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56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六郎心中更是喜悦,忍不住双手握住耶律长亭的一双玉峰,连续亲吻着她的香唇,雄壮的英雄也不断的撞击着耶律长亭的玉门关,轻声问道:“亭儿,再来一次好不好?”

    耶律长亭皱眉道:“不好。”

    六郎笑道:“放心吧,这一次,我会一只这样温柔的服侍你,决不让你在感到疼痛。”

    六郎说着,已经轻柔的开始了,耶律长亭却是不再说话,一味的紧紧搂着六郎的虎腰,将自己柔软的娇躯拼命的钻进六郎怀抱中,尽情享受着那份温柔。

    在六郎的精心调教之下,耶律长亭这个刁蛮任xìng的小郡主,终于温顺的像只小猫,她的声音竟变得如此甜蜜诱人,这般甜蜜地像是呻吟的话语,连六郎都没那么常听到呢!偏那感觉太过美妙,耶律长亭此刻已经一点也不想离开六郎的怀抱了,一点都不想将自己从欢悦当中抽身而出,只想停留在六郎的怀抱当中,享受这火热的爱恋。

    六郎勾挑的愈落力,令耶律长亭更加兴奋起来,她纤手紧紧地抓住床单,既想拱起纤腰,双腿大张,好让六郎更好动作,随着六郎口舌和手指愈热烈的动作,的本能一再地鼓舞着她,也不知这样忍耐了有多久,等到最后那快感如潮涌上,袭的耶律长亭好像失去理智般地大声呻吟,娇躯被一股强烈至无法形容的刺激冲击着,那令人受不了的快感,使她不自觉地大叫不要,但又舍不得让六郎停止,那刺激令耶律长亭不自觉地颤抖着,很自然地流出了幸福眼泪,想要说话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小嘴,那美妙的哽咽教她畅快难言,酥的整个人都瘫了,全身湿的活像从水中爬出来般。

    六郎轻柔的吻着她,道:“亭儿,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是有弄疼你了?”

    耶律长亭摇头道:“这一次没有,六郎,我一直都很舒服,我愿意你永远这样对待我。”

    六郎笑道:“我会的!”

    雨散云收之后,两人软绵绵地倒在床上,仍是保持着相互爱抚的姿势,方才都尽情的畅快了,泄的浑身软,尤其是耶律长亭连爽两回,更是腰软腿麻,想坐都坐不起来,但全身还浸润在**的余韵之中,何况以她的本心,既然能够偎在六郎那宽阔温暖的怀抱当中,自然十分舒服,犹似小猫儿般地蜷伏在六郎的怀中,感觉着六郎剧烈的心跳,心满意足地动也不动,任得时光缓缓地流着。

    第4章

    白凤凰和慕容雪航分派诸位姐妹守好城墙,该值班的值班,该睡觉的睡觉,都知道六郎今天晚上必然是要和小郡主亲热整晚上,诸位姐妹因为都感激耶律长亭的两次及时出手相救,所以没有一个对此争风吃醋。回到密室之中,白凤凰柔声道:“航妹妹,刚才真是好险啊!”

    慕容雪航也是惊魂未定,点头道:“世事如云烟,真是吉凶难料啊,要不是耶律长亭,说不定我就长眠于今日了。”

    白凤凰摇摇头,道:“六郎不会对你下手的。”

    慕容雪航苦笑道:“当时情况紧急,他要是成心保全我的xìng命,恐怕会拖累了大家的xìng命,六郎是个明大理之人,即使他真的对我下手,我也不会怪他。相反要是他优柔寡断,连累了各位姐妹的xìng命,我倒真会恨他一辈子。”

    白凤凰道:“航妹妹说的对,当时情况特殊,换我是你的话,也会这样做的。”

    慕容雪航又道:“看来我们还真有继续修炼四象归元的必要啊,要是你我之间能够元神相通,就不会自残了,你可以在我的风火雷霆阵之中攻击九天玄佛,他就不会这样得逞了。”

    白凤凰点头道:“你说的极是,可是我不明白,明明你和六郎已经四象归元,元神相通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能和你形成不互残呢?”

    慕容雪航道:“按照修神界的宗旨理解,男女之间只能通过双修来促进功力,永远都形不成配合,这也是因为我们的祖师留下这修神路径的时候,特殊的安排吧。”

    白凤凰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航妹妹,今日九天玄佛败走,加上耶律长亭背叛,耶律撒葛很有可能会恼羞成怒,说不定马上就要对飞虎城大举进攻了。”

    慕容雪航道:“我感觉也是这样,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守住飞虎城,等辽兵强攻不下,士气受挫的时候,我们马上展开反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冲锋陷阵,非得天电织网不可,我们争取以最快的度,将天电织网练到八道二重。”

    白凤凰道:“我已经感觉到第二重马上就要修炼成功了。”

    慕容雪航笑道:“我也一样,想不到六郎对我们两个真是不偏不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上午再和六郎……就可以顺利晋级了。”

    说话间,慕容雪航俏脸微微一红。白凤凰悠然一笑,道:“自从踏上这条修神路,每一次晋级我都很期待,感觉八道元神之后,越来越难练了。”

    慕容雪航叹道:“是啊!为了修神,多少红颜都变老,我师父骊山圣母修神一世,到都来还是元神八道,修神!真的很苦,又偏偏多少人为了它,一生的痴迷,比如我!比如你,只要一旦打上这挑修身的路,就没有办法再回头了。”

    “即使我们自身想停止下来,我们的元神也会永无休止的催促我们,是不是?”

    白凤凰的目光柔情似水,看着慕容雪航道:“其实我一点那种想法也没有,却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耸着我,航妹妹!我们继续练功吧。”

    慕容雪航悠悠的说道:“这就是元神的力量和无极的诱惑,白姐姐!我们今天就不要连四象归元了,我们只练八道二重,虽然六郎不反对我们那样,可是我总觉得那样的话,还是有些背叛他的意思,以后再要是练四象归元,最起码我们要守着六郎练!那样我会觉得舒服点,最起码我们的一切都是对他公开的。”

    白凤凰道:“我赞成你的主意,现在我们开始修炼八道二重吧。”

    二女说着,缓缓宽衣,luǒ身相见之后,均是含羞相对一笑,然后背过身子,让玉背靠在一起,周身八大经脉相互吻合,然后各自升华八道元神,慢慢修炼起来。

    这天晚上,六郎搂着耶律长亭香甜入睡,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六郎流着冷汗从中惊醒,刚才,他见了浑身是血的四姐对着自己哭喊。四姐到现在还不知生死,我却不能及时得去寻找她,去搭救她,而是被困在这飞虎城内,想起来真是有愧与她对自己的一片真情,回想起土丘之上,四姐最后时刻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般的刚毅和坚决,她宁可牺牲了自己,也要为自己保守住贞节,她真的会死吗?不会。可是既然没有死,为什么迟迟没有她的消息?莫非四姐真的永诀红尘而去?六郎心中混乱如麻。

    他穿衣服起来,径自一个人来到杨家的祠堂,灵棚还没有拆,大家一致认为只有打退了辽兵,才算为家人报仇雪恨,飞虎城外的辽军一日不退,列位杨门女将身上的孝就一日不卸。六郎走过来,对着令公以及列为兄弟的灵牌深深鞠了三个躬,道:“令公,我虽然不是你们夫fù真正的六儿,但是我已经把你们当成了我的亲生父亲,你更是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尽管我是来自一千年以后的世界们可是我毕竟享用了你们亲子的血ròu之躯,大恩无以为报,大仇却是永记在心。你们放心的安息吧,六郎今生誓灭大辽,让历史为之改写。列为兄长你们也安息吧,列为嫂嫂我会帮你们照顾好,老七你也安息吧,六哥每年都会想着给你糊个美女烧给你。四姐……你对六郎的万千柔情,六郎都用心记着,我不想和你说许多,我只想着你回来。”

    六郎上前一步,拿起那刻着杨咏琪之位的灵牌,抱在怀中,眼泪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难以止住,回想起昔日的四姐,那音容笑貌依稀就在眼前,易水湖上那随波dàng漾的小船,四清河边树林中欢乐的树上小巢,瓦桥关紫竹林琴瑟相伴白衣款款,红松林内茅草深处姐弟情深,刀光剑影中她奋不顾身的一次又一次舍身相救,她的眼中和心中只有自己。

    六郎任由眼泪哗哗流下,自穿越以来,这应该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流泪,如果眼泪能够换得四姐的平安,六郎愿意将自己的眼泪流干,以换得她的早日归来。要是四姐真的不在了,等自己平灭大辽之后报得大仇之后,四姐,我就追随你而去。

    尽管六郎口上说列为娇妻没有尊卑之分,在自己心中的位置都是一样的,但是感情这种东西,向来就是薄厚彼此,有轻有重的,如果说慕容雪航是六郎心中至爱,那是因为她善解人意,六郎更将她视作红颜知己,相伴一生。如果说白凤凰是六郎心中至爱,那是因为她宝相尊严,让自己寐以求,六郎将她视作心中女神,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而对四姐的爱,却是那种只愿同生共死,不能一刻分离的刻骨铭心之爱,尽管四姐不如慕容雪航善解人意,更不如白凤凰那般色艺双全,亦没有萧绰那般万丈豪情,更没有朱玉婵、白云妃那般骚媚入骨。但是,在她身上,六郎曾经留下了自己的初恋,还有就是四姐具备一样任何女人不能拥有的东西,那就是血缘。

    她不仅是自己最为钟爱的女子,更是自己血缘至亲的亲姐,尽管六郎一再为自己开拓,自己乃是穿越之人,并非六郎本人。但是,自己只是灵魂穿越,享用的依然是杨家六郎的血ròu之躯,在很多人眼里,自己与四姐的关系应该是背德之爱。可是她却是勇敢的冲破了道德礼教的约束,将身心都奉献给了自己,单从这一点来看,四姐对自己的爱,是她人不能相比的,自己身边这些娇妻,虽然个个对自己千依百顺,她们也个个美貌温柔,可是若不是六爷我连哄带骗,又有谁愿意跟当初那个百无一是的小混混走在一起?

    回忆起来,也只有她一个。

    人生多少变数,命运几多峥嵘,四姐却是始终一心一意的陪伴自己,尽管她有些独行专断,尽管她时常醋意丛生,可她却是一直这样真心实意的爱着自己。

    六郎叹口气,手指抚摸着那块写着四姐名字的灵牌,心中痴痴念道:“四姐,我不许你离开我啊。”

    六郎回想着四小姐的百般好,正在出神,突然听到外面脚步声,心中一动:“谁这么早,就来祠堂?”

    六郎想着,悄悄将自己的身体躲到了灵位后面,他到要看看来人是谁,又要说些什么。

    脚步轻轻,一身素缟的女人在棂前停住脚步,她抬起如花的美面,红着眼圈幽幽说道:“大郎,我又来看你来了。”

    六郎心中一颤,听声音已经知道来人正是大嫂,慕容雪航继续说道:“大郎,在你生前,我就没有为你生下一儿半女,辜负了你对我厚爱,作为妻子,雪航心中无比愧疚。尤其是……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女人,可是我又是真的爱上了六郎,爱上了你的弟弟,爱上了一个我最不应该爱的人。大郎,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怀上了孩子,可惜不是你的孩子,而是六郎的孩子。作为你的妻子,我或许错了,但是作为一个女人,我觉得我没有错。我是一名修神的女子,我不会遵照那些凡俗的礼教的约束,我要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更不能允许世俗剥夺我为人母的权利。大郎,你原谅我吧,下辈子我再偿还你,这辈子我就把所有的爱给了六郎了。但是,我每年的祭日都会记着给你添加纸钱……”

    六郎听的心中一阵温暖,大嫂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这番心里话,她要是不说出来,肯定会憋屈在心中十分难受,虽然现在她已经将全部给了自己,却还心中惦记着大哥,她是多么的期待大哥能够理解她,理解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六郎忍不住轻轻走过来,将她紧紧抱住,道:“航,我理解你的苦衷。”

    慕容雪航吓了一跳,看是六郎,粉面有些羞红,道:“你都听见了?”

    六郎点头道:“我听见了。”

    慕容雪航低声道:“我背着你来祭奠你的哥哥,你会不会怪我?”

    六郎深情的望着善良而美丽的眼睛,道:“怎么会呢,到是你的善良,让我照实感动,航姐姐你不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更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妻子,我爱你这一生一世。”

    慕容雪航感动道:“六郎,谢谢你对我的理解。”

    二人正在说话间,外面又进来一人,却是潘凤。六郎问道:“凤姐你来干什么?这灵堂里面都是我杨家的亲人,难道你是来祭奠你的公婆的?”

    潘凤一听,呜呜哭了起来,走到近前,伏在六郎身上幽幽哭泣着,六郎见她手中拿着两样东西,接过来一看,竟是潘仁美和潘豹的灵牌,不由得心中一阵难过,道:“凤儿,难为你了,都怪六爷不好,潘大人对我一直不错,潘豹更是将我当作自己的亲生兄长,他死的又是那般壮烈,我居然没有为他们搭建一个祭奠的地方。今后,你就把父亲和弟弟的牌位摆在这儿吧,咱们一起祭奠一下。”

    潘凤擦着眼泪,将牌位摆好,道:“六郎,我知道了父亲和弟弟牺牲的消息之后,心痛得不得了,有心想将他们的牌位也放在这儿,又担心这儿是杨家的祠堂,摆放我们潘家的牌位有些不符合规矩,怕姐妹们不乐意,所以只好经常偷偷带着父亲和弟弟的牌位来这儿祭奠一番,想不到六爷是这样的理解与我,让我好生感动。”

    六郎叹道:“凤儿,明明是我做的不好,在战场上没有保护好你的父亲和弟弟,你不怪我,我已经十分感动了,现在不是我们为亲人难过的时候,我们要振奋起来,打败辽军为亲人报仇。”

    潘凤坚信六郎的话,深深地点头。

    早饭后,司马紫烟带领几位姐妹守城,替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