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11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火占领城门,将我军放进去,那两个屠夫时间长了恐怕顶不住了。”

    苗雪雁会意,拉出宝剑,率先跃上那架挡箭车,然后纵身跳上城墙,参如激战,白云妃和白雪妃也先后跳上去,六郎和四小姐轻功差点,站在车上,看距离城墙垛口还有三丈来高,六郎道:“四姐,干脆我送你上去,你火占领城门,接我进去吧。”

    四小姐点头,提了三尖两刃刀,被六郎用双掌托起她的娇躯,六郎双臂用力,喊一声:“上!”

    四小姐双足一用力,顺利的跃上城楼,手提三尖两刃刀,加入战团,她的加入,顿时将犬牙jiāo错的僵持局面打破,带着一团凝重的刀光,冲入敌阵后,大片大片的敌军跟着刀光躺下,敌军纷纷后退,不到一刻时间,就占领了城门,孟良焦赞带兵打开城门,六郎和仁堂会带领大军杀进来。

    双方又展开激烈的巷战,直到日当正午,总算将敌军全部歼灭,彭有亮也被或抓,六郎让他投降,这小子口气却是硬的狠,六郎一气之下,让孟良砍下了彭有亮的人头,悬挂城门之上。叛军还有一千俘虏,全被收编,六郎在晋阳县城重新设置了县衙门,留守一千兵马,然后将缴获的金银一起带回卧牛关。

    路上,看孟良焦赞的狼狈相,四人的头和胡须全都被烧焦,满面灰尘遮住了本来面目,加上四个人长的个头,体型差不多,要是不说话,连男女都认不出来了。六郎乐的在马上前仰后合,几位娇妻也都掩口而笑,孟良却连吹捧带哄骗的邀功。

    六郎道:“这次攻打晋阳县城,两位将军功不可没,回到卧牛关,除了金银赏赐之外,给你们夫fù放假三天,让你们尽享天lún之乐。”

    两位女将均都是喜笑颜开,孟良焦赞却是苦不堪言,本想讨个封号啥的,结果却落个与家中悍妻恩爱三天的赏赐,二将深知两位悍妻的威猛,回到卧牛关后,就找个地方猫了起来。

    庆功宴上,孟良焦赞的两位悍妻出人意料的剃了光头,以极酷的造型,震喝了在场诸将,想想在攻城的时候,被敌军用火将头全都烧焦了,剃成光头也无可厚非,只是两位女将军相貌凶悍,原本留着头还知道是女将,着剃成光头之后,真是难以再分辩男女了。

    两位女将军向六郎告状,说一回城就不见了孟良焦赞的踪影,六郎猜想是这二人惧怕悍妻强加房事,偷偷躲起来了,于是传令满城搜查,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剃头房找到二将,等二陈夫人将孟良焦赞带到大厅时,众人见到四个光头,无不喷饭。

    酒席间,孟良焦赞又借大胜之说,贪杯求醉,结果被两位夫人劝停,六郎也不许二将贪杯,畅饮了一气,就命两位两位陈夫人将二将架回家,享受天lún之乐去了。

    宴席之后,六郎将列位娇妻分别安排好,然后先来到那几位编外娇妻的房间,伴着燕语莺声,和臀波rǔ浪,六郎对她们说:“列位娇妻,今日本将军大胜而归,有话对你们说啊。”

    第227章

    朱玉婵上前道:“六爷,是不是要给我们转正啊?”

    六郎道:“差不多吧,你们几个的事,我已经和我四姐说过了,她虽然不高兴,但是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朱玉婵欣喜道:“太好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跟六爷朝夕相处了?”

    六郎却道:“不行,四姐虽然同意了,但是六爷家中还有父母,而且双亲都是老顽固,那里肯同意我一下子收你们这些老婆,而且形形色色,他们又不了解你们的根底。”

    朱玉婵道:“你和两位老人家说说不就行了吗?”

    六郎道:“说是要说,但是要慢慢地说,一下子全说出来,他们肯定不同意,所以这一次,我只带雪雁一个人走,剩下的列位娇妻,你们既不要嫉妒,更不要气馁,只要帮我守好卧牛关和解塘关,机会早晚都会有的。”

    朱玉婵撅起小嘴,道:“六爷,你好偏心啊,我好羡慕苗姑娘啊!”

    六郎劝道:“我不是说了吗,不许嫉妒,你们在卧牛关给我好好练兵,好好镇守城池,机会是很快的,我想你们保证,每个月都会诞生一个名额。”

    众女这才满意,苏姬说:“六爷,你的苦衷,亲身们都明白,你就不要为我们的事情担心了,我们这些姐妹更是应该团结起来,帮助六爷镇守边关,对付程世杰和大辽。”

    六郎夸奖道:“苏姬说的多好啊,事实就是这样的,现在我军被夹在程狗和辽军的势力中间,很难受的,所以大敌当前,要以国家大事为重,儿女情长暂且放一下,不过今日既然是庆功,咱们也要团聚一下……”

    朱玉婵喜笑颜开,上前道:“六爷,奴家想你都想死了。”

    六郎看到她那喷火的双眼,轻轻颤抖的香肩,不由得轻笑出来,扒开朱玉婵的上衣,托起那对沉甸甸的rǔ峰,六郎禁不住暗赞一声,这两团软ròu是如此的浑圆饱满,却没有丝毫的下坠,既大且挺,那就是十分难得的了。两根手指轻轻的在根部转着圈,邪笑道:“骚,前些日子,六爷写的那神诗,你可背熟了?”

    朱玉婵急道:“六爷,人家早就被过了,我这就背给你听。”

    六郎道:“先不急!”

    说着,就将朱玉婵拔了个精光,在她身上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说:“我的先看看你有没有作弊。”

    朱玉婵娇声道:“六爷,这次人家是真的背熟了。”

    “是么?”

    六郎将她抱到自己膝上,用手摸着那溪水潺潺的水帘洞,“骚!看看你下面的水!”

    六郎从她的两腿间,抄起一把蜜汁,放在她眼前。

    朱玉婵羞得全身白腻的肌肤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是格外的诱人。刺激得六郎更是食指大动,轻巧而温柔的分开她的双腿,两指并拢,挤开那两片守卫的花唇,手指缓缓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朱玉婵一边颤抖,一边背诵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一神诗下来,六郎的手掌已经湿透了。

    六郎笑道:“果然记住了,今后可要勤于温习,免得忘记了。”

    六郎吩咐道:“列位娇妻,准备打地铺,咱们通宵热战了。”

    因为今天晚上人数众多,也只能打地铺了,六郎开始考虑今后是不是需要给自己制一张特大号的大床。

    苏姬、铁心兰、兰柳、朱玉鸾、张绿华五个人齐动手,很快就铺好了地铺,六郎脱光衣服,抱着骚媚的朱玉婵,摆好姿势,一个直捣黄龙曰进去,直爽的朱玉婵**出来:“六爷!好厉害啊……”

    六郎下面挥军猛进,上面也是手口并用,一双大手罩住了高挺的双峰,不客气的揉搓着,且很了解的径往敏感的樱桃逗弄,唇舌在光滑的颈、耳、锁骨间舔弄、啃咬。朱玉婵的身体震了震,桃源洞口处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大量的蜜汁毫无征兆的突然涌出。

    另外几个娇妻就开始朗诵那神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六郎控制好自己节奏,深入浅出,时而蜻蜓点水,时而狂轰乱zhà,将朱玉婵曰的连声告绕。

    “啊!六爷,饶了我吧。”

    朱玉婵的通道里一阵紧缩,迫切想要六郎停下来,六郎最近这些日子,因为每天都要夜御数女,英雄技术更是日臻渐深,更慢慢的掌握了每位娇妻的器官特点和身体需要,根据她们的器官结构,配合专门攻坚的战术,便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确实,现在娇妻日臻见多,若是不采取一些偷工减料的快见效方式,只怕很难将她们一起征服。

    “停,停下来,不行了,不行了……”

    朱玉婵狂乱的摇晃着头部,但却是更加的刺激起了六郎的**。六郎快的进入,连一点喘息的空间也没有,快、有节奏的动作,迅引了朱玉婵的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直到把这个骚媚的女人彻底喂饱,六郎才满意的停下来,挺着尚未得到shè的英雄,从苏姬开始,将余下的四位娇妻逐个爱抚了一边,其中朱玉鸾、张绿华、铁心兰三个小姑娘还十分害羞,用不了浪费六郎多少的体力,就将她们三个曰的进入**,昏昏yù死了。

    六郎最后有转回来,在苏姬体内shè出精华,喘着粗气说:“苏姬,你回头好好休养,争取将六爷赐给你的精华全部吸收了,有可能的话,再给六爷生个胖小子,你转正的问题马上就能解决了。”

    说完,六郎埋头就睡。

    小睡了片刻,六郎醒来,看了看她们心满意足的睡姿,六郎点点头,拿了自己衣服,偷偷溜回另几位正牌娇妻房中,大床之上,四位娇妻早就沐浴净身,把娇躯抹的香喷喷,等着六郎回来。

    六郎扔了衣服钻入幔帐之中,见她们都没睡,伴着格格的低笑声,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六郎掀起锦被,露出四具活色生香的娇媚**,六郎躺倒中间,问道:“老婆们,你们在嘀咕什么呢?”

    四小姐道:“正说你呢。”

    六郎一愣,一只手伸向四小姐的桃源圣地,抚摸着郁郁森林中的柔软,道:“是不是都等不及了。”

    四小姐哼道:“还说呢,明明请了一个时辰的假,这都快两个时辰了,才回来。”

    六郎笑道:“你们只有四个人,她们毕竟有五个人嘛,不费些时间,那里应付得了?四姐不要这样苛刻啊。”

    四小姐道:“我能接受她们,已经很不错了,再说我们是妻,她们是妾,这妻妾哪里能享受同等待遇啊?”

    六郎抱住四小姐的**,就要顺着那湿滑进入,四小姐拦住道:“六郎,怎么老是这个姿势啊,能不能火bào一点啊?”

    六郎笑道:“只要四姐受的住,火bào还不好说。”

    四小姐娇羞道:“人家这两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就对姐姐凶猛一些吧。”

    六郎知道昨天晚上她肯定是没有要够,于是将她香滑的娇躯翻过来,放到苗雪雁身上,六郎抱着她不堪一握的柳腰,抚摸着上面那光洁如玉的滑腻肌肤,闻着**上散出的淡淡幽香心神俱醉。将怒涨的英雄送入那娇滴滴,湿漉漉的桃源,四小姐眼神一凛,美目呈现出一丝迷离,她突然情动,双手紧紧抱住苗雪雁,咬着银呀,口中出高昂快感的呻吟,“六郎,轻轻一点,快一点儿啊!”

    “嗯”六郎忍不住叫出声来,按住她的美臀,快的进出。

    一切,就这样完美的进行着,四小姐洁白绚丽的**,在六郎的撞击下,与苗雪雁柔滑的玉体紧紧贴在一起,两对酥胸也完全挤压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就连苗雪雁也间接感受到六郎强有力的攻击。

    四小姐玉门那美妙的紧勒快感,让六郎yù火如潮,如漫步云端,那强烈的刺激让他几乎产生喷的冲动。

    放开四小姐,六郎两只手紧紧的托住她完美无瑕的美臀,使劲向前拉拢,双手竭力的搓揉那丰满的嫩ròu,自己的火热被紧密的包裹着,那软软的嫩ròu一下一下轻轻的摩擦让六郎真的受不了。“哦!”

    六郎一震颤抖,那种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一种强烈的shè感觉,迅侵占了心头。那畅快的感觉让六郎将她搂得更紧,感受着她那里的收缩,六郎微喘着气,“四姐,你这小妖精,真想要我的小命呀?”

    说着,大手轻拍了一下她的香臀。

    四小姐扭过头来,道:“六郎,姐姐这样侍候得你舒服吗?”

    她妩媚一笑,美目含春,如春水般的美目含情脉脉,那诱人形态,让六郎直想马上shè出去,然后再尽情享受她的美丽和温柔。

    “四姐!你怎么突然突然这样厉害!”

    六郎嗅着她幽幽香气,喃喃道。

    四小姐嫣然笑道:“不告诉你啊。”

    六郎汗下,吻着她的玉背,又轻轻动作起来,这次,六郎不敢再大举进攻了,改用研磨战术加螺旋偷袭手段,四小姐马上被他挑逗的芳心错乱,在六郎的严刑逼供之下,才招出来。原来沙宝飞在飞虎城的密室中,那架秋千的甲板上,还刻着一种专门让女人修炼的神功,名叫“玉女心经”虽然字数不多,但是那些口诀句句经典,四小姐是个聪明人,当时就觉得有用,自己偷偷记下了,也没有声张,这些日子偷偷练习起来,果然受用。

    尤其是被六郎欺负的红肿之后,更是想报仇雪恨,于是今天终于派上用场。

    白云妃听罢,急道:“四姐,你赶紧教给我,云妃也要学。”

    四小姐却道:“你们都学会,六郎哪里受得了?”

    白云妃不肖道:“你不教给就算了,我回去之后,自己学。”

    四小姐冷笑道:“实不相瞒,那些口诀,我背下后,就用小刀将它毁掉了。”

    说罢,哈哈笑起来。

    看她笑的花枝招展的样子,六郎实在是爱极,捧着四小姐的美臀一阵急入,也不用在加以控制,任由精华狂shè,四小姐应接不暇,玉女心经还未来得施展,却被六郎那滚烫的精华烫的浑身一颤,也**了。

    六郎舒服的叫着:“乖乖隆格隆,姐姐,我爱死你了。”

    六郎躺在她身上休息起来,工夫不大,就在四小姐里面恢复了生机,六郎接着刚起来的雄壮,又将四小姐送入一次巫山之巅,这才将武器转入苗雪雁里面,同样的紧窄,同样的温暖和湿滑,但是苗雪雁不懂得媚功,不大工夫,就被六郎攻的溃不成军,连声告绕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