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397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生气,连忙睁开一对水汪汪的眼睛,看了六郎一眼道:“你也躺下嘛。”

    “这才是我的好玉娇。”

    六郎喜爱得躺在洪玉娇身旁,搂着她的粉颈,对准樱桃小嘴吻了下去,她也很自然的抱着他的阔肩。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玉娇,还痛吗?”

    “好些了,你呢?”

    洪玉娇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问出这一句。

    六郎道:“我现在才难过呢。”

    洪玉娇听他说难过,紧张得严肃地问:“哪里难过?”

    “你说呢?”

    六郎用俏皮的口气反问着。

    洪玉娇怀疑的回答:“我怎么知道?”

    “来,让我告诉你。”

    说着,将洪玉娇的小手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龙qiāng上,那热呼呼的龙qiāng烧得洪玉娇的脸通红。

    “你……你坏死了……”

    洪玉娇羞得小拳打着六郎的胸膛。这一阵羞态使六郎爱得要命,不由得yù火再度燃烧,赶忙一把将美人儿抱在怀中,且将玉腿拉向腰部,让yīn户揉着龙qiāng。

    “啊……”

    每当大guī tóu触到yīn核上时,洪玉娇的小屁股就是一颤,直被他磨得周身酥麻,yín水直流。洪玉娇娇声道:“嗯……快别这样……我……受不住……”

    “玉娇,你在跟谁说话?”

    “还有谁……哼……”

    “为什么不叫我呢?”

    “我不知道叫什么?嗯……痒死了……”

    “那就快点叫我。”

    “叫什么嘛。”

    “我叫你玉娇,你应该叫我什么?”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

    六郎说着,用大guī tóu的马眼顶住yīn核一阵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六哥。”

    “嗯,这才是我的好玉娇。”

    六郎听到她娇声娇气,就好像服了一付兴奋剂一样,迅速爬起来,握住粗长的龙qiāng顶着洪玉娇的yīn户,就猛力向内挺进。这次因为洪玉娇流了很多yín水,又是第二次,所以就「滋」的一声,进去了。再用力,嗯,整根进去了嘛。顶得洪玉娇叫道:“六郎,你好狠心呀。”

    六郎开始缓缓抽chā,最先洪玉娇还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两条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围着六郎的腰身。

    “嗯……六哥……我要哥……”

    六郎知道她要泄了,连忙又狠狠抽chā四十来下,突然龙qiāng一阵美感,一股热热的阳精直shè洪玉娇的桃花心,烫得她一阵猛颤,宛如魂飞九天之感,不禁也跟着泄了身。两人紧紧拥抱,互相吻过来、吻过去。这是爱的巅峰,灵与ròu的世界。六郎的龙qiāng渐渐缩小,慢慢地滑出洪玉娇的玉户外。洪玉娇连忙把垫在屁股下面的白绸拿出来,偷偷放在枕下,这才相拥睡觉了。

    客栈的喧闹声并没有叫醒熟睡中的人儿,直到骄阳透过窗廉,洪玉娇才缓缓睁开了水汪汪的眼睛,当发现自己被人紧紧搂抱着时,含羞的笑了。最后洪玉娇轻轻推着六郎,当他醒来时,她羞得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六郎,我们该起床了。”

    洪玉娇低低说道。

    “不要。”

    六郎托住洪玉娇的下巴道:“这算是我们的新婚,晚一点没有关系。”

    “六郎,还是起床吧,等等……让人家看见了笑话。”

    “再躺一会儿吧,玉娇,我们如今一夕之间,就成了夫妻,而且又这么亲蜜。”

    说着还用力搂着洪玉娇的小腰,吻着小嘴。

    “嗯,一大早又来了……”

    洪玉娇向旁边躲着,最后还是被六郎吻住了。嘴在吻,而手在滑润的ròu体上爱抚着,轻轻地揉,慢慢地摸,在到达桃源洞口时停住了,于是就在上面摸弄着。

    “啊……六郎……天亮了……不要嘛……”

    “谁说天亮了,就不可以呀……”

    洪玉娇娇声的喊着,一手去阻止下面的东西:“啊,那讨厌的东西……”

    说着小手轻轻打了一下,表示既惊又喜。

    六郎被打得猛然一缩,叫了起来道:“哎呀,痛死人了,你好狠心。”

    这一突来的举动,可吓坏了洪玉娇,她急忙严肃地说道:“怎么样?痛得很厉害吗?让我看看。”

    说着也忘记了害羞,一把就将被子拉开,俯下身去,用小手轻轻握住粗大的龙qiāng,仔细地查看着。

    “还痛,可是……你握住就不痛了。”

    六郎开了这个玩笑,使他饱了眼福。洪玉娇白嫩的ròu体整个露在外面,那光洁的白皮肤毫无斑点。两个丰满的玉rǔ,顶着两个粉红色的小rǔ头,看得六郎心头狂跳,忍不住地捏着她的玉rǔ。惊醒后的洪玉娇发现六郎是在调逗她,羞得一个转身压在六郎的身上,小嘴一翘扭着身体不依。

    “我不要,你坏……我不来了。”

    说着还用两手猛捶六郎的胸膛,引逗得六郎哈哈大笑。

    “还笑呢……我不依……不来了……”

    六郎怕她真的恼了,连忙将她搂过来,吻着她的小嘴,一个转身就把她压在下面,八寸多长的龙qiāng也跟着吻着yīn户。

    许久,洪玉娇呼出了一口气:“六郎好坏,我才不要呢。”

    嘴里说的不要,可是下面玉腿却悄悄地分开,六郎急忙扶着龙qiāng往里面送去。

    “六郎……轻……轻一点……痛……嗯……”

    痛字刚出口,那龙qiāng已挺进一半了。

    “哼……六郎……嗯……”

    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没入了,可是这次六郎将龙qiāng挺入后,就不再动了,只让大guī tóu紧抵花心,在穴心上磨着,大guī tóu在里面一胀一缩的。

    “啊,六郎,好难过啊。”

    “玉娇,哪里难过呀?”

    “不知道,人家都难过嘛。”

    “哪里难过?”

    “嗯……六郎坏死了啦……就在里面嘛……”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六郎说着,猛力将大guī tóu颤了两下,直抖得洪玉娇浑身酥麻,忍不住道:“啊……不行……我要……”

    “说不说……”

    “六郎……我说……小穴难过嘛……”

    话刚说完,小脸羞得通红,引逗得六郎缓缓抽chā起来。

    “六郎……快点嘛……唔……”

    “我就是要……玉娇……浪……”

    “人家不会嘛。”

    “不会就不弄了哟。”

    六郎说着,表现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并且慢慢向外抽出龙qiāng,刚抽到小玉户的洞口。洪玉娇忍不住抱着他,不让他抽出。

    “六郎……不要抽出来嘛……逗得人家难过死了……六郎……我要……”

    “要什么呀?”

    “好六哥,人家急死了,干我嘛。”

    六郎被逗得yù火上升,便将龙qiāngchā入洞内,狠狠地抽chā起来。

    洪玉娇被chā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断呻吟着:“嗯……唔……唔……”

    “六郎……玉娇不行了……哎呀……”

    六郎知道她泄了,连忙把龙qiāng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阵阵麻痒,周身发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度流水。

    “啊……六郎……不能再动了……”

    六郎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干着。

    “六郎……哎呀……不行了……不能动了……”

    六郎知道她忍不住了,连忙用足力气,猛力地抽chā数下后,自己也一个颤抖,「噗」、「噗」shè了阳精。

    shè得洪玉娇张嘴直喘:“啊……六郎……嗯……”

    两个人都泄了精,相互传缠在一起,浪水yín精顺着丰臀流到床单上,弄湿了一大片。一会儿,洪玉娇才嘘了一口气说:“六郎……差点儿要了玉娇的命。”

    “玉娇,舒服吗?”

    “嗯……好美呀……魂差点都离去了……”

    说着自动搂抱六郎献上香吻,软小的香舌也送到六郎的口中。

    两人片刻温存,最后洪玉娇说:“该够了吧,快起床,看别人不笑死才怪。”

    六郎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们才不怕。”

    “嗯……不……快起来……”

    洪玉娇扭着小腰撒着娇,那样子可爱极了。

    “好,我们起来吧。”

    “你先起来。”

    “为什么你不起来?”

    “不……六郎……人家怕你看……”

    这时六郎笑了起来,找着衣服穿,走到床前道:“玉娇,我来拉你。”

    “那你闭上眼睛。”

    六郎很顺从的紧闭双眼,等一会儿,洪玉娇递给他手,他轻轻的一拉。

    “呀……哎唷……”

    “怎么啦?”

    “痛……下面很痛……都是你害人家的……”

    洪玉娇用着埋怨的眼神看六郎。

    六郎笑着说道:“谁叫你刚才动得那么凶,现在又怪我。”

    “六郎……坏你……我不来了……”

    她说着,伸手要打他。最后她又给六郎抱住了,一阵甜蜜的吻,这才嘻嘻哈哈的换衣服……

    第466章

    孟将军两日一夜未归,六郎和洪玉娇只有再等,两人得鱼水之欢,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两人夜夜春宵,洪玉娇这妮子在六郎雨露的浇灌下,居然焕发出惊艳的神采。一天,两天,六郎和洪玉娇连等数天,孟将军连影子也没有。六郎急了,他猜想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洪玉娇在这最后一天早上对六郎道:“六哥,该不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吧?”

    六郎道:“我怎么知道?玉娇,我们走罢,我们只有到外面去找了。”

    洪玉娇道:“怎样找法?”

    六郎道:“没有他的方向,我们只好照我原来的计划走。”

    出了镇,洪玉娇忽然向六郎道:“六哥,我一身多轻快啊,轻飘飘的。”

    六郎神秘的笑道:“你身体好了,体力强,当然感到走路不吃力啦。”

    洪玉娇道:“你不是要教我练武嘛,什么时候教,我希望亲手报仇。”

    六郎道:“没有人的时候白天教,有人的时候晚上教,总之有空就教。”

    洪玉娇道:“我恐怕学不会哩?”

    六郎道:“包你一练就会,你已具备了练武的最高条件,不过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到野外,六郎存心训练她,不走大道,专走崎岖之地。洪玉娇哪会想到六郎在捉弄她,只知伴着走。事实证明了,洪玉娇不知不觉的已能翻山越岭,毫不困难。当她走得正高兴时,她忽然停住了。六郎见她眼望远处一座山下,少说也有四五里远,奇道:“你看什么?”

    洪玉娇忽然拔腿奔道:“快呀,那只金丝猫多美,六哥,我要。”

    奇怪,她的身体简直是在踏风疾走,脚板离地有半尺高,而她自己竟一点都没感到。

    六郎看见高兴极了,但不点醒她,让她糊糊涂涂的。须臾之间,洪玉娇出去了半里,六郎还没动哩,她也没回头。六郎生怕她恼火,大步追上去,心道:“妙,她的目力同时增进了,数里外一只小猫她也能看到。”

    太快了,她已到了那山下,距金丝猫不远了。那大概是稀奇的野猫,也许是未长大,比一般家猫小,它一见有人来捉,「咪」的一声,回头就朝山里跑。洪玉娇那里舍得放弃,娇笑道:“别走啊。”

    迫呀,追呀,愈追愈深。

    猫速度是够快了,可是洪玉娇比它更快,要不是有树木山石阻挡,只怕早就捉住了。人在兴奋中,往往忘了自己,洪玉娇就是这样,她不知如何越过山石,又如何闪避树木。她的眼睛只盯着猫,简直没留心脚下,一双脚全是自然迈进。当前有座徒峭高崖,猫被挡住了,它急了,背一拱,腾身而上。

    洪玉娇格笑道:“这下你逃不掉啦。”

    说着,身也腾起了,手都不攀,脚尖在石壁上轻点,竟是如履平地。

    六郎一声不晌,他只悄悄的跟在后面这时连他也惊讶了,因为他自己还没这样试过,忖道:“我也能嘛?”

    忖着,脚下依样轻点,霎眼上了崖顶。

    “哈哈,我也能嘛。”

    六郎登上崖,他竟从心里笑了。

    高崖何止百丈,猫翻上去了,洪玉娇也翻上去了,可是她这次竟失去猫的影子了。她又急又恼,悻悻的立在崖边,背后就是她刚上过的高崖。无意中,她回头看到六郎在崖边,她突然惊叫道:“六哥,你当心……”

    六郎已到了她身边,笑道:“你都能上来,我还怕什么。”

    一言提醒,洪玉娇倏然变色道:“我是由下面上来的?”

    六郎哈哈笑道:“难道是我背上来的不成。”

    说着故意把身向后一倒,同时惊叫出声。

    洪玉娇一见吓得魂不附体,不顾自己,猛的扑出,大叫道:“六哥,六哥……”

    六郎落了一半即提气停在空中了,他伸手将洪玉娇接住,喝道:“深吸一口气。”

    洪玉娇也自然停住了,吓得面色惨白,眼睛紧闭。六郎见了暗觉好笑,轻声道:“你睁开眼看看。”

    洪玉娇以为到了下面地上,闻言缓缓睁开眼睛,一看还在半空中,吓得惊叫不已。

    六郎大笑道:“玉娇,你根本不必怕跌,放心,我们都可在空中停身。”

    良久,良久,洪玉娇才定下神,但仍悚然道:“这也是仙果的好处?”

    六郎点头道:“是的,你不但能在空中停身,也可在空中走,甚至已有非常高深的内劲神力了,玉娇,放开我,你试着向崖顶走去。”

    洪玉娇道:“脚没地方踏,如何走法?”

    六郎道:“在未到西域前,我也不知如何上去,现在我懂了。你只心里想着上去,脚就一步步向上登,假设你脚下有阶梯。你想快一点,你多登几梯,你如想一下就到,你就猛蹬一下,也许差一点到不了上面,也许是超过崖顶,然而你只要经常作,多作,久了就会随心所yù习惯自然了。”

    洪玉娇大胆放手,照着他的话作,嗨,成功了。到了崖顶,好真是喜得又叫又跳,娇笑道:“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