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08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足。

    她香汗满身,yín声浪语地叫着道:“我的……好……弟弟……好相公……你……真行……chā得……姐姐……太好了……呀……美死了……嗯……嗯……重点……再……chā重……些……深一点……啊……太妙了……喔……哎呀……姐姐……爽极了……”

    文香旋已快到疯狂的境界,麻痒得她骚态百出,舒服得她摆腰扭臀,痛快得她yín水狂流,娇喘吁吁,香汗霪霪,浑身抖颤,恐怕就连她的丈夫在床上都还没有见过她这种浪态呢。六郎继续狂chā猛干着,越战越猛,越chā越重,渐渐地卧房中又充满文香旋那迷死人的浪吟声,她的yù火又再次地被六郎点燃了,扭摆着肥臀款款迎凑,叫道:“哎哟……六郎……你快chā……死……姐姐了……姐姐泄……泄出三次了……哼……嗯……好弟弟……姐姐爽……快死了……嗯……嗯……姐姐……流……得……都快……昏了……唔……好美……碰到……花心了……哼……再……用力chā……把……姐姐cāo死算……了……快……快……chā深点……哎唷……姐姐又……又泄了……啊……啊……”

    六郎也激动异常地猛力chā干着,犹如秋风扫落叶般毫不留情地压着她狂抽猛cāo着,下下到底,次次直抵穴心深处,文香旋的花心被六郎的龙qiāng碰得直抖,一张一合地夹着guī tóu吸吮。在她黏稠稠的yīn精冲出子宫,包住六郎的guī tóu,窄窄的yīn道夹实了龙qiāng,一阵酥麻酸痒的感觉,袭上了guī tóu,顺着龙qiāng传到了背脊,一种奇痒攻心的舒爽感,使六郎丹田一热,一股滚热的浓精,「噗」、「噗」、「噗」地直向她穴心深处快速飙出,全部shè入了她的子宫里面,烫得文香旋又泄了一次,花心疾缩,夹住大guī tóu就是不放,身躯狂烈地颤抖着,双手死紧地拥抱着六郎的背膀,不许六郎离开她。

    俩人躺在床上,急促地喘着大气,静静品尝着那激dàng后的美妙滋味,如登仙境般快意舒爽。文香旋热情地拥紧六郎,绵绵地对六郎诉说着她的情意,她说她会一辈子永远爱六郎,六郎听了很感动,抱着文香旋甜蜜地热吻,又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娇躯,平抚她的激情。

    第483章

    只剩下沈梦君这位嫂嫂了,外表娇美动人,曲线玲珑,比之未出嫁的少女,更有一番妩媚的少fù气质。六郎握着她的玉手,亲热地叫她姐姐,她只是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凝视着六郎,一双水汪汪的向薇眼,小巧而微翘的红唇,那少fù风情使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六郎亲腻地搂住她的香肩,吻上她的红唇。一阵吸吻之后,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双手也反搂着六郎的脖子,丁香软舌更积极地向六郎口中的舌头挑战着。六郎的手趁机摸入她的上衣里,在她rǔ房上隔着肚兜抚揉着,一颗颗的上衣钮扣在六郎高超的技术下解开了,上衣跟着被六郎脱掉,接着肚兜也逃不过被六郎解开的命运,一双肥嫩的rǔ房就尽入六郎的魔掌之中了。

    揉摸了一会儿,再把她抱坐到床上,将她的裙子掀到腰际,脱下她粉红色的小亵裤,这整个过程都在无言中进行,只是热吻和爱抚。六郎贪婪地吸吮着红唇,渐次下移到胸前,在高挺浮凸的rǔ头上逗留了一阵子,再度流浪到她平滑的小腹,接下来分开她的双腿,看到了一大片黑茸茸的yīn毛,其中掩藏着一条约寸许的红润裂缝,嫩红的小穴衬着漆黑卷曲的yīn毛真使人垂涎yù滴。

    六郎忍不住低下头去,伸出舌头,先舔弄着她的yīn毛以及大腿的内侧,最后舐上了那最敏感的yīn核。啊!多么柔美鲜嫩的小穴呐!六郎开始顺着她的yīn缝做起了xìng爱的前奏曲。沈梦君被六郎舔舐的动作刺激得打破她一直保持着的沉寂,浪叫道:“啊……啊……好美……哦……小穴流……流水了……啊……好痒……六郎……你真会舔……哦……美死……姐姐……了……哦……啊……姐姐快活……死了……好……好舒服哟……小穴要……啊……要……升天了……乐……乐死姐姐……了……”

    她的小穴,如浪花般流出yín液的泡沫,yīn唇也颤抖地张合著,雪白的大腿紧夹着六郎的头,一股腥浓浓的yīn精随着她初次的高潮来临,由穴口直泄而出。她当然从未享受过舐吮yīn户的乐趣,是以在六郎舌尖的玩弄和挑逗下,既羞赧又亢奋地分泌出不少的yín液和yīn精,感到是又新奇而又刺激,yīn户被舐吮吸咬得酸、麻、酥、痒,各种舒爽的感觉纷至沓来,yín水一发而不可收拾地潺潺泄出,溢得六郎满嘴都是,六郎一口口地吸咽着,吃得是津津有味。

    沈梦君现在已是陷于yù火如焚的激情中,小穴经过六郎的舐吮,骚痒难耐,极需要有一条龙qiāng来chā干,替她止骚止痒不可。因此,她也不再羞赧害怕了,无论六郎又对她作出多羞人的动作,只要能替她止痒,她都将愿意接受。沈梦君yín声浪语地说道:“六郎……求求你……别再挑逗……姐姐了……小……小穴痒死了……姐姐要你……要你的大……龙qiāngchā……穴……快……快爬上来……chā姐姐……的……小穴吧……”

    六郎和她又再度嘴对嘴地吻在一起,用舌头倾诉着彼此的爱意和怜惜。好一阵子,六郎挺着那条了龙qiāng,对准她的穴口,磨了一会儿,慢慢地chā入yīn道。沈梦君有些疑虑地道:“六郎……你的……龙qiāng好大……你要轻轻来……慢慢地干……好吗……”

    六郎答应她的要求,龙qiāng一寸一寸地往里chā,好不容易进了大部份,还有约一寸多留在外面,为了让龙qiāng整根chā到底,六郎抬起了她的双腿,略一用力,终于干进了她的穴心深处。此时六郎觉得一阵的紧密感,小穴心也不停地抖着,不停地吸着,六郎知道这样的入法,对她来说会比较舒服一些。六郎开始施展六郎千锤百练的床上功夫,浅chā深捣,磨转逗弄,吸rǔ吻唇,搞得沈梦君姐姐舒爽地叫道:“啊……哦……六郎……好美……舒……舒服……啊……你真是个……会chā穴……的弟弟……姐姐的浪……浪穴被……你干得……好舒服啊……龙qiāng弟弟……哼……哼……小穴好爽……啊……快用力……干……干小穴……啊……啊……”

    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六郎见她屁股越摇越快,连连顶挺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六郎也由慢chā深cāo改为直捣黄龙,每一下都来重量级的狠干猛cāo,又深又强。她也爽得叫道:“啊……好硬的……龙qiāng呀……哦……好爽……哼……哼……用力顶……快……chā死姐姐……小穴美死了……啊……快chā……求求你……用力干……弟弟……chā翻姐姐的……小浪穴……啊……对……那里痒……啊……小穴泄……死了……好相公……你真……能干……快……用力chā……小穴要……要泄……泄了……啊……啊……”

    两人同时达到高潮,沈梦君连着泄了三次,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一抖一抖地颤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苏醒了过来,开口嗲嗲地叫了声:“六郎……”

    六郎确实有些累了,于是和沈梦君两人相拥亲吻睡去。

    刺眼的阳光惊醒了沈梦君,她发现天已经大亮,自己和六郎俩人还赤luǒluǒ的抱在一起,其他人却不见了。她不禁粉脸一红。她昨夜丢了好几次yín水,真是羞死人了,但是甜美舒畅的余味仍在体内激汤着。六郎也在这时候醒来,沈梦君不由羞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六郎抱住沈梦君胴体,小嘴贴上她的耳旁问道:“梦君姐……昨夜你舒不舒服……小穴爽不爽呢……”

    沈梦君粉脸通红、春上眉间,满足的神情低声答道:“死相……你还明知故问的……真……真恨死你了……”

    “梦君姐……我的艳福真不浅……我好高兴啊……”

    “死相……你坏死了……姐姐的ròu体都被你玩遍了……还要取笑我……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姐姐恨死你了……”

    “好姐姐……别生气嘛……我逗着你玩的……你不要这么坏心嘛……我会相思病的……你忍心吗……”

    “活该……谁叫你老是羞我嘛……”

    “梦君姐……我下次不敢啦……梦君姐……你看……我的龙qiāng又硬了……我……我俩再玩好吗……”

    原来六郎的龙qiāng不知何时又挺立胀大了,沈梦君双额泛红,羞答答地点头,这回不再矜持,主动伸出玉手握着龙qiāng上下套弄。

    “梦君姐……龙qiāng胀得好难受……你……你含它好吗……”

    “哎呀……姐姐从来没有含过龙qiāng的……好……好难为情嘛……”

    “没关系啦……把龙qiāng含在嘴里用嘴唇去吸吮……不时再套进吐出的就行了……”

    “嗯……好吧……你……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我依你就是……”

    说罢,从未含过龙qiāng的沈梦君不禁粉脸绯红,羞涩的微闭媚眼、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guī tóu,塞得她的樱唇小嘴满满的,沈梦君开始用香舌舔着大guī tóu,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齿轻咬,套进吐出地不停玩弄着。

    “啊……梦君姐……好舒服啊……你……你的樱桃小嘴像小穴般的美妙……啊……好舒服……好过瘾……”

    六郎的龙qiāng被沈梦君品尝着,guī tóu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龙qiāng被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无比。沈梦君吐出龙qiāng,翻身双腿跨骑在六郎上,纤纤玉手把小穴对准,把那一柱擎天似的龙qiāng套入。

    “哦……好充实……”

    沈梦君肥臀一下一上的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滋」、「滋」的xìng器jiāo媾声,沈梦君款摆柳腰、乱抖酥rǔ,她不但已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喔……喔……我的好六郎……姐姐好舒服……爽……啊啊……爽呀……”

    上下扭摆扭的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rǔ房上下晃汤着,晃得六郎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沈梦君的丰rǔ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rǔ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nǎi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沈梦君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ròu,将大guī tóu频频含挟一番。

    “美极了……六郎……姐姐一切给你了……喔……喔……好弟弟……喔……小穴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她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龙qiāng抽出chā入的「噗滋」、「噗滋」yín水声jiāo响着使人陶醉其中。六郎但觉大guī tóu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着,他也用力往上挺迎合著沈梦君的狂chā,当她向下套时,六郎将龙qiāng往上顶,这怎不叫沈梦君死去活来呢!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guī tóu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沈梦君娇声婉转yín声浪叫着:“唉唷……龙qiāng弟弟……好六郎……我……我要丢了……哎哟……不行了……要丢……丢了……”

    沈梦君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六郎身上不动,娇喘如牛。六郎来个大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他屈跪着双手握住坚实硬挺的龙qiāng直入沈梦君的小穴,六郎双手握住她的大rǔ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的,而龙qiāng则狠命地猛抽狂chā着。

    “哎呀……好六郎……饶了姐姐吧……姐姐实在累了……我实在受不了……姐姐够了……求求你……你饶……饶了我……不……不行了……唉哟……”

    “梦君姐……我……我要shè精了……啊……好爽呀……”

    沈梦君忙摆动肥臀使小穴一缩。

    “啊……梦君姐……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啊……我……我要泄了……”

    六郎把他那白色的精液急促地shè入沈梦君穴内,她被六郎的精水一shè,舒畅得娇声大喊:“哎哟……好六郎……好舒服……啊……啊……好痛快……”

    沈梦君满足地把六郎抱着紧紧的,隔了许久六郎才把龙qiāng抽出来,两人相拥躺着。

    第484章

    “好啊,一大早就亲热上了。”

    一个女声突然将两人惊醒,六郎和沈梦君循声望去,原来是夏梦怀端着洗脸水进来了。

    夏梦怀笑着道:“六郎,你还没够啊,一大早又缠上了梦君妹子,太阳都老高了,你们也该起来洗洗脸吃点东西。”

    沈梦君粉脸酡红,服侍着六郎穿衣,夏梦怀笑着道:“梦君妹子,你害什么羞啊,咱们现在都是上了贼船,跑都跑不脱了。”

    沈梦君红着脸道:“谁像你那么厚脸皮啊。”

    夏梦怀笑道:“碰到六郎,不厚也不行啊,你昨晚的叫声一点也不比我差啊,只怕一里之外都能听得到哦。”

    “朱姐姐,你留点口德好不好,人家哪有像你说的那样?”

    沈梦君面红耳赤,急忙分辩道。

    夏梦怀一边替六郎梳理头发,一边笑道:“我可没有瞎说,这可是娘她们说的,她们说啊……”

    “她们……说什么啊?”

    沈梦君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

    夏梦怀笑道:“她们说我们就像深宫里的怨fù,叫床声是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yíndàng。”

    “真是羞死人了,让娘她们这样说。”

    沈梦君娇羞地道。

    夏梦怀笑道:“这怕什么,只怕她们比我们更不济,今天下午我们就可以听戏了。”

    沈梦君问道:“娘和大婶她们都已经决定了?”

    夏梦怀笑道:“只要是女人,都不会放过六郎的,就算是没有中「修罗和合散」,只怕我们也会忍不住的。”

    说到这里,夏梦怀向六郎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都是坏女人,自己的相公刚刚去世,马上又与其他男人有了鱼水之欢?”

    六郎想了想道:“我不这么看,男女本开来就应该平等的,从来没听说男人要为女人守节的,那凭什么要求女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