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10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不想试试?”

    元罗被他舔着肌肤,浑身一颤,几乎心也酥了,呼吸急促,哀声道:“不要……嗯啊……呼……”

    六郎拉开小弟库,对着她脸蛋展示怒冲冲的英雄,吐了口气,说道:“想不想要?”

    元罗心中大羞,忙合上眼睛,喊道:“拿开啊。”

    蓦地六郎坐上她身子,冷笑道:“好,先让你好好见识一下!”

    腰部一送,英雄冲上了**之间。

    六郎看到这等不堪的姿势,心中慌乱,急叫道:“你……你想怎样?”

    六郎双手抓住了两个小rǔ猪,使力捏了一捏,笑道:“不错,不错,又软又有劲……嘿嘿!”

    两手往中间一拢,用两团**将那英雄夹住。

    “啊啊!”

    元罗大羞,不禁叫出声来,不料六郎腰身挺进,双手顺势将她**推向前去,巨棒一同冲出,直顶到她两片樱唇中。元罗正张着嘴,这一下舌头正碰到英雄尖端,羞急得无地自容,下身一紧,滚滚蜜汁竟流出来。

    六郎大叫一声,抓着两个丰润白嫩的**,压向中间的**,前推后拉,急擦拭巨棒,摩得几乎要出火。元罗身不由主,**被摩擦得火热,既在六郎掌握之中,又受阳物的刺激,满怀羞意,神智渐渐丧失。

    六郎越动越起劲,额头稍稍出汗,连声喝叫:“喝,哈!怎么样,爽透了吧!他妈的,这**真是过瘾……叫吧,叫啊!”

    双手用力紧捏,两个漂亮的rǔ峰像是湿面团一样,变成各种形状,对ròu柱施予着无上的舒爽感受。元罗连声呼叫,喘个不停,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

    元罗体内汹涌的快感猛地宣泄出来,竟然不能自己地大声呻吟:“啊啊,唔啊!哦……呃……”

    双腿jiāo叉摩擦,想要抵挡六郎打的诱惑,但是却越厉害,渐渐转为一种她不敢相信的感觉。

    六郎奋力蹂躏着两团美rǔ,**火烫,叫道:“呼……好啊,怎么不反抗啊?太舒服了是不是?想不到你还蛮放dàng的嘛……”

    元罗羞不可抑,心中叫道:“得想办法睁开绳索,趁他舒服着,这是攻击他的好时机……可是……可是……完全使不上力……”

    这一丝清醒马上被六郎的攻势击溃,元罗**急振动,夹着一条凶猛火龙,不断在她眼前张牙舞爪。

    元罗玉螓急甩,丝散乱,香汗飞洒,已经不能再加抵抗,六郎抓住她的头,往胸前直按,笑道:“看清楚没?这可不是我在强迫你,是你自己想要我这兄弟了,嘿嘿,你这故作姿态的浪dàng丫头……真是迷人的要命……”

    元罗越听越羞,喘道:“不是…我不是啊!”

    屋子中回dàng着元罗高亢放浪的呻吟,以及六郎嘲弄挑情的言语,气氛满是dàng意。六郎大声喝叫:“要不要我来干你?快说!”

    元罗身子一颤,樱唇开合,不敢答声。六郎又叫:“进到你下面的洞里,可要比现在舒畅十倍,你要不要?”

    元罗心神大乱,xià tǐ一蹋糊涂,双腿不由自主地jiāo相厮摩,颤声道:“我……我要……”

    六郎往身后一揩,在潮湿的花瓣上狠抓一下,伸到她眼前,手掌上沾满了浪水,几滴水珠滴在她唇上口中,笑道:“看看你,湿成这个样子……”

    手掌猛地按在她双唇,喝道:“舔干净,快!这可是你自己的**……嘿嘿!”

    元罗羞愧难当,双手依旧奋力挤压,舌头却自行伸了出来,笨拙地舔着他的手指,也吞进了自己的体液。六郎笑道:“味道很鲜美吧?瞧瞧你是怎么舔的……要好好地舔指甲缝啊!他妈的,还真的没舔过男人似的……”

    元罗简直羞死了,想要停下,舌头却不听使唤,动得都快麻了,心中一片混乱:“我……我不能这样……但是……啊……”

    猛地六郎加快摆腰,又夺走了她的理智。

    “啊啊……”

    元罗**急振,呻吟大作,正自神魂不属,猛听六郎喝道:“要不要我干?”

    元罗喘道:“我……那是……唔……啊!”

    “快说!”

    元罗心神剧颤,放声哀叫:“别,不……我……我……我不要啊……”

    六郎双眼一瞪,叫道:“嘿嘿,小妖精!”

    忽地抓住她头,腰部猛地一挺,怒不可遏的火龙bào吐焰,灼热的英雄一下chā入元罗口中。

    “啊……唔……”

    元罗闭上眼睛,似在无奈地呜咽。

    六郎在她口中出入着,低声道:“还是不要?真的不要?”

    元罗虚弱地张开双眼,将脸朝一边甩开,睫毛上的沾污让她看出去一片迷蒙,但仍然勉力摇头,喘着气,哀声道:“不要……不可以……”

    忽见六郎霍地起身,大叫道:“他妈的!六爷我可不管你了,你不要也得要!”

    元罗一声娇呼,六郎将她搬转过来,将雪白的粉臀抱住,英雄已经全部送入进去……

    六郎一边进入,一边用力的掴打元罗的雪臀。

    元罗“嗯”了一声,柔弱的蜜唇早已变成**的,蜜壶内不住涌出温暖的**,她的上身无力的俯了下去,螓趴在手臂上,**随着六郎手上的动作微微摆动,更显的丰满动人。六郎抱住**,缓缓抽送抽送起来,逐渐加大手上的气力,**也越来越快,清脆的撞击声响起,元罗头一次被男xìng侵犯,又是痛楚又是畅快,蜜壶内火热一片,柔软的花蕊不断开合,宝蛤口突然夹的死紧,六郎连忙旋转屁股大力研磨,元罗如遭雷击,一下绷紧,喉间唔唔不断,上身几乎要趴到地上,六郎趁势快挺动,她快活到极点,忍不住啜泣起来。

    六郎向她裂嘴一笑,把她的上半身推到床上,用力分开**继续挺动。

    元罗yù仙yù死,又哭又叫,六郎早顾不及其他,只顾自己尽情地chā入,元罗**之下雪白的肌肤变成粉红的颜色。大腿和**上晶莹一片,六郎的下腹也湿漉漉的,英雄仿佛象烧红的铁棍,坚硬的难受,却又敏感异常,每一次出入都能产生强烈的快感。

    元罗越来越是瘫软,好似要虚脱过去,丰满的屁股上布满了小汗珠,空气中洋溢着体香。六郎不停的重重撞击,心境却如湖面一样平静,元罗呻吟一阵,又欢快一阵,再默然片刻,不断反复,蜜壶吐出的蜜汁越来越浓稠,越来越芬芳,六郎探手捞了一把,抹在了她的**上,又在上面来了两巴掌。元罗颤抖了一下,却无力抗拒,六郎一面快挺动,元罗又再轻轻哼了起来。

    六郎快感降至,按住元罗的头狂猛挺动几次,终于将精华狂shè入她的小密壶里面。

    良久六郎拔了出来,粘满精液的xià tǐ仍然不住跳动,元罗那出席开花的嫩贝,露出其中鲜红的嫩ròu,白滑的精液不断缓缓流出,本来就饱满的蜜唇肿成个小馒头,微微的翕开,股间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与会yīn部的芳草**地贴在两侧,晶莹闪亮的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膝盖,曼妙无匹,六郎不由嘿嘿笑了两声。

    对别人虐待惯了的元罗,今天彻底的被六郎征服了,想不到被人虐待是这样的舒服,元罗喘着粗气,恳求道:“你都将人家这样了,还不快些放了我?”

    六郎道:“不着急,我还有第三个问题没问你呢。”

    元罗道:“问什么?”

    六郎打了一个哈且,道:“你父亲现在手握重兵,到底是何居心?是想依仗玉门关天线,与大辽回鹘周旋到底,还是另有想法?总之他现在和朝廷已经有了二心了,你也不要瞒我,老老实实将来,否则还有你好受的。”

    元罗气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商人,你肯定是朝廷的鹰犬,是皇上派你来调查我们西凉的吗?”

    六郎拍拍她的小屁股,道:“这个嘛!我先不说,你能不能先告诉我?”

    元罗道:“我父亲怎么想的,我哪里知道?”

    六郎嘿嘿冷笑,道:“看来你还是不想回答啊!”

    “你想干什么?”

    六郎看到桌子上水果盘中的树枝,心中一动,有了主意,过去将上面的香梨摘下来,剩下一截光秃秃的梨树枝,六郎点点头,将其折断,选中其中一节,用手试试弹xìng十足,乐道:“再不说实话,六爷可要对你上刑了。”

    元罗向来喜欢刑具,可是从来还没有联想过这么一截小树枝能够上什么刑?索xìng硬着口气道:“你这小无赖,在我身上占了便宜,还想强行逼供吗?”

    六郎嘿嘿笑着凑上来,道:“看你这屋子里面,满墙上挂的全是行刑的家伙,不过六爷给你来一个新鲜的,保你没有试验过。”

    六郎说完,就分开元罗的双腿,将那截梨树枝弯曲起来,送入元罗的蜜壶之中,待进入深处,六郎手指一送,那满具弹xìng的梨树枝一下子挣开,将元罗刺的哎呀一声叫出来。

    六郎拍拍她的屁股,元罗扭动着身子,跟感觉到那梨树枝在自己身体之内两头尖尖地,正好戳着自己最粉嫩的地方,脸上不由得既是娇羞,优势震怒,“你,好可恶,痒死我了,快给我取出来。”

    六郎不慌不忙穿上衣服,道:“你先回答我。”

    元罗怒孔道:“不知道!”

    六郎冷笑道:“那你就自己留在这儿慢慢想吧。”

    六郎丢下元罗逃离西凉侯府,飞快地来到客栈找到慕容雪航,慕容雪航见六郎神色慌张,问道:“六郎,你这是怎么了?”

    六郎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强jiān了一位小姐。”

    慕容雪航一瞪眼,埋怨道:“你啊,真是的,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们来玉门关可是要办正事的,你倒好,处处惹下风流债。到底是将谁家的小姐法办了?”

    六郎道:“是李德明家的二小姐,不是法办,是非法办理啊,我们快些逃走吧,西凉根本没有和朝廷共事的可能,再说我已经做了这等事,兴不定这会儿,那个小蛮女已经缓过来,正带兵抓那我们呢。”

    慕容雪航道:“哎!那就依你吧,我们这就走,好在这里离与踢馆不是很远,到了萧绰那里就安全了。”

    二人马上离开客栈,刚离开玉门关,就听后面人喊马嘶,元罗的亲兵已经追了上来,六郎和慕容雪航也不与他们jiāo战,只管策马狂奔,离玉门关越来越远,追兵也慢慢地被甩在身后,六郎见天色已黑,停住马对慕容雪航道:“看来今天是到不了玉提关了,我们对这里道路不熟悉,连个路人也遇不到,不如找地方暂住一夜,白天再赶路,免得走了冤枉路也不知道。”

    尽管被六郎羞辱的时候,元罗有时候是**高涨的,但是事情结束之后,她已经是火冒三丈,恨不得将六郎抓住生吃了才解恨,好容易挣脱开绑绳,穿起衣服唤来亲兵,吩咐全力缉拿六郎,可是亲兵追了一下午也没有追上,回来禀报元罗,元罗气的不得了,就传令叫来易千山,一腔怒气全撒在易千山身上,要不是云罗正好回来,易千山非别元罗活剐了不可。

    云罗生气的命令将易千山从绑架上放下来,询问了元罗事情的经过,元罗当然不敢对姐姐讲自己被六郎xìng虐冰强jiān的真相,只是说六郎是大辽的探子,是易千山将六郎引来玉门关的,云罗又问了易千山,易千山将龙腾客栈的事情讲了一遍,云罗静心分析了一下,对元罗说:“这件事,你先不用管了!我敢断定这个生意人不是辽人得探子,现在大辽于我们西凉势不两立,他虽然往玉提关的方向去了,但不一定就是辽军的探子,若是辽军的探子,他就不会在龙腾客栈施予援手了。如果真是生意人,我想他做的应该是军情之类的jiāo易,我们暂且不必理他。”

    元罗一肚子的委屈,当着众人又不能和姐姐倾诉,气得一跺脚,回了自己房间。

    看到姐姐手下的爱将白雪在静候自己,劈头盖脸就问:“没有追上贼人,你还有脸回来?”

    白雪低声道:“那两个人十分厉害,他们使出的奇异法术,让我们的战马靠近不得,奴婢奋力追了,可是没有追上。”

    元罗这一折腾,体内的梨树枝又开始重重的刺着自己嫩壁,要不是这东西作梗,他就亲自去追了,当时一下子取不出来,这会儿实在是弄得自己难受,也顾不上白雪在这儿,隔着裤子,用手摸了下私处,果然又是一痛,身体里被梨树枝塞着。她紧咬牙关,把裤子脱了一半,伸手去拨那两片嫩ròu,想取出里面的小树枝。但是一碰便觉疼痛,又不敢把手指伸进去,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这yín贼如此可恶!我该怎么办?”

    白雪不知道元罗要干什么,惊奇道:“小姐,你这是?”

    元罗支支吾吾地道:“这……这里不太好说……”

    梨树枝往她身体深处刺入,更是无可忍受,几次差点便要叫出声来,都强行压抑下,她竭力平复呼吸,低声道:“白雪,你这贱婢,还不快来帮忙。”

    白雪连忙走近身去,扶住元罗,轻声道:“小姐,你是不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元罗靠着床榻,缓缓坐下,一脸红晕,低声道:“不行啦,真的不能再忍了……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白雪道:“帮什么啊?”

    元罗拉了拉白雪的手,低声道:“你坐在我面前。”

    白雪坐了下来,心中正觉疑惑,忽见元罗伸手解开腰带。

    这举动弄得朋薇不知所措,脸上一红,连忙制住她双手,说道:“小姐,要做什么?”

    元罗低头不语,胸口起伏,叹道:“死白雪,这件事羞于见人,本来也不该求你,可是……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了……”

    朋薇一头雾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元罗抬起头来,眼光却瞧向别处,羞红着脸,低声道:“我……我这里面,有……有个小树枝,我拿不出来,请你帮我拿拿看。”

    说着指了指双腿之间。

    白雪呆了一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