿相互搂抱着正在甜睡,还有一具雪白柔滑的**横陈在自己身上,便是天山御剑苗雪雁,燕子有着一头乌黑如云的秀,现在全都分散在自己的身上,六郎闻着那泌人心脾的香,伸出手去抚摸苗雪雁柔滑而又丰隆的**,绸缎一般的入手感,让六郎爱不释手,苗雪雁在流浪抚摸下轻轻醒来,知道六郎再爱抚自己,看到其他姐妹尚在睡中,苗雪雁情不自禁的张开檀口,将眼前那可爱的含入口中,用香舌细细的爱抚,二人就这样不声不响的相互爱抚着。

    六郎看到自己右边,朱玉鸾和张绿华两个小姑娘,相互依靠着甜睡,张绿华脸上还存留着睡中的可爱的笑容,雪白的酥胸微微的起伏着,六郎忽然又觉得脚上一阵柔软,低头一看,才知道朱玉婵和兰柳是睡在自己身下的,自己的一双大脚,正搁在朱玉婵那丰隆的双峰之间,怪不得这样软和。

    六郎又听到窗外潺潺的水声,原来昨夜竟是大雨倾盆,知道天亮时分,雨势减缓,仍是淅淅沥沥落个不停,自己醉卧美人窝,竟是一点儿也未曾察觉。

    清凉而又新鲜的空气从窗户间挤进来,六郎心中无限舒畅,尤其是身下传上来的那股快感,望着天山女侠苗雪雁那完美迷人的身材,瀑布般的秀间露出一抹雪白晶莹的**肌肤,高高向前凸起的形状充分暗示了**美妙的丰硕,弓着身子使她的柳腰盈盈更加突出,修长匀称的**和圆润的**还在六郎的手掌下微微颤抖,更引人的是她精致优雅的五官,于自己那神圣的武器紧密结合在一起,伴着朱唇的起落,更加强调了她修美白腻的香颈和颤动着的粉嫩茁挺的丰满胸肌。

    六郎突然觉得有些把持不住,本想制止苗雪雁的动作,却是来不及了,他浑身一震,将大量的精华释放出去,苗雪雁意识到了六郎的强烈反应,她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将将自己所有动作都静止下来,默默地含着,时间就这样点点滴滴的伴着窗外的滴雨声静静地流逝。

    六郎将这个让自己爱极了的燕子拉到怀中,苗雪雁伸手到嘴角,清理一下那道rǔ白的滑痕,含情默默看着六郎,她深情而又迷蒙眼睛令六郎陶醉,说道:“燕子,你老公真是爱死你了。”

    谁不料这一声居然将屋中所有的人惊醒,大家醋意十足的喊道:“相公,我们呢?”

    六郎汗落,大叫道:“都起来吃早饭,今天兵卧牛关!迟到的重罚五十大板!”

    用罢早饭众将聚在一起的时候,六郎问陈忠的大妹和小妹,“两位将军,昨日洞房花烛夜,感受如何?”

    两位女将军虽然粗鲁,却也羞意宾然,娇声道:“回六爷,昨夜十分美好。”

    六郎又问孟良焦赞,二将无精打采,回禀道:“一场噩,恍如隔世,不提也罢。”

    六郎道:“从今以后,你们俩更加上连襟这层关系,更要同心同德,协助本将军,表现好了,我在介绍两个给你们做小妾。”

    二将闻之,双双跪倒道:“六哥,你的心意我们兄弟心领了,小妾就免了吧。”

    六郎又对寇准说:“寇大人,我现在还是秦东阳的身份,回到卧牛关后,定会想办法变过来,这解塘关的政治工作还老你费费心,安抚好手下士兵的情绪,让他们意识到只有顺应朝廷才是正道,跟随叛逆只有死路一条。我回到瓦桥关后,必定将山西的一切奏明圣上,早大军平叛。”

    寇准应允,六郎带领卧牛关兵马离开解塘关,急行军赶回卧牛关。路上,六郎与慕容雪航等人商议了一下,认为回到卧牛关后,率先要安抚军心和民心,最让六郎不放心的就是龙秋平,六郎本希望他能死在战场上,结果这小子命硬,硬是挺了过来。

    六郎决定,卸磨杀驴。

    招数还是老招数,先用美人计诓龙秋平露出原形,然后在用武力打击他。

    兰柳虽然觉得这样对龙秋平有些不太公平,但是她也没有把握保证龙秋平在知道秦东阳已死之后,会不会真心跟随六郎,用流浪的话来讲就是:“决不能养虎为患,宁可错杀一百,绝不可漏掉一个。”

    六郎始终觉得龙秋平是个危险人物,所以在这场战争之后,就想及时的干掉他。

    回到卧牛关后,兰柳假意讨好师兄,龙秋平结果果真把持不住,就要兰柳动手,被早已埋伏好的六郎“捉jiān”六郎亲自出马,慕容雪航、苗雪雁、两大高手相助,竟未能干掉这厮,龙秋平在受了六郎一掌,苗雪雁和慕容雪航每人一剑之后,居然带伤逃走。

    六郎十分遗憾,传令画影图形缉拿这厮,随后又在卧牛关上演了一场刺客刺杀秦东阳的好戏,自己当场毙命,临终前任命仁堂会为卧牛关大将,孟良焦赞陈忠为副将。新官上任,仁堂会按照六郎吩咐,打开银库,拿出银子分给卧牛关的士兵和基层将领,又慰问了为这场战争丧失生命的士兵家属。

    晚上,六郎终于在秦东阳府中秘密恢复了自己的身份,并做好明日一早,与慕容雪航和紫若儿赶回飞虎城的决定。朱玉婵抱着六郎苦的泪人一个,道:“六爷,你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六郎笑道:“骚,六爷很快就回来了,山西的仗还没有打完,程世杰还不会善罢甘休,我会瓦桥关调请大军,再回来于她决一死战。”

    苗雪雁伤楚的道:“六郎,你眼中重要的女人都跟着你走了,剩下的全是我们这些编外的杨门女将,我们这些姐妹,却都有着和那些正式的姐姐们一样爱你的心,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们啊。”

    这句话说的六郎好一阵感动,最终笑道:“燕子,你不要这样讲,在我眼中,凡是我的女人,都一样重要,没有任何贵贱之分,只不过是时局不同,处事也就不同,我需要时间与他们沟通,需要时间与家中的父母禀报,你们还需耐心的等待,六爷是同样疼爱着你们的,另外!你们哪一个先怀上六爷的种,六爷就让哪一个立刻转正。”

    一提起这档事儿,朱玉婵马上来了精神,千娇百媚的扑到六郎怀里道:“六爷,奴家想要宝宝了。”

    六郎笑道:“六爷先吃饭,吃完饭就给你们按个播种,不过,昨天六爷做的那诗,今天晚上可是要检查的,要是背不下来,就不会得到播种的机会。”

    “还要背诗啊?”

    朱玉婵哭丧着脸道。

    这天晚上,一诗经在将军府的后宅之中,被争相传诵,那美好的句子伴着男欢女爱,从掌灯到破晓一直都是络绎不绝……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曾几何时,六郎彻底的陶醉在自己的诗中,尽管肩负重任,要同时让这些只属于自己的女人得到满足,还要在她们的身上留下自己永久的烙印,正如诗中所云:“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六郎相信,只要自己毫不吝啬的付出,这些女子就会将自己永记心头。

    第二天上午,六郎醒来,看到满屋子衣衫狼籍,众娇妻玉体横陈,心中无限感慨,于是重振雄风,又将每位娇妻逐个安抚一遍,最后将一股精华注shè到朱玉婵的良田之内,拍着她丰满的**道:“骚,六爷这次可是偏心了你一回,你知道为什么吗?”

    朱玉婵道:“奴家不知道,还请六爷明示。”

    六郎摸着她**上柔软嫩ròu道:“昨天晚饭时候,别的姐妹尚在用餐,唯独不见了你,六爷便去寻找,结果见你躲在书房里温习功课,一字一句的念六爷那神诗,六爷能不为你这种精神所感动吗?”

    朱玉婵不好意思的道:“六爷,奴家那是因为怕到时候背不下来,就到书房将那神诗,偷偷的写在了肚兜之上……”

    众女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六郎汗下,用力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骂道:“好个骚,居然敢作弊?看六爷不收拾你!”

    说罢,将其用力按倒在那儿,不由分说狠狠chā进去,就是一阵狂轰乱zhà,直到把朱玉婵弄得昏死过去,六郎才收兵坐下来休息。

    考虑到六郎连日劳累,众女都不忍心再要,又休息了一刻,这才用早饭上路,临行时,诸位娇妻自然是哭哭啼啼舍不得分手,六郎好言相劝一番,这才与之挥泪告别,打马扬鞭赶奔飞虎城。

    来到飞虎城,六郎见到了让自己魂牵系的四姐,心中自然是万分激动,想起解塘关和卧牛关自己夜御七美的香艳往事,眼下,四姐,慕容雪航、紫若儿、白云妃、白雪妃、潘凤、龙兰又是凑成七连环,看来今天晚上又要有故事生了。

    第210章

    考虑到六郎连日劳累,众女都不忍心再要,又休息了一刻,这才用早饭上路,临行时,诸位娇妻自然是哭哭啼啼舍不得分手,六郎好言相劝一番,这才与之挥泪告别,打马扬鞭赶奔飞虎城。

    来到飞虎城,六郎见到了让自己魂牵系的四姐,心中自然是万分激动,想起解塘关和卧牛关自己夜御七美的香艳往事,眼下,四姐,慕容雪航、紫若儿、白云妃、白雪妃、潘凤、龙兰又是凑成七连环,看来今天晚上又要有故事生了。

    休息了一下午,晚饭时候,六郎对七女先讲述了国家大事,分析了程世杰以及大辽今后的动向,又想七女讲起了自家大事。当六郎向大家言明自己的身世后,然后又将娇羞的四姐的搂到怀中,让尚不知道真相的白云妃、白雪妃姐妹惊讶不已。六郎笑着当中吻了四小姐的香腮,道:“列为娇妻,事到如今,大家就接受这个事实吧!”

    白云妃还是有些颇感意外,道:“六郎你真的与四姐有过那种关系了?”

    六郎道:“那还有假,和她的次数一点儿也不比你们姐妹少啊。”

    六郎说着将她揽到怀中,亲了一口道:“云姐,其实这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将我jiāo给龙姬,我又怎么会吃下龙姬的神yào?又怎么会将错就错,收了你们这一大帮美貌娇妻,现在事实已经摆出来了,在场的每一位都与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