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28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金甲天神在一张手,又将四小姐捞上来,然后携带着六郎和四小姐飘然而去。

    六郎嘻嘻笑道:“四姐,你看我们,一遇危险,就有天神来救,这下你不用死了吧。”

    四小姐脸色铁青,微露笑言,道:“六郎,谢谢你啊!”

    六郎将她搂入怀中,感受着她浑身的冰冷,问:“四姐,你身上怎样这样凉啊?”

    四小姐幽幽道:“六郎,我不想死啊。”

    六郎皱眉道:“四姐,谁叫你死了,这不是有神仙救了我我们吗?”

    四小姐哦了一声,脸色依然难看,问:“六郎,这是哪儿啊?”

    六郎四下里看看,天地一片混沌,没有日,也没有月,心中惊奇道:“咦?这是哪儿啊,怎地这样奇怪?”

    四小姐悄声道:“不管是哪里了,只要能够在你身边就好。”

    说着,就将身子靠到六郎身上。

    “六郎,我好困啊!”

    她说着,就闭上眼睛睡起来。

    六郎怀抱四小姐略微凉的身躯,见她像个孩子般的躺在自己怀中,长长的睫毛乌黑略动,胸口起伏,呼吸缓而有力。凝视着她那略带微笑,天使般的面孔,红扑扑,粉嫩嫩的可爱之极,就像是个刚出生,天真无邪的婴儿,那么无垢无扰,肤光晶莹如玉。

    见她睡得却是如此安详,不忍心吵她,就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怀抱四姐,六郎双目合上,闭眼假寐。

    突然觉得面前一团亮光忽大忽小,持续不断,天光也随之黯淡——

    “你们俩给我起来!”

    一声巨吼,身强力壮的牛头马面出现了,上前就把四小姐拉起来,“你还在这里,阎王找你多时了,快跟我走!”

    四小姐惊吓道:“放开我,你们干什么,我不要离开六郎。”

    六郎急忙道:“两位大神,不要难为我四姐,你们这是为何啊?”

    牛头马面道:“她的阳寿已尽,阎王命我等将她带走,你敢阻拦?”

    六郎顿时惊醒,道:“这是地府?”

    牛头马面哼了一声,架起四小姐就走,六郎急忙追上去,想要阻止,但是地狱之门已经关上,里面传来四小姐悲痛yù绝的叫声:“六郎,救我!”

    六郎只觉得浑身剧痛,胸前闷,拼命敲打那扇把自己和四姐两世隔离的大门,刚拍打了两下,眼前一黑,顿时又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时,身上已经不在那般寒冷,伸手一摸,竟是睡在柔软的被中……

    六郎抬起头,向外看去,只见天空半点云彩也无,繁星闪烁,成群成堆的聚在一起,想是风雨过后,乌云散尽,才能得见这如缀珍珠,星光灿烂的清朗穹苍。深吸一口气,虽然还有阵痛,但是清凉之意直达全身上下,手足内腑,舒服畅快,好像五脏六腑全被清洗过一样,不沾染半点俗气尘埃。

    六郎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想坐起来,却是浑身剧痛,四肢无力。

    天边明月皎洁,月华柔和地自窗櫺中照进庙内,就好像慈母的手掌抚在身上,六郎顿觉全身温暖了起来,回忆着那一幕幕往事,抬头痴痴地望着高挂星空的玉蟾冰轮,不禁神往,低声道:“我莫非没有死?可是四姐她……”

    “这又是在什么地方?”

    六郎仔细的打量着屋中,却也似曾相识,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是哪儿。

    金沙滩却仿佛就在眼前,父兄的悲惨壮烈,历历在目,尤其是四小姐最后时候,手持三尖两刃刀看着自己时候,那凄凉的眼神。六郎心中绞痛,心道:“明明知道历史的悲剧在等待着自己,为什么还要这样?是我故意要制造这场悲剧的吗?我本不是杨家六郎,就算杨家男儿在这里精英尽损,只剩下那一群貌美如花的杨门女将,六爷笑傲花丛,就当顺应天意,让历史的轮盘再次重演。可是我万没有想到,居然将四姐遗忘了,莫非她必须要死?还是老天故意惩罚我?”

    六郎心乱如麻,忍不住长叹一声。

    月光缓缓溢入屋中,照的六郎床前雪亮如银,突然月光中照出一抹白影,一位绝色丽人脚踏如银的月光,轻轻走过来,抬头一望,六郎惊讶道:“凤凰姑姑,是你?”

    白凤凰一袭密扣织锦的紧身衣靠,竟是纯白服色、银丝绣滚,服贴胸腰的白布衬得她的身段分外紧致,胸脯、臀股浑圆yù出,再加上收窄的裤腰修饰,搭上一色银白的贴腿绸裤、浑身上下的姣好身形都呈现无遗,修长而又丰盈,任谁一看都转不开目光,月华之下更是耀眼。“六郎,你终于醒了。”

    白凤凰说话间那微挑的嘴角,露出清理脱俗的绝世风华,“金沙滩,一场血战,你们杨家,为了大宋朝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头来,精英尽损,却也不能保得住祖国山河,六郎这是你的错吗?”

    六郎流泪道:“姑姑,是我的错,我刚腹自用,我现在后悔死了。”

    六郎一挣扎,引起浑身剧痛,失声叫了出来,白凤凰连忙弯身将他扶住,道:“中了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你需要好好静养!”

    六郎颤声问:“姑姑,我四姐有没有……”

    白凤凰摇摇头,道:“我得之消息太晚了,赶去时候,战场上大局已定,我是从河水中将你救回来的,你的四姐,我没有看到。”

    六郎心中异常难过,半响无言。

    白凤凰又道:“悲剧已成历史,六郎你应该振作起来,养好伤,重返战场,为亲人报仇,你不能这样消沉,这样会让我和天下人,都看不起你。”

    六郎咬着牙点点头,道:“姑姑,我会坚强的,我不会让你失望。”

    白凤凰点头道:“宋昏君无能,导致这场惨败,金沙滩的悲剧,并不怪你,六郎你可知道,你已经昏迷了四天三夜,而在这四天三夜生了多少事情?”

    六郎诧异的看着白凤凰。

    白凤凰叹道:“瓦桥关已经失守!”

    六郎心中一寒,道:“瓦桥关铜墙铁壁,还有那么多守军,宋太宗还有我五哥亲自镇守,三天时间就会沦陷?”

    白凤凰笑道:“若是没有这个昏君,到不至于这么快失守,有了他,反倒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金沙滩大败之后,他非但没有调集兵马捍卫边关,而是集中主力大军,掩护自己逃亡汴京,估计这会儿,昏君已经逃回汴京了,辽军的先锋部队也已经打到大名了。”

    六郎听到这里,还有些不相信,问:“这可是真的?我昏迷着一段时间,竟导致大宋山河一半沦陷辽人手中?”

    白凤凰点头道:“千真万确,不过这样也好,你现在应该认清了宋王朝的昏庸了吧。”

    六郎点点头道:“我早就认清了。”

    白凤凰点亮了火烛,然后端过一个盘子,上面放满了干净的yào布和几个颜色各异小瓷瓶子,重新坐到六郎身边,白凤凰将托盘放在床头,道:“六郎,你身上还有好几处箭伤,其中一处还有dú,现在我给你换yào了。”

    六郎哦了一声,身子在被中动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浑身居然是光溜溜的。

    白凤凰掀开六郎身上的锦被,帮他拆掉肩上的伤口外敷绑的纱布,然后用清水洗净伤口,仔细的将yào粉涂上去,看到六郎痴痴的望着自己,白凤凰微微一笑,道“六郎,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飞虎城?”

    六郎收了一下心思,忙道:“姑姑,飞虎城那边怎样了?”

    白凤凰道:“我派出去的探马说,辽军在飞虎城方向,集结了二十万大军,金沙滩的第二天,就对飞虎城动了猛攻,看样子是非要攻打下飞虎城来,可是你在飞虎城的防御非常好,辽军严重受挫,现在暂停了进攻。但是辽军绝不会善罢甘休,山西的程世杰也有了动静,已经起兵攻打解塘关了,这是前一阵子,我派出去探马反馈回来的消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不会再有消息,因为辽军已经封锁了悬空。”

    六郎忙问:“我们这里会不会有危险?”

    白凤凰道:“暂时不会,辽军再多,只善骑shè,而不通水战,来多少也是死多少,只是过一段时间,立冬之后,湖面或需要结冰,防守起来,颇有麻烦。”

    白凤凰给六郎处理完肩上的箭伤,说道:“还有一处箭伤在你下身,给你这东西,把你那东西护起来。”

    六郎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白凤凰说的那东西是指自己的宝贝,白凤凰将一方毛巾递给六郎,然后将身上的锦被完全撩起来,六郎那雄壮笔挺的英雄顿时露出来,白凤凰双颊微微一红,瞪了六郎一眼,道:“你还等什么?”

    六郎哦了一声,想抬起手臂,却是颇为费力,白凤凰叹道:“算了,还是我帮你吧。”

    说着,拿过毛巾,将六郎的雄壮盖住,却是营帐高挑,惹人遐思。

    白凤凰开始处理六郎腹部的一处箭伤,见六郎眼睛中含有不怀好意的望着自己,微怒道:“你又在想什么?”

    六郎道:“姑姑,你把我救回来后,可曾偷看我的身体?”

    白凤凰脸上先是一红,随即怒道:“胡说,你以为我稀罕看你吗?要不是看在云妃和雪妃的面子上,我都懒得救你,让你淹死在河里算了。”

    说罢,用力将六郎腹间的绷带扎紧,六郎哀呼一声,道:“姑姑,你弄疼我了。”

    见白凤凰红着脸不说话,六郎心中暗自想道:“我昏迷了三天四夜,她将我救回来,并且亲自为我处理伤口,当然也就看了自己的全身,嘿嘿,这女神一样的美女,是不是也对六爷暗中情动了?若不然,她大可不必亲手为我换yào,悬空有的是使唤丫头啊。”

    六郎看着白凤凰略带了红晕的绝美双颊,又想:“尽管她高华脱尘,毕竟已是年过双十,蓝堂对她的伤害,让她铭记于心,她应该对天下所有的男人深痛恶绝,可是为何偏偏这般柔情对我?想想上一次自己来拿千年龙乌,尽管是上至宝,她还是在最后时候给了自己,以她原有冷傲的xìng格,怎么会有如此的热心?”

    六郎心生疑惑,更是忘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绝世美女,希望能够彻底的读懂她的芳心,白凤凰被六郎看的慌张起来,胡乱盖上六郎的被子,道:“你最好还是老实点儿吧,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将你浑身的经脉打乱,若不是我用八门续命术帮你结好了经脉,你即使活过来,这身子也废了。”

    第247章

    处理好外伤,白凤凰又用八门续命术帮六郎恢复了一下内力,行功完毕,六郎方感到身体比先前好多了,激动之余,伸手拉住了白凤凰的一只皓腕,说道:“姑姑你不要走,我心里好害怕,你就在这儿陪我一会吧,我忘不了金沙滩的悲惨,一合上眼睛脑海中就全是那血淋淋的模糊人形,我好害怕。”

    白凤凰只好放下托盘,又坐到六郎身边,伸出一只柔滑的玉手,放到六郎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六郎,该忘的就忘了吧,我不是说过吗,还有好些人盼望你能够坚强的活过来,这破碎的山河,还等着你来收拾,你既然食用了明神留下的本元,就应该担负起解救天下苍生的责任,不要让大家失望。”

    六郎点头道:“姑姑的话,六郎永记在心。”

    白凤凰接着说:“这几天,你就暂且留在悬空安心养伤,什么都不要想了。”

    六郎应了一声,就一头钻进白凤凰怀里,伸出一只手抱住她的纤腰,闭上眼睛道:“姑姑,我不要离开你。”

    白凤凰被六郎抱住,先是一惊,但看到六郎闭上眼睛,孩子一样以在自己怀中的样子,只好轻轻叹了口气,心中默默的道:“他对我倒是真情流露,毫不隐讳,不似蓝堂那样,明明爱我,却隐在心里一辈子都不肯说,让我在凤凰楼上为他苦苦守候了十六年,到头来,春花秋月一场,直教人肝肠寸断。看来我真的错了!”

    六郎享受着白凤凰温暖的怀抱,哪里知道她心中的思绪,内心中,六郎对白凤凰只有仰慕之心,却还从未有过非分之想,如此一个女神般的慈母形象,六郎倒也真的不想将她亵渎,只要她能够永远这样陪着自己,那该多好啊!

    六郎偷偷睁开眼睛,望着窗外那一轮明月,今日的月色格外的美,月光下的白凤凰更像那月宫的仙子,她的举手抬足和音容笑貌都疑似仙人,简直世间仅有,颠倒众生!六郎现白凤凰也正在看自己,情不自禁之下,竟将白凤凰的一只玉手抓在手中,顿时觉得心头一暖,一股电流沿着那只手臂,在六郎浑身流转。

    六郎长了张嘴巴,本想动情的喊一声白凤凰的名字,却不知道为何,就是干张嘴,说不出话来,白凤凰看着六郎奇怪的表情,竟有了一丝羞意,那圣洁高雅,绝美无暇的脸上,呈现出阵阵红晕,六郎越加激动之下,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不由得哎呀一声,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白凤凰大吃一惊,急忙问:“六郎,你怎样了?”

    六郎脸上表情极为痛苦,指着自己的胸口,艰难的道:“好难受!”

    白凤凰急忙再次掀开六郎的锦被,就见六郎胸前的肌ròu极度隆起,胸膛正中央,那颗银白色的神丹,不知何故,悄悄展露头角,耀目的银光,将胸前的肌肤炙烤的近乎透明,连同神丹右侧那颗心脏,也清晰可见,伴着银丹的跳跃,六郎的心脏也跟着跳起来,大有突然涨破的可能。

    白凤凰心念电转,道:“遭了!我担心的事情,终于生了!”

    她急忙用起八门续命术神功,将一股功力输入六郎体内,帮助六郎缓解痛苦,“六郎,今天是八月十五,也是一年之中,月亮最圆的时候,明神留下的本元是具有生命的,它迫切相与另外十一道元神融合,从而使明神得到复生,每年的月圆之夜,它都会不能平静。”

    六郎呼呼喘着粗气,道:“它要复生,就让它复生好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