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94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李,偷偷的出城去了。岳北楼以义待他,六郎铭刻在心,他不问自己有无力量,但心中觉得非去不可。越城岭到底距城有多远,六郎不知道,两腿加劲,一意前奔,他自己也不知道走得多快,假使有人看到,准会认为他是一只飞鸟。不到一个时辰,前面有一峰挡道。

    六郎看到了,喃喃道:“大概到了,真不远。”

    一路上毫无动静,他就直朝峰顶奔去。

    未到本峰,突然有人大喝道:“什么人?”

    接着他面前出现一个大汉,问道:“你是什么人?”

    六郎见其长相虽猛却不恶,道:“我是来寻义兄的。”

    大汉立即消了敌意,再问道:“你义兄叫什么名字?”

    六郎道:“他叫岳北楼。”

    大汉点头道:“有这样一个人,你跟我来。”

    六郎跟着他转进一座森林,忽然发现里面有灯光,知道要到了。大汉忽然停步,挥手道:“你朝灯光行去,不可乱走。”

    六郎依言行去,原来那森林中一处空地,在空地上搭了一座大草房。他走近时,听到里面竟有很多人在谈话,于是他张口大叫道:“北楼哥,北楼哥……”

    草房里闻声,立即走出岳北楼,一见六郎,竟是惊喜道:“六郎,你如何能来……”

    他有说不出的高兴,亦似有满肚子活要问,但忽然停住,扑出抱住六郎道:“快告诉我,这段日子你在那里?你又如何来到这里的?”

    六郎就将自己最近的情况简单告诉岳北楼。

    岳北楼道:“我们不少人都在此,但没有危险,因为人家不是对付我们。”

    六郎轻声道:“是怎么一回事?”

    岳北楼轻轻的拉他一把,悄悄的道:“后蜀现在兵荒马乱,南面大理和吐蕃的大军正在攻打玉葵关。大宋又虎视眈眈,孟昶心中害怕啊。”

    六郎道:“那为何温氏兄弟又负伤?”

    岳北楼道:“无双城人太神气了,双侠不服,加之温氏兄弟经过这里逞能,因此大败。”

    六郎道:“大哥被拘束在此?”

    岳北楼道:“大概是的,你要知道,绿林作案,不问当劫不当劫,只要经过他的地盘就不许动。反抗则比,不抗则留,非等到他们离开后才能走。”

    他说完,拉着六郎向草房走去道:“我带你会会「潇湘三义」老大,你在店中会见的采花大盗是老三文登,青年是老二黄香,大哥叫叶俊德,他们都是疏财重义之人。”

    进了草房,只见里面三五成群,老少都有。

    一个高大的壮年这时向岳北楼笑着迎上道:“这就是岳兄贤弟嘛,真巧,他到来找你了。”

    岳北楼哈哈笑道:“快喊叶大哥。”

    六郎见过礼道:“叶大哥,二爷和三爷正在店等你回去哩。”

    叶俊德笑道:“老弟,那没有关系。”

    岳北楼笑向叶俊德道:“叶兄,我这贤弟连一点功夫都不懂,你得指教两手。”

    叶俊德大笑道:“岳兄,这你就高抬我了,有你这位义兄,杨公子还怕学不出拿手货。”

    他们走到一只桌子旁坐下,六郎惊奇道:“这种地方还有桌椅?”

    岳北楼笑道:“不但有桌椅,后面还有睡觉的地方哩,吃有吃,喝有喝,我们是客呀。”

    正谈着,忽有一个大汉走到草房门口拱手道:“诸位,请忍耐一霄,明早我们就送客。不过今晚有「川中飞凤」要来,到时希望诸位袖手旁观。”

    说完再拱手,转身而去。

    叶俊德郑重向岳北楼道:“好戏开锣了,那个温谨梅一来,只看双侠的功夫了。”

    岳北楼笑道:“我们眼福不浅,快点养好精神,这场非打到天亮不可。”

    正说着,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娇喝声:“被困的人都出来,我们救你们下山。”

    草房中人闻声,齐向外面奔出。

    叶俊德噫声道:“这是川中飞凤,我们也出去看看,马上就要开始了。”

    六郎忽然一拉岳北楼道:“大哥勿动。”

    岳北楼骇然道:“为什么?”

    六郎道:“我们不理她。”

    岳北楼忽然想起他说起的经过,笑道:“好,你有志气。”

    里面的人都出去了,连叶俊德也到了门外,讵料忽然黑影一晃,六郎面前竟立那温谨梅儿:“你为什么在此?”

    六郎见她有点诧异,冷声道:“高兴。”

    温谨梅儿格格笑道:“我救你来了。”

    六郎哼声道:“我不领情。”

    小姑娘呸声道:“我救错了也不救你。”

    六郎转过头去道:“我总有一天叫你流眼泪。”

    岳北楼怕出事,喝声道:“六郎住口。”

    小姑娘冷哼一声,又一闪出门。但在这时,门外有人朗声道:“姑娘,请赐教。”

    岳北楼闻声,轻轻一拉六郎道:“飞天侠来了。”

    只见草房前的空地上立着一个蒙面少年,他手中倒握一把寒光四shè的长剑。

    空地周围是森林,原先出去的人群,这时都立在场地的边缘围观,其中当然也有叶俊德。六郎仍然不出草房门,他伴着岳北楼立在门内,今晚的决斗,他并不关心谁胜谁负,甚至连欣赏的心情都没有。小姑娘此来,当然是要替其两位叔叔雪耻,最主要是为争面子,因为她白家的名望太高了,也许从来没有失过手。

    二人对了面,小姑娘冷笑道:“你是老二,杀伤我叔叔的是你?”

    蒙面人摇头道:“本来有个是我的,可是我老大太贪心,他一个人独占了。”

    小姑娘冷笑道:“我的剑加在你身上也是一样。”

    蒙面人大笑道:“听说你不仅得到令祖的全部精华,而且另有更大的成就,所以川中飞凤之名竟压倒西蜀武林,可是我就不信。”

    小姑娘突然拔剑在手,娇叱道:“不叫你身上见血,谅你也不会服气。”

    说罢,俞起万道毫芒,带出尖锐厉啸,直取蒙面人胸窝。

    蒙面人一见,大笑道:“原来你是「天山御剑」之徒,这套「二十八宿剑法」我早就见过啦。”

    小姑娘突然闪开,娇声道:“你会过我师哥?”

    第462章

    蒙面人大笑道:“你师兄冯万春是我所逢的第九个用剑高手,你不会强过他。”

    小姑娘又扑上去,剑势加强数倍,人影隐于剑气之内,大有排山倒海之威。

    蒙面人知道遇上强敌,不再开口,拔身而起,剑势大张,同样化成一团银花。两团剑气一触,异声似万铁jiāo鸣,劲风激dàng,威力绝lún。旁观者受不了劲风排dàng,全被迫进林内,连十丈外的树木也震撼得枝折叶飞。这一斗,真正是棋逢对手,一直斗到东方发白仍旧分不出胜负。

    这时候山下又来了两人,六郎看到就是店里所见的温家兄弟。他们衣服换了,表面已看不到伤处,立向岳北楼道:“小丫头来了帮手。”

    岳北楼摇头道:“不会,这边还有入地侠,一旦动起手来,吃亏的仍旧是那两人。”

    六郎道:“白老头今天要回来哩。”

    岳北楼道:“西蜀霸王名声太高,他不会出手的。”

    这时那蒙面人突然闪出围外大喝道:“你我功夫互见,再打下去也没有结果,现在天色已亮,应该收手了。”

    温谨梅儿冷笑道:“好的,我查出你们的根据之地时,叫你安身不得。”

    蒙面人大笑道:“我等着姑娘来时再决胜负。”

    他说完又向旁观的道:“诸位,这几天招待不恭,希请见谅,不送了。”

    说完他拔身纵起,就这样结束了,观众也纷纷散去,温谨梅儿又走到小房门口向六郎道:“你看到了。”

    六郎点头道:“强盗让你打走了。”

    温谨梅儿哼声道:“你若不想吃鞭子就少讲风凉话。”

    她扭转身去,招呼温氏兄弟道:“叔叔,回店去罢。”

    大汉之一问道:“你来的目的是试探他们的武功,这人的剑术到底是什么路子?”

    温谨梅儿摇头道:“并非中原各派的,其剑术我一时还看不出,不过我已记得几招,回去问爷爷就知道了。”

    岳北楼一见他们走后,笑向六郎道:“你对她那种态度,我生怕她向你下手。”

    六郎道:“她下什么手,武功再高,她难道要对付我这么一个不懂武功的人?”

    岳北楼道:“她打你几个耳光也吃不消呀。”

    六郎道:“现在她打我不到了。”

    岳北楼哈哈笑道:“她的手出手如电,只怕连我也不易躲开哩。”

    他也不问贤弟凭什么如此自信,催着道:“我们下山罢。”

    六郎道:“那叶大哥呢?”

    岳北楼道:“他早已向我暗示告别,我们就此上道西进罢。”

    六郎道:“你饿不饿,我出城时,替你买了一包吃的来。”

    岳北楼激动道:“你认为我在这里没有吃嘛?其实天地双侠对我们很客气哩。”

    第二日,六郎正和岳北楼商议事情,突然伙计捎话来,有人找岳北楼。

    岳北楼让六郎等会儿,他自己去见客。

    六郎看出那三人都带兵器,而月人人都有怒容,立知不对,他立即偷偷的从光线暗淡之处靠过去。耳听北楼道:“大哥,多年不见了。”

    年纪最大的大汉还端着酒,这时猛地放下,啦的一声,震得酒飞碗跳。

    “谁是你大哥。”

    大汉凶霸霸的,大有怒不可遏之势,另外两个大汉看也不看仍在狼吞虎咽。

    岳北楼似也有气,大声道:“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找我?”

    那大汉嘿嘿yīn笑道:“几年前,你不愿参加那件事情也还罢了,居然暗中破坏我的买卖,接着就藏起不见了。岳北楼,有道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你怎么说。”

    岳北楼当护院,显然是为了逃避什么,这时被大汉点破,六郎竟也豁然了。

    那大汉又待接下去,但被岳北楼摆手道:“薛汜水,慢点,当年那件事我早说过,对方是可怜人,我不干,同时我也极力阻止,谁叫你们不听劝告。”

    看来是结义兄弟多年的恩怨,六郎觉得自己多听无益,就回去自己喝酒。

    过了一会儿,倏地传来长长的一声惨叫,听来使人惊心魄散。在一处道旁的空地上,直挺挺的躺着岳北楼,肩上、胸前,流出一大堆鲜血,气断了,但双眼仍然睁着。六郎急的一跺脚,好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帮手,却被人杀了。

    第463章

    六郎独自南进,过了陈仓渡口之后,渐渐地僻人稀了,六郎有时要找个人问路都十分困难。秋天到了,西蜀一带已是北风怒嚎,用不了多久就要下雪了。

    六郎刚刚翻过前面那道山峰,已经是大雪纷纷了,他本来打算天黑再走,这下他不得不在石屋里住了一夜了,因为他还不知自己抗不抗得住寒冷。找了个避风雪的地方休息了。下半夜风小了,可是雪下得更大,巴掌大一朵,落下来噗噗作声。到了天亮,六郎走出来一看,嗨,世界全变了,举目全是白,地面竟在一夜之间,雪厚近尺。

    雪还在下,他不能不走了,可是刚出门,猛的发现不远处有古怪,他低头一看,只见雪地上印有一个面盆般大的脚印。他惊骇啦,噫声道:“这是什么东西从此经过?”

    脚印成长方形,前有五趾,六郎悚然忖道:“难道是雪人。”

    脚印的去向好在不是他要走的方向,心中略安,急急前进。

    在雪地上奔走,他也不看自己的脚印,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设或他看到,也许他要吃一惊。山中有巨怪,他夜晚再不敢停下睡觉了,整日整夜都在奔走,除了吃喝,他连休息都不敢,可是却从不感到有什么疲倦。这天雪下得少一点,他算算已下到第七天了,积雪的厚度已无由测知,估计足有尺厚啦,然而他未留意,因为他的脚始终没有陷下去过,那怕雪下是深沟他也糊糊涂涂的踏过去了,可想他遇了多少危险而一无所觉。雪下得小,视界自然远了,忽然前途有一团鲜红的东西映进他的眼帘,不由诧异的大叫道:“那是什么东西?”

    叫着,他向着鲜红的东西奔过去,及至赶到当地,却不由愕然一怔。

    在一座深得惊人的绝谷中,冒出一股紫色的气体,恰好到达谷上就被风吹散了,有股被风吹散的紫气,奇香扑鼻,六郎看到的就是那团紫气。他这时立身之处,刚好是绝谷的东西悬壁顶上,这种又奇又险的现象,怎不叫他愕然呢?久久,一股强烈的好奇心跟着升起,明知有险,可是他哪肯放弃。紫气是顺着六郎面前峭壁升上的,他探步行至极边,俯首下望,更愕然了,发现谷底足有几百丈深,谷下竟没有雪,也没有树木,满谷异花异奇,真令人不敢相信,他忖道:“这到底是什么奇境。”

    峭壁上满接着古藤,他看看,虽知能冒险下去,可是一旦藤断或失手,后果将不堪设想,就是金刚不坏之体,恐怕也会摔成ròu饼。紫气似有意逼他冒险,向上冒得越来越浓,香气将附近完全弥漫了。六郎如何忍得住,咬咬牙,开始循藤下谷了。大出他意料之外,藤愈到下面愈小,而且愈小愈嫩,他不禁开始犹豫起来,大有打消再往下下的决心。估计他降下已有八九十丈高啦,然而谷底还不到三分之一,这时他挂在那儿象一只骗幅。俯首再看看,他嘿声叫了起来:“奇怪,紫气不是由谷底升起的。”

    他发现那股紫气是由脚下的峭壁间冒出,恰好是整个峭壁的中间,不过距离他已有三十余丈了。然峰脚下的藤根本不能到达冒紫气的地点,纵有一两根吧,却显然连只小兔子也吊不住的。不去,已爬了这么高,放弃又舍不得,去呢,那简直与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想呀,想呀,他仍是犹豫难决。忽然一点灵极来了,他一眼触到自己的腰间,看到两把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