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06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苏姬含笑道:“六爷,苏姬今生将xìng命已经jiāo给你了,你怎样对我,苏姬心里清楚得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只是万马堂的兄弟们,为了保护我和铁姑娘,都牺牲了。”

    六郎看看铁心兰,叹道:“铁姑娘,当初在红花亭没有及时救你出来,让你受委屈了。”

    铁心兰盈盈拜倒,道:“六将军,若不是你,心兰只怕早就死在程世杰的大狱中了,如此大恩,心兰无以为报。”

    六郎将她扶起来,问:“你父亲,铁老将军呢?”

    铁心兰眼圈一红,道:“家父在巴郡战役中身重暗箭,不幸牺牲了。”

    六郎叹口气,安慰她道:“铁姑娘,你不要难过,这个仇咱们早晚要报,程世杰老贼,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铁心兰擦擦眼泪深深的点头。

    六郎招大家商议该如何攻打晋阳县城,孟良焦赞就急着讨令兵晋阳,六郎道:“两位贤弟不要着急,晋阳咱们是要打的,可是这个打法必须要考虑周全,我与仁堂会将军已经商议好了,明天兵分两路,我和仁堂会各带一万人马,仁堂会、孟良焦赞,还有你们俩的两位夫人,负责佯攻晋阳,等莲花峰的匪兵出动后,就掉回头来,与我的大军形成合围之势,咱们围点打援,先吃掉莲花峰的主力部队。”

    孟良焦赞纷纷点头领命。

    六郎又道:“我也带一万兵马,与四姐、云妃、雪妃、雪雁埋伏与匪兵身后,到时候咱们关门打狗。”

    朱玉婵、朱玉鸾、兰柳还有受伤的苏姬和铁心兰急切的问:“我们呢?”

    六郎道:“苏姬身上还有伤,就和大家留守卧牛关吧。”

    见六郎主意已定,朱玉婵心中虽然不乐意,也只好照办,有心问一下今天晚上是不是有戏,又看到四小姐冰冷着脸伴在六郎身边,生怕惹这位姑nǎinǎi生气,在战场上,四小姐的凶狠劲,朱玉婵是至今难忘。

    因为明天要有大战,诸女分散了回各自房间休息,刚来卧牛关没几天,苏姬的伤势还没有痊愈,这几天她是同铁心兰住在一起的,终于等到六郎来卧牛关,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与六郎说上几句话,略有遗憾。

    但是苏姬还是满心欢喜,铁心兰沐浴之后,穿着一件柔软的睡袍,来到苏姬身边睡下,见她正在出神,笑问:“苏姐姐是不是在想六将军了?你既然想他,这些时日未见,为何不让他陪你啊?”

    苏姬回过神来,道:“将军不是说了吗,明天还要打晋阳县,心兰,我知道你恨透了程世杰,我一定会让六将军为你报仇的。”

    铁心兰含着眼泪点点头,道:“苏姐姐,程贼实在太可恶了,我们什么时候兵攻打太原啊?”

    苏姬摸着铁心兰的秀说:“我也不知道,回头问六将军吧,不过要等他先打下晋阳县城再说。”

    二人正在说话,就听外边门响,一脸灿烂笑容的苗雪雁领着六郎偷偷溜进来,苏姬心中一喜,铁心兰却是暗自紧张起来,六郎未来的时候,苗雪雁就和苏姬商量好了,她们认为铁万铭死后,铁心兰一个人更为孤苦伶仃,不如让六郎将她收入后宫,免得寂寞,再说后宫之中已经这么多姐妹了,也不在乎多她一个。

    六郎进来后,先抱住苏姬亲了一口,道:“老婆,你不愿怨恨你老公没有回巴郡找你,当时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苏姬道:“我都说不怪你了,三台关被困的事情,苗姐姐都和我说了。”

    六郎关切问:“你身上的伤怎样?让我看看。”

    说着就要分开苏姬的衣襟。苏姬急忙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六爷不用担心。”

    六郎却固执的推开她的手,分开睡袍的胸前衣襟,那致命的一箭,正好shè中苏姬心口下方仅一寸的地方,若是在向上一点点,恐怕她当时就香消玉损了,想起太原城门的情景,六郎还有些后怕,小心翼翼的用手爱抚着那已经痊愈的伤痕,道:“苏姬,我真为你担心啊!”

    苏姬含羞的望着六郎热诚的目光,突然感到胸前一阵紧张,那盈盈**已经被六郎握住。

    苏姬脸红道:“六爷,不要这样嘛,心兰妹妹在这里。”

    六郎嘿嘿笑道:“燕子都跟我说了,心兰妹妹不是也想做杨门女将吗?我今天就来收他了。”

    铁心兰娇羞道:“六爷,我……”

    六郎道:“怕?做杨门女将有什么可怕的?难道你不想吗?”

    铁心兰支支吾吾的道:“我……我想,可是我……”

    六郎笑道:“既然想做,那还怕什么?”

    说着就侵占到床上来。

    铁心兰还想躲闪,但是偌大的一个床,还能躲到哪里去?六郎抱住她的纤腰,大手已经伸入睡袍中,握着那一对刚刚育,还不是很成熟的椒rǔ,一边细细的揉弄,一边开始吻铁心兰红润的嘴唇。铁心兰被六郎吻上之后,芳心顿时一片混乱,娇躯在颤抖中也慢慢酥软下来。

    苗雪雁见六郎已经上手,笑道:“六爷,这两个妹妹就jiāo给你了,我回去了。”

    苗雪雁刚要转身,却被六郎一把抓住手腕,六郎顺势一带,将她拉到在床上,六郎笑嘻嘻说道:“燕子,你可不能走啊。”

    苗雪雁问:“为何?”

    苗雪雁的罗裙边缘不时扫过六郎的身体,那轻柔的薄纱给六郎一种异样的感受,近在咫尺,那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六郎心中不由一dàng,解开她的罗衣,一本正经的道:“心兰妹妹还未经人事,我怕她害怕,所以找个对手,先给她演示一下。”

    苗雪雁娇羞道:“那你正好找苏姬妹妹啊。”

    六郎退下她的薄绸长裤,道:“苏姬身上有伤,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公我身上的宝剑那般锋利,你又不是不知道,只好先那你牛刀小试了。”

    六郎说罢,就将自己的利剑刺入,苗雪雁哎呀一声,微微扭动着xià tǐ,让六郎研磨着她身体的最深处。

    苗雪雁娇躯颤抖之际,蓦地张开香唇在六郎肩上狠狠的咬上了一口,虽然有一些疼,六郎却分明感受到她娇怒的炽热。一种异样的刺激反而让六郎的感官更加灵敏,那种快感令人狂。六郎着一股子狠劲,加进攻同时问道:“燕子,你咬我干什么?是不是嫌我来晚了?”

    苗雪雁一边娇哼,一边道:“知道你还问。”

    六郎笑道:“那你刚才还假装正经?”

    苗雪雁不依道:“你哪里是疼爱人家,分明是那人家磨剑,待会儿好专心对待苏妹妹和兰妹妹。”

    “兰妹妹?”

    六郎拍拍脑袋,道:“又一个兰妹妹,这下好了,六爷身边有了大兰兰和小兰兰,现在又出来一个小小兰,看来六爷是掉进兰花丛里了。”

    铁心兰听罢, 嘻嘻吃吃出声来,六郎腾出手,拨开她的**,摸了进去,感受到那光滑柔软的ròu褟,六郎惊讶道:“小小兰,你这里是没有育好,还是天生就这样光秃秃?”

    铁心兰红着脸,夹紧双腿道:“六爷,不要取笑人家嘛,人家天生就这样,我还觉得奇怪哩。”

    第221

    苗雪雁娇羞道:“那你正好找苏姬妹妹啊。”

    六郎退下她的薄绸长裤,道:“苏姬身上有伤,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公我身上的宝剑那般锋利,你又不是不知道,只好先那你牛刀小试了。”

    六郎说罢,就将自己的利剑刺入,苗雪雁哎呀一声,微微扭动着xià tǐ,让六郎研磨着她身体的最深处。

    苗雪雁娇躯颤抖之际,蓦地张开香唇在六郎肩上狠狠的咬上了一口,虽然有一些疼,六郎却分明感受到她娇怒的炽热。一种异样的刺激反而让六郎的感官更加灵敏,那种快感令人狂。六郎着一股子狠劲,加进攻同时问道:“燕子,你咬我干什么?是不是嫌我来晚了?”

    苗雪雁一边娇哼,一边道:“知道你还问。”

    六郎笑道:“那你刚才还假装正经?”

    苗雪雁不依道:“你哪里是疼爱人家,分明是那人家磨剑,待会儿好专心对待苏妹妹和兰妹妹。”

    “兰妹妹?”

    六郎拍拍脑袋,道:“又一个兰妹妹,这下好了,六爷身边有了大兰兰和小兰兰,现在又出来一个小小兰,看来六爷是掉进兰花丛里了。”

    铁心兰听罢, 嘻嘻吃吃出声来,六郎腾出手,拨开她的**,摸了进去,感受到那光滑柔软的ròu褟,六郎惊讶道:“小小兰,你这里是没有育好,还是天生就这样光秃秃?”

    铁心兰红着脸,夹紧双腿道:“六爷,不要取笑人家嘛,人家天生就这样,我还觉得奇怪哩。”

    六郎又在那白虎洞摸了一会儿,道:“六爷说掉进兰花丛有什么好笑的,乖乖看着我和你燕子姐姐做游戏,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铁心兰娇呼一声,羞答答的用被子蒙上眼睛。

    苏姬用柔滑的手掌爱抚着六郎强壮的背脊,看着六郎和苗雪雁翻云覆雨,六郎对他道:“苏姬,你不要生气啊,留也不是不想疼你,是因为怕伤了你的身体,待我现在你燕子姐姐这儿,把宝剑练好了,回头把精华都给你。”

    苏姬心领神会的妖娆一笑,苗雪雁急道:“六爷,我也要。”

    六郎狠狠地曰了数下,道:“这不是正在给你嘛。”

    苗雪雁哭笑不得,娇声道:“哎!看来六爷还是有偏心啊。”

    六郎不说话,狠下心来,一鼓作气,将苗雪雁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之后,六郎转到铁心兰身上,道:“小小兰,六爷来给你办手续了。”

    铁心兰奇怪的问:“六爷,办什么手续啊?”

    六郎用英雄剑锋刺入铁心兰的白虎洞,道:“办完这个手续,你就是杨门女将了。”

    铁心兰疼的一哆嗦,紧紧抓住六郎的手臂,六郎吻住她的的香唇,听着她的轻而又急促的呼吸声,轻轻地板起铁心兰的身子,看着她紧闭的美目,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脸,哇!小小兰的脸好烫啊,六郎慢慢地含着胸前的rǔ珠,舌尖轻轻地拨弄着,挑逗着她。

    铁心兰跟着六郎的节奏开始颤抖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六郎的头,六郎挥军急入……

    终于,铁心兰在猛然几声尖叫之后软绵绵地摊在了床上,身子还在微微地颤抖着,高朝后的余韵依然控制着她的感官,六郎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低头看着满床的斑斑落红,满意的笑着,越过苗雪雁的身子,来到苏姬这边,苏姬显然早已经情动,与六郎的身子一接触,就忍不住将火热的香舌伸入六郎口中,六郎爱恋的亲吻着这个身心刚刚受过重创的女人。

    苏姬娇柔无力地臣服六郎身下,其美态尤如一朵被折下堕地的白牡丹般。徐徐仰视六郎,她那带了三分哀怨,七分哀求的表情神韵让六郎真想格外照顾她一下。

    不断的重复动作中,六郎的**在升腾,甚至在燃烧。火灼的热浪围绕两人慢慢流动,两人的身体也因对方的催情而开始由雪白变嫣红。

    六郎的动作彻底诱刺激苏姬的原始**,yù拒还迎的轻微摆动及惑人心志的呻吟不停向六郎施展反击。

    六郎略为粗野地吻苏姬那红润光泽的小樱唇内,她也强烈地反应着并以舌技缠卷他的舌头。一股甘美中带着微辣的味道由舌头的味觉直传入脑内并且刺激起他的神经,难忘的美味津液以勾起六郎的强yù。

    持续了一段时间。

    两人同是热血沸腾,热气持续举升。

    六郎在一声怒吼中,将囤积依旧的精华shè入苏姬身体内,苏姬欣然承受支援自己生命健康的**,自己也同时也最畅快最强烈的迎来**。

    “六爷,苏姬好美……好舒服!”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两个人都满足了,同时都不会动了。

    六郎在苏姬身上休息够了,悄悄起身,看苏姬和铁心兰都安详的闭着美目熟睡,就摸醒苗雪雁,苗雪雁披上衣服跟着六郎出来,轻声问:“六爷,你带人家干什么去啊?”

    六郎拉着苗雪雁来到四小姐房中,低声道:“你不是想转正吗?”

    苗雪雁惊喜道:“六爷,你和四姐说了?”

    六郎道:“燕子,现在编外的这些杨门女将中,六爷最喜欢你了,你不仅长的漂亮,而且武功又好,最关键的是……”

    苗雪雁停住脚步,倾倒在六郎身上,娇声问道:“最关键的是什么啊,六爷?”

    六郎将她拦腰抱起来,笑道:“当然是yíndàng了。”

    苗雪雁羞道:“人家没有啊,六爷你可不要胡说啊!”

    说着,一只玉手滑下去,攥住了六郎的宝剑,六郎道:“你看看是不,刚夸完你,你就来劲了,再过一阵子,你还不得将朱玉婵的位置霸占了。”

    说罢,抱着苗雪雁来到屋内。

    秀榻之上,四小姐被白云妃和白雪妃姐妹围在中间,四小姐正面冲着白雪妃,与她亲亲我我,相互述说着相知之情,自从易水相逢,二人就已经是相互仰慕,早就有意将对方当作知己,只苦于种种原因,未能得到良机,今日正好天赐良机,简短的几句话之后,就已是如胶似漆仿佛离不开对方了。

    看她俩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白云妃焦急的抱着四小姐的纤腰,想chā上两句,可是她们两个说得极为投机,对这个姐姐竟是视而不见,听着四小姐和白雪妃谈十大名曲,白云妃开始有了睡意,本是等着六郎早点回来,却迟迟不见六郎踪影,玉手伸到四小姐胸前骚扰了一番,却见四小姐对她没有兴趣,只好娇叹一声,搂着四小姐柔滑如缎的纤腰睡着了。

    六郎回来时候,她尚且不知,六郎看四姐和白雪妃谈得投机,就抱着苗雪雁挤上来,将苗雪雁放在自己与四小姐中间,然后扶着苗雪雁的香臀用力向里一推,就完美至极的结合了。

    六郎大手紧紧环着苗雪雁的纤腰,道:“燕子,领导就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