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55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好半天,才说:“这一次,我的父王算是彻底没有办法原谅我了。”

    六郎道:“长亭,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真是难为你了。”

    六郎说着,上前几步,将耶律长亭搂到怀里,慕容雪航冲六郎做了一个安慰一下的手使,然后招呼诸位姐妹撤退,六郎将耶律长亭领到屋中,见她眼圈红红的,就问:“小郡主,你看你,怎么都把眼睛哭红了?”

    耶律长亭呜咽道:“你不要问吗。”

    六郎道:“亲老婆,不要再哭了,在哭的话,就不美了。”

    一劝之下,耶律长亭反倒哭得更厉害了,六郎赶紧将她搂的紧一些,用嘴唇吸允着她的泪花,轻声道:“长亭,你这一次帮六爷做了这么多好事,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耶律长亭止住哭声道:“你个小坏蛋,坏死了,为了你我连父亲都得罪了,你报答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报答。”

    六郎心中一喜,将她紧紧搂住,大嘴朝着耶律长亭的樱桃小口疯狂的吻过去,耶律长亭叫道:“不要!”

    她奋力挣扎起来,她的挣扎让那柔软的娇躯与六郎的肌肤亲密无缝,一股清香传到六郎鼻中,让六郎心神不由一dàng。大手向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香臀,耶律长亭虽身体娇小,但她的臀部却是十分丰满,六郎轻轻的揉捏着,细细的品味,是那么柔软滑腻,手感极佳,那样的浑圆翘挺,都带给他极度的享受。

    挣扎了许久,耶律长亭累了,轻轻的喘着气,酥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时松时紧的挤压着六郎的胸膛,“小坏蛋,小坏蛋害死我!”

    耶律长亭轻捶着六郎的前胸。

    曾经刁蛮的小郡主此刻都被六郎拥在怀中,六郎的心不由蠢蠢yù动,抚摸着她臀部的手不由加大了力气,时捏时搓,时抓时揉。那炫缎罗纱长裙在六郎手下形成一道道褶皱,紧紧贴着浑圆丰满的香臀,丝绸绷得直直的,出一点点亮光,显现出臀部在六郎手中变幻出的各种形状。

    六郎低下头去,顺着玉颈下的领口,清楚的看到她那丰满高耸的胸脯,虽然肚兜遮住整个酥胸,但是那高高的坚挺却将肚兜撑得圆隆,依稀可见双峰的形状,正中的那两粒樱桃微微凸起,那两点煞是清晰,诱人无比,引人直想将她们含在口中尽情吮吸。

    “你这坏蛋,快放了我!”

    耶律长亭仰起头了,秀目泛起一层淡淡的薄雾,显得楚楚可怜,那红艳艳的樱唇更是娇艳yù滴。六郎笑道:“亲老婆,自从山西一别,你有没有向我啊?”

    “我才不想你呢!”

    耶律长亭脸上一红,六郎嘿嘿一笑:“不想我的话,还能跑到飞虎城来找我?”

    “我……”

    耶律长亭那一仰头,让她那粉艳的香唇呈现在六郎嘴边,六郎不由将头轻轻一低,吻上了她的小嘴。耶律长亭不由闭上了眼睛。她感到六郎的唇在自己嘴上滑动,吮吸着自己的香津,舌头轻轻的舔着自己的檀口,横扫着她的牙齿,时而一点牙关,像是要进入她的口腔。一定不能让这恶人得逞,她气呼呼的想道,牙齿死死的咬着,不让他再前进一步。

    突然,她感到一根火热的东西在她小腹摩擦,她隐隐有些明白那是什么,曾经尝试过六郎的厉害,芳心猛地怦怦直跳,心中一慌,紧咬着的牙关也随之一松。六郎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长舌冲进她的口腔,横冲直撞、上下搅动。舌头退无可退,向前试探着轻轻一点,却被他的长舌捉住,卷着她的香舌舔弄吮吸。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让她迷糊起来。

    好可爱的小郡主!六郎贪婪的吮吸着她的香津玉液,在她臀部的大手也再次加重了力道,另一只手也没冷落玉儿,在她香臀粉背间四处徘徊摸索。耶律长亭那香甜的舌头终于开始慢慢的回应六郎的热情,虽只是偶尔羞涩的一点,却也让六郎倍觉兴奋,这丫头终于开始向自己投降了,六郎不由更是卖力。

    第3章

    “你这坏蛋,快放了我!”

    耶律长亭仰起头了,秀目泛起一层淡淡的薄雾,显得楚楚可怜,那红艳艳的樱唇更是娇艳yù滴。六郎笑道:“亲老婆,自从山西一别,你有没有向我啊?”

    “我才不想你呢!”

    耶律长亭脸上一红,六郎嘿嘿一笑:“不想我的话,还能跑到飞虎城来找我?”

    “我……”

    耶律长亭那一仰头,让她那粉艳的香唇呈现在六郎嘴边,六郎不由将头轻轻一低,吻上了她的小嘴。耶律长亭不由闭上了眼睛。她感到六郎的唇在自己嘴上滑动,吮吸着自己的香津,舌头轻轻的舔着自己的檀口,横扫着她的牙齿,时而一点牙关,像是要进入她的口腔。一定不能让这恶人得逞,她气呼呼的想道,牙齿死死的咬着,不让他再前进一步。

    突然,她感到一根火热的东西在她小腹摩擦,她隐隐有些明白那是什么,曾经尝试过六郎的厉害,芳心猛地怦怦直跳,心中一慌,紧咬着的牙关也随之一松。六郎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长舌冲进她的口腔,横冲直撞、上下搅动。舌头退无可退,向前试探着轻轻一点,却被他的长舌捉住,卷着她的香舌舔弄吮吸。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让她迷糊起来。

    好可爱的小郡主!六郎贪婪的吮吸着她的香津玉液,在她臀部的大手也再次加重了力道,另一只手也没冷落玉儿,在她香臀粉背间四处徘徊摸索。耶律长亭那香甜的舌头终于开始慢慢的回应六郎的热情,虽只是偶尔羞涩的一点,却也让六郎倍觉兴奋,这丫头终于开始向自己投降了,六郎不由更是卖力。

    “嗯!”

    耶律长亭一声轻哼,她竟渐渐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香舌应和着六郎的侵袭,甚至越过楚河汉界,主动出击,向六郎索取。一双小手也不知何时攀上六郎的肩膀,轻轻的摸索。直到实在喘不过气来,她才从他口中退了回来,双唇分开,急剧的喘着气。她也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粉艳鲜嫩的脸庞不由低了下去。

    六郎偏向另一边,却见耶律长亭已将头埋在我怀中,身体有些热,耳鬓的脸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红晕,更添她的妩媚风姿。秀如丝,配着玄净罗衣,又显清丽脱俗,使她更为迷人。

    “长亭!”

    耶律长亭应声抬起头了,本就对六郎大有好感的她,芳心不由泛起一丝涟漪。那抬起头来的水汪汪的美目,又是羞涩,又是期待,又是彷徨。她轻轻的闭上美目,微微抬起下颌,那副任君品尝的模样,任是大罗金仙也会凡心涌动。

    六郎在她口中恣意搅动,追逐着那条香舌缠绵。那甘甜的味道虽同样诱人,更容易让人沉沦和迷失。

    “六郎!”

    在六郎的爱抚下,耶律长亭逐渐沉醉在那快美的感觉。六郎的大手隔着那罗纱滑入她丰臀正中的臀瓣之间,她浑身一颤,娇躯一阵颤栗,美目微蹙,终于忍不住呻吟出来,娇呼道:“不要,不要碰那儿,好难受!”

    六郎紧了紧搂着她纤腰的手,将耶律长亭抱起来放到床上,轻轻的嗅着她气息的淡淡幽香,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秀,那柔软的感觉传入神经,就像是在触摸她的肌肤一样,让人留连忘返。

    六郎心中一dàng,躺在她身旁,伸出双手紧紧搂住她的纤细蛮腰,两人肌肤再无一丝间隔,紧紧的贴在一起。那罗帐被褥和她身上的幽幽清香混在一起,格外让人陶醉,吻上她雪白的玉颈,大手在她粉背香臀间四处摸索。

    “嗯”耶律长亭出一声轻吟,螓微微后仰。趁她意乱情迷之际,六郎的大手顺利的攀上她的双峰,隔着薄纱搓揉着那浑圆坚挺的玉峰。耶律长亭心慌中带着一分刺激和一分慌张,随着六郎不断的捏弄,身体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奇特感受,那酥麻的快感从酥胸传遍全身。

    六郎伸手褪下了耶律长亭身上的衣裳,只见她**的玉体散着无尽的诱惑魅力,双峰浑圆怒挺,娇嫩柔滑,而弹xìng极佳。看着高耸的胸脯上一对并蒂娇艳,六郎心中一片火热,随着耶律长亭不住的娇喘春吟,胸脯剧烈的起伏,画出美丽的rǔ波曲线,艳丽的色泽,完美的外形,让六郎情不自禁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将她羊脂般嫩滑的娇躯温柔的抱在怀里,yù火狂烧的耶律长亭立刻蛇般缠紧了六郎,**冲破了束缚,这一刻是男女间最美妙的一刻。这一刻,耶律长亭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刚刚因为这个男子背叛父亲的痛苦,六郎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低头重重吻着她湿润的芳唇,伸出舌头允吸年柔软的香丁。

    耶律长亭灵蛇般柔滑的香舌疯狂的与六郎的舌头纠缠着一起,彼此互换着甘甜的香津,这霸炽的一吻仿佛要吻到天地的尽头。脸上红晕满霞,在六郎激烈的深吻和一双魔手的爱抚下,耶律长亭含情默默的双眼秋波暗送,春意浓浓,这更激起了六郎身体最原始的**。

    直到喘不过气来,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一丝透明的细线在双唇间拉展开来。

    耶律长亭悄悄伸出手,帮六郎解脱衣物,当看到那曾经将自己征服的要死的英雄时,耶律长亭双颊顿时绯红,小手情不自禁的摸了上去,一阵温柔的抚弄。六郎笑道:“亲老婆,想它了没有?”

    耶律长亭羞红着脸,闭口不答。

    “亭儿,我会用尽一生一世的时间好好爱你,好好疼你。”

    六郎双手分开了她浑圆修长的**,抬起她丰润的美臀,温柔的进入那温暖的所在。一声高昂急促的呻吟从耶律长亭的琼鼻哼出,虽然彼此之间并不陌生,但是小别胜新婚,这么长时间的不曾见面,让两个人很快就将**并积攒到极点,六郎的狂野,强悍!耶律长亭的积极响应以及内心的狂热,让六郎对她更加好感,尤其今天小郡主两次出手相救,六郎怀着报恩和疼爱,将技术挥到极致。

    耶律长亭本就是一个追求享受的人,而并非一个安分之女子,她内心的狂热可以促使爱他的男子为之疯狂,幸好六郎三十六般武艺精通,否则非得中途败下阵来,仰仗自己杀伐纯属,六郎在耶律长亭身上略显游刃有余,耶律长亭尽管年少心盛,终究不及六郎经验老到,半个时辰之后,六郎强力的优势慢慢的显露出来。

    耶律长亭在高昂的**过后,身体酥软,开始告饶。

    六郎却是不紧不慢,攻击不止,耶律长亭开始承受不住六郎的重pào攻击,连声讨饶,六郎嘿嘿笑道:“亭儿,你老公给你弄得可满意吗?”

    耶律长亭羞道:“好哥哥,求求你,饶了亭儿吧,亭儿真的不行了。”

    六郎邪笑这继续施加压力,道:“饶了你也行,你必须答应我,以后好好留在我身边,那里也不许去。”

    “可……”

    六郎见她犹豫不决,马上又展开更加强烈的攻势,耶律长亭玉门关连连告急,要是在任由六郎这样下去的话,非得出现意外情况不可,少女的玉门到底是那般娇嫩,禁不住六郎的连续突击,没办法治好再次告饶:“好好,答应你!以后亭儿就是你的妻子,我彻底听你的就是了。”

    六郎这才放慢动作,道:“我要是不允许的事情,你就是死也不能做。”

    耶律长亭半闭着眼睛,享受着六郎的温柔摩擦,六郎见她不说话,有加快的度,道:“听到没有,从今往后,你就是杨门女将了,再也不是大辽的郡主,这儿就是你的家,你要回娘家,必须要六爷恩准,否则的话……”

    六郎接下来的强势出击,让耶律长亭兴奋地流下了眼泪。

    六郎紧紧吸住她的樱唇,将精华送了出去,完事后,轻吻着耶律长亭的沾满泪花的娇面,道:“亭儿,怎么又哭了?”

    耶律长亭委屈的道:“你弄疼我了。”

    六郎知道,这种疼痛对于女人来说,那是最大的幸福,“亭儿,我说的话,你记住没有?”

    耶律长亭轻轻点头,双手紧紧抱着六郎火热的身躯,道:“亭儿记住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这么傻,我要是现在跑回去,我的父王一定会杀了我的。”

    六郎道:“你父王好狠dú啊,他真的会杀你?”

    耶律长亭后怕的点点头。

    六郎将她紧紧搂住,道:“不怕,有六爷在,没有人感欺负你,还有那么多姐妹和你一起,亭儿就只管放心好了。”

    耶律长亭稍有不安的问:“六郎,你身边那么多红颜知己,比我长得漂亮更是大有人在,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六郎呵呵笑道:“小亭儿,你真是多虑,六爷的女人虽然多了一点,但是我会认真的爱你们每一个,你这样乖巧听话,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呢?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来再让六爷亲一个。”

    耶律长亭睁着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六郎的眼睛,似yù透过那深邃的光亮,看到他内心深处。

    “我保证一辈子都会对你好,不让你再受到任何一点伤害。你要相信六爷。”

    他手臂突然收紧,将耶律长亭的身体紧紧抱在怀中,神情严肃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在接下来的生命中,我将一直陪着你。你也要答应我,不许离开我。“耶律长亭羞涩的点头,目光中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亭儿,我爱你之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山河可表,就算是要我折寿十年我也愿意。”

    六郎为了证明自己的确喜欢她,不惜赌咒誓:“若我有一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别……”

    耶律长亭伸手捂住六郎的嘴唇,嗔怒道:“谁要你誓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六郎心中大喜,只觉那柔软如脂的纤纤玉手按在唇上,说不出的舒服惬意,忍不住伸舌在她小手上轻轻添弄了一下。耶律长亭俏脸羞红,幽幽说道:“从今以后,我永远都是你的女人,再也不想回大辽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