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283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逐浪,活灵活现。

    肚兜的功用本是裹胸束rǔ、不让弹动,而她这件反倒将两颗硕大饱满的玉峰兜了起来,更显双丸迭宕,玲珑浮凸。慕容雨秋喘息之间,绵软弹手地酥胸亦随之起伏,玉峰上的那两只绣蝶频频上下。挤溢撑圆,分外诱人。

    六郎看得有点眼晕。

    看上去极度尊严的女人。暗中却透着惹人疯狂地娇媚不说。举手投足更是诱惑自己要死。是不是故意穿上这种衣服勾引我啊。六郎抱着她的手指无意间从她小腹滑过。顿觉薄绸之细。隔着它更能品出肌肤地腻滑。邪yù纵横之下之余忍不住抱得更紧了。

    慕容雨秋出一阵噬骨茵茵地喘息:“哎。轻点抱我,你轻好不好?坏蛋、死坏蛋……奴家要被您撕裂了——”六郎嗅着她身上的温热香息。鼻尖几乎碰上滑腻晶莹地玉靥。再被她温暖丰满地小腹和紧绷玉滑地大腿贴着身体一厮磨。裆里直硬得疼。慕容雨秋水汪汪地杏眼含羞带挈、暗中却又是风情万种。也不知是故意地还是凑巧。胸前的衣裳地开襟越拉越大。一身细白雪ròu被黑巾一衬,愈地妖艳动人。

    六郎被她撩拨的口干舌燥,心火阵阵地上升,贴在两人之间的火热越的滚烫起来,喘着道:“小姑,你可不要勾引我,起狠来我会犯错误的。”

    慕容雨秋眸中陡地一厉,转瞬却又换成了烟波。“笑道,那你现在又在干什么?要是不想犯错误,就赶紧放开我。”

    她面冲六郎,近在咫尺,莲舌生香,檀口轻吐,几乎主动吻上唇来。六郎口干舌燥、心跳如鼓,只觉一股浑厚的热力从下腹腾起,周身阳气如万马奔腾,腿间的怒龙翘如弯刀。不住昂扬。

    慕容雨秋察觉到他的变化,眸中掠过一丝微微的笑。轻轻的扭动腰臀,像条美女蛇一样地缠上来,白皙的娇躯渐渐泛起一层薄汗,出诱人的娇腻轻哼。六郎“咕噜”地咽了口唾沫,等看到她绯红脸蛋上泫然yù泣的求欢模样,再也忍耐不住,低头朝她吻了过去,“想不到航姐姐的小姑居然干渴的如此厉害,看来我必须即使滋润她一下了。”

    慕容雨秋“嘤”的一声仰起头,红艳艳的唇瓣旋即被六郎吮住,吻得湿滑温腻,舌尖jiāo缠如舔糖蜜,竟是片刻难分。她遮体的云裳被香汗湿透,浑身曲线毕露,玲珑浮突,摸起来仿佛外裹的细绸不存在一般,肌肤又滑又腻如敷细粉,又热得灼人,怀腋与玉峰之间的香泽被两个人地体温一蒸,幽甜濡沁,如麝如兰,刺激得六郎yù火焚心,六郎吻着她娇艳的朱唇,慕容雨秋热烈的反应者,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他缠绕、翻卷、舔舐……两个人相互彼此都贪婪地吸允对方口中的津液,吻得如火如荼,**蚀骨,紧紧相贴的唇瓣好像磁石般再也分不开。

    得寸进尺是六郎一向的风格,两舌疯狂纠缠的同时,他一手抚上了慕容雨秋xìng感浑圆的香肩,恣意地侵袭蹂躏着,好像要把这团软玉温香揉碎在怀里,另一只手却去解她地衣服,情急之下解不开腰间的罗绫束带,索xìng用力扯断。

    “啪!”

    地一声清响,束带裂成两段,裙裳下摆微微捋起,扯开的jiāo襟之间两条结实修长的**紧紧并拢,白嫩喷香的腿根处那一抹乌卷细茸隐约可见……

    六郎一看之下,差点鼻血狂喷,最后的理智一下子抛到九霄去了,往前一推直接把她按倒在车软榻之上,慕容雨秋“嘤”的娇呼一声,束带被扯得滑落在地,云裳大大的翻了开来,衣领被剥至肩下,露出里边的黑巾绣蝶肚兜来。她的一对双峰浑圆饱满,撑的黑色缎面几yù裂开,不住的起伏弹动无限魅惑。

    六郎一手握住一只,用力揉搓,满以为这般浑圆的美rǔ该是饱实,如熟瓜一般,才能维持美好的形状,孰知稍一挤按,沃腴紧实的rǔròu隔着软滑的绸缎满溢出箕张的五指。单掌竟难以全握,力气一到ròu边满陷掌心,只能从两侧攀住外缘向上一托,虎口撑着既绵软又有弹xìng地rǔròu,清楚感觉出圆滚滚、沉甸甸的rǔ形,以及越接近腋下肩窝。她那饱经锻炼、充满弹力的结实肌束,丝滑触感中又带一丝温黏,凝脂酥酪纵有其绵,也不及它软中带劲的紧致弹xìng,如此绝好的圣玉双峰,简直就和慕容雪航那一对绝世珍宝如出一辙,怪不得会是一家人,这莫非就是整个慕容世家女人的骄傲传承?

    六郎隔着细滑的缎子恣意享受慕容雨秋傲人的双峰,无论十指如何抓放那对玉峰,总能满满抓得两手绵rǔ,已分不清是缎子滑还是rǔ肌酥滑,但双峰尽管难敌凶猛地禄山之爪,怎么捏都能感受到球一般的美妙rǔ廓。

    那对圣洁双峰极是敏感。被他一阵风狂雨骤,黑巾缎子给抓得无比狼籍,慕容雨秋咬着牙苦忍着酥胸上感觉。唇缝间迸出细细的呜咽沉吟,忽然“呀”的一声惊叫,昂起线条姣好的修长玉颈,浑身簌簌抖,修长**一阵痉挛,却是六郎低头舔舐,濡湿的黑巾肚兜渲染出一小块铜钱大小的水痕。

    “啊!”

    慕容雨秋被他舔得全身酥痒,忍不住颤声娇吟:“别……别这样”酡红的玉靥便似醉酒一般。弯翘地浓睫剧烈颤抖,腿根抽搐似的轻轻厮磨,双手无助地挣扎着,丝被汗水泪水黏在桃腮边,衬着雪白耀眼、剧烈起伏的饱满rǔ瓜,更加叫人爱不忍释。

    求饶似的娇弱呻吟愈激起了六郎的占有yù,他匀不出手来,索xìng用嘴摸索着她细腻如玉的光滑颈背,在慕容雨秋不住的哀唤声中。以牙齿咬住肚兜的黑绸系带,抬头咬了开来,再衔住肚兜的边缘,甩头一把揭开。

    慕容雨秋“呀”地一声,娇唤似噎在喉头,雪白的rǔ肌骤没了遮覆。

    “呜呜呜……不、不行!”

    她娇躯一僵、纤腰拱起,六郎迎着她呻吟似地温热吐息,腿间地弯翘昂起愈硬如铁铸,低头只见得慕容雨秋娇喘细细,饱满的双峰剧烈起伏,如一双蹦跳yù出地浑圆ròu兔,湿贴鬓、唇黏青丝,说不出的狼狈凄艳,哪还有刚才宝相尊严的半点模样?女人,一旦饥渴到了一定的程度,征服她就不是一件难事。

    六郎心中升起一种征服猎物的强烈感觉,猛地一把将她翻了过来,从后方抓住她饱满的双峰,恣意感受那完美的浑圆,慕容雨秋屈膝跪坐在床榻上,全身重量都挂在他掌间,拱起蛇腰翘起圆臀,不住地喘息哀求。“求求你…六郎不要、不要这样子,放开我……好羞人啊!

    六郎在后面紧紧抱住她的身子,肆意爱抚,怎都不肯松开,六郎嘿嘿诡笑着,将凶器放出来,曾经见过六郎的强大,慕容雨秋还是芳心一颤,真不知道这样强大的英雄要是给了自己,那种滋味会是怎样的?毕竟眼前的尺度和粗大,几乎是沈天豪的一倍。她娇羞的转过身,闭上了秀眸,静静等着那天崩地裂的时刻。

    六郎知道对待慕容雨秋这种饥渴了许久的女人,不需要像对待岳明明和沈慈那样温柔,越是汹涌澎湃,越是高歌猛进,她就越会感到满足,所以六郎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疯狂’。用强力将慕容雨秋带入了一个她从未经受过的虚幻世界,许久之后,慕容雨秋在数次晕厥中迎来六郎的山洪暴,二人一起瘫软在床榻之上。

    六郎搂着慕容雨秋,请教收服林雪贞的办法,慕容雨秋告诉他一个关于林雪贞的秘密,原来,林雪贞与沈天豪之间,还有这一段家族的恩怨,尤其是在林雪贞之前,沈天豪还有一个原配妻子,名叫月娘,乃是前北汉孝国公之女,也就是沈俊虎的亲生母亲,不过在生下俊虎之后,就过世了。

    六郎惊讶道:“原来沈俊虎那个变态种不是林夫人亲生啊,这我就放心了。”

    慕容雨秋问:“六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因何说沈俊虎是什么变态种?”

    六郎就将沈俊虎与岳明明的事情讲了一遍,慕容雨秋惊愕道:“居然有这种事?怎么从未听明明讲过?”

    第322章

    六郎搂着慕容雨秋,请教收服林雪贞的办法,慕容雨秋告诉他一个关于林雪贞的秘密,原来,林雪贞与沈天豪之间,还有这一段家族的恩怨,尤其是在林雪贞之前,沈天豪还有一个原配妻子,名叫月娘,乃是前北汉孝国公之女,也就是沈俊虎的亲生母亲,不过在生下俊虎之后,就过世了。

    六郎惊讶道:“原来沈俊虎那个变态种不是林夫人亲生啊,这我就放心了。”

    慕容雨秋问:“六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因何说沈俊虎是什么变态种?”

    六郎就将沈俊虎与岳明明的事情讲了一遍,慕容雨秋惊愕道:“居然有这种事?怎么从未听明明讲过?”

    六郎道:“明明乃是一个要面子的女子,如何会将这等丢人的事情讲出来?更何况你只是她的二娘。不过她已经下定决心,与沈俊虎一刀两断,这件事,沈慈也知道了。沈慈气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将那个喜儿一刀宰了,却未说将沈俊虎一块杀了,依我看,这两个祸害崽子一并除了最好,反正这个沈俊虎和林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慕容雨秋道:“虽不是林夫人亲生,可到底这么多年都一直母亲母亲的叫着了,林夫人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同意,不过你要是想说服林夫人弃暗投明,却不是没有可能。”

    六郎赶紧道:“小姑,你教我啊。”

    慕容雨秋道:“林姐姐的家族在北汉也是很有背景的,她的生母与前北汉的英武皇帝乃是亲姑表姐弟,她身上应该还留着北汉皇族的血液,被汉王朝是因为程世杰的背叛而覆灭,所以林姐姐暗中对程世杰是憎恨的。但是,她的父亲这边,却与沈家渊源甚深,所以她也是左右矛盾的。林姐姐与沈天豪的感情也就那么一回事,沈天豪这个人,眼中只有前程,其他的不管是什么,在他眼中都是一钱不值。这几年,他从牙将到偏将、副将、再到手握重兵,雄踞一方的大将军,他只知道玩弄权术。前不久为了巴结程世杰,还有意将沈慈需配给程世杰手下得力助手的儿子,要知道那个朱公子除了口齿不清之外,还有严重的癫痫病,刺耳真要是嫁给这种人,可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六郎呵呵笑道:“小姑放心吧,我已经将沈慈从苦海中搭救出来了。”

    慕容雨秋愣道:“你是如何搭救的?”

    六郎道:“和搭救你的办法是一样的。”

    慕容雨秋惊讶之余,更是脸红,气呼呼道:“你真是好不知羞耻,下手这么狠,将我们全都吞并了吗?”

    六郎邪恶一笑,道:“不,还没有,还有一个林姐姐,等我收了她,就算功德圆满了。”

    慕容雨秋轻叹一声,扑哧一笑,道:“你呀,真是个小冤家,我就不明白,这么多精明能干的女人,为何就偏偏都上了你的贼船?”

    六郎厚颜无耻道:“那是因为我的船上有一件举世无双的至宝,你们都喜欢。”

    慕容雨秋诧异道:“什么宝贝?”

    六郎马上抱住慕容雨秋柔软的腰肢,将那个宝贝,直接送入禁区,又一轮激情立即上演。

    第二天,六郎从慕容雨秋房间偷偷溜回来,回到自己房间,正准备给慕容雪航说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却听到屋里面有人说笑,声音竟是十分耳熟,推门进来一看,不由得心中大喜,原来宝日明梅、苗雪雁、耶律长亭三个人都在屋中,正与慕容雪航说些什么,另外,岳灵灵和沈慈也在这儿,看来她们已经相互认识过了,见到六郎回来,宝日明梅上前说:“六郎,你好啊,把我们几个搁在城外为你担心害怕,想不到你却在城里面享受洞房花烛夜。”

    岳灵灵和沈慈脸微红,均是含羞低头,六郎却道:“六爷我可是忙得不可开jiāo,你们几个千万不要误会了,我这儿新收了几位杨门女将,忙前忙后的还不是为了强占程狗的地盘吗,等我取了这临州城,就等以割掉了程狗的半边膀子。话说回来,灵灵和沈慈,你们两个新加入杨门女将,可是寸功为立,现在到了你们好好表现一番的时候了。”

    岳灵灵问道:“姐夫要我们做什么,只管吩咐就是了,但求不要伤害临州城的士兵和百姓。”

    六郎道:“那是自然,六爷一向爱民如子,岂能做出像程狗那样的勾当?现在我们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慈儿啊,最为关键的就剩下你母亲了。现在临州城的兵权在她手中,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说服你母亲,不要再替程世杰狗贼卖命,归顺朝廷,才是正路啊。”

    沈慈为难地说:“我母亲倒是好说,可是父亲面前如何jiāo代啊?他可是对太原侯忠心耿耿的啊。”

    六郎道:“你父亲那是当局者迷,咱们想办法说服你母亲,等献出临州城之后,我的大军将会势如破竹,dàng平整个山西,那时候程狗就没有去处,你父亲难道还会再为他卖命?再说,就凭咱俩的关系,他是个明白人,到时候肯定会顺应天意的。”

    沈慈皱眉,“可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母亲,将临州城奉送给你。”

    六郎微微一笑,道:“沈慈,灵灵,有件事情,你们俩可能不知道,沈俊虎其实并不是慈儿母亲的亲生,而是你父亲最前面的那个亡妻的儿子。”

    岳灵灵惊讶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觉的他和沈慈两个人的xìng格差距这样大。”

    沈慈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

    六郎道:“这些事情,都是你二娘刚刚告诉我的,这种事,你们小孩子自然不会知道了。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灵灵就不用因为要和沈俊虎决裂而感到对不起林夫人了,他与林夫人并非亲生母子。”

    岳灵灵高兴之下,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么,我就更不能让我父母去前敌帮助这些狗贼了。”

    六郎说道:“事不宜迟,我们争取以最短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