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21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我们莫非也遇上了,目前石梯不是生成的,二妹,你听说过古焉耆王墓没有,那也是在戈壁沙漠中发现的。”

    温谨梅道:“我们还没有看到墓,怎能知道呢?”

    琼花公主道:“除了古墓地,否则这地方那有人为的石梯?”

    上面又平行了,突听温谨梅惊叫道:“前面好宽啊。”

    琼花公主抢出道:“是古墓地。”

    前面现出一座石门,门是大开的,里面是石室,宽如厅堂,三人走进去,只见当中一座石台上放着一口大石棺。温谨梅叫道:“棺盖打开了。”

    琼花公主走上石台,向棺里一看,只见里面什么也没有,大奇道:“骷髅里去了。”

    突听石室yīn暗的一角竟有人接口道:“这棺材不是葬人的,而是埋宝的。”

    三人一闻有人,都不由面色大变,齐声惊叫,真是羞极了,吓得都慌了手脚,连连倒退不止。

    温谨梅娇喝道:“你这人到了这步田地还这么yīn险,可见就不是好人。”

    那人哈哈大笑道:“人说炼狱门最爱少女,谁叫你们是少女哩,姑娘们,要想活着出去,那就只有听我的。”

    琼花公主惊叫道:“你是炼狱门。”

    那人哈哈一阵大笑,洪玉娇听笑声耳熟,这时候那人回过头来,洪玉娇惊喜道:“六哥?”

    此人真是六郎,只见他叹声道:“你们真大意,竟把衣服留到井边。”

    只见水中,琼花公主蛮腰纤细,流线丰盈,丰rǔ高挺颤动,波涛跳动,幻出了柔美无瑕的汹涌rǔ波,rǔ尖上鲜红绛朱,淡柔清雅,在rǔ浪中跃跳如虹。映着一身雪白幼滑的肌肤,光泽温润,彷佛羊脂白玉。粉弯雪股,妙态毕呈,使两股间的小片黑毛,长幼而弯挺,疏密适中,依稀见ròu,更凝注目。修长的玉腿略略分开,乌黑光亮的秀发低垂及地,如流水波伏的向人招手,引人入胜寻幽,沿那优美的背影上抵香臀,高高翘起,又圆又挺。

    而温谨梅冰肌玉骨的细嫩皮肤闪出雪泽柔光,滑丽白晰,晶莹剔透,随水波扭摇蠕动。胸前玉rǔ高挺颤动,波涛般起伏,幻出了柔美无瑕的汹涌rǔ波,rǔ头上的红晕更呈现淡红色,如玫瑰花瓣於雪白的美rǔ中散开,两粒淡红色的rǔ头,在花瓣间上下跳动。浑圆的雪臀从两股之间露出一小措黑毛,与雪白嫩玉的肌肤相衬夺目,依从流线平滑的小腹起伏中招摇引接。胸前rǔ球,硕大圆鼓,昂摆招摇,润白中衬托出rǔ晕红艳,丘陵微见起伏,挤拱rǔ蒂高昂枣大;圆幼腰肢如胡芦中窄,再扩阔成硕大的臀波,对应著半球形的yīn阜,封穴红唇亦圆条胀卜,可见於圈卷浓毛之外,隐隐水光,如挑逗引斗。

    而洪玉娇则浑身散发着惊人的诱惑力,身无寸缕,遍体泛红,清艳的面庞xìng感无比,红晕映照。身材纤秀,玲珑窈窕,肌肤粉嫩丰腴,宛若凝脂,幻彩滟滟,肌理生晕,晶莹剔透。长而泻的美人肩顺延的向窄幼的腰身收拢,撑出圆球挺立,羊脂温玉似的饱满美rǔ,衬著红胜绛朱,高高耸起rǔ尖,鼓胀丰腴,ròu光隐shè;yīn阜高耸,芳草萋繁茁壮,曲卷盘缠,黑中带亮,依稀见罅,唇口紧闭,闪耀桃红艳光。两月未见,似乎更丰满柔润,蛇腰更纤长有劲。

    琼花公主和温谨梅羞得不敢抬头,同时惊叫道:“你快蒙着眼。”

    六郎早已走近了,只见他正色道:“看一眼与多看几眼有什么分别,你们怎么会闯到炼狱门的分舵来?”

    琼花公主道:“你是如何找来的?”

    六郎道:“女子接近炼狱门高级人物三尺之内就会全身软酥,哪怕再高的武功也发挥不出来,今后你们与炼狱门重要人物打斗,千万不可近身。”

    琼花公主道:“你快带我们出去。”

    六郎转身领路,出得井口已是深夜了。琼花公主和温谨梅跳上井口急急道:“六郎,你离开。”

    六郎笑道:“你们的汗毛都被我数清楚了,这时还避什么?”

    温谨梅叱道:“你不离开,我又要打你几鞭子啦。”

    六郎哈哈大笑道:“现在你打不下手了。”

    琼花公主笑骂道:“坏东西。”

    六郎赖着不离开,三女只好当着他穿好衣服,其实她们的心中已早属于他了。过了没多久,天已近黎明,六郎问道:“你们是从百花宫来的?”

    温谨梅道:“你一定去过我的家?”

    六郎道:“我若不去,你的姐妹和婶婶只怕要被炼狱门全部糟塌哩。我虽然救下她们,但是她们的清白却全毁在了我身上。”

    温谨梅大惊道:“炼狱门找上我家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六郎于是将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自己来这里,就是来清剿炼狱门给无双城死去的那些人报仇的。温谨梅刚开始得知自己的爷爷、父辈和兄弟都死在「炼狱门」人的手中,非常震惊和伤心,在三人的劝慰下,才渐渐平复。洪玉娇岔开话道:“我遇到文登大哥了。”

    六郎道:“他带了三千轻骑前来追截吐蕃骑兵,天黑前已扎营,不过我还没有去会他。”

    琼花公主笑道:“你也看到小姐军了。”

    六郎道:“那是一支非常了不起的娘子军,这些妹妹以前全是我修神界的精英。你们必定是随她们来的。”

    琼花公主点头道:“司徒清雅要打炼狱门,我们是偶然相逢。”

    六郎道:“炼狱门分舵已被我扫空了,只走脱了两个重要人物。”

    洪玉娇失声叫道:“那司徒姐姐又扑空啦。”

    六郎道:“我们四人天亮奔成都,要在十天之内赶到。”

    琼花公主大惊道:“皇城有事?”

    六郎道:“炼狱门的主要势力群集成都,要将整个成都闹得天翻地覆。消息传来,已有三十几个东宫卫士死亡了。”

    琼花公主道:“这怎么办,父皇一定受惊了。”

    六郎道:“炼狱门志在金钱与女色,孟昶的安全大概不是大问题。”

    温谨梅突然脸上一红,神情十分的古怪。

    六郎奇怪的道:“有什么问题?”

    温谨梅羞涩的道:“难道你与娘也那样了?”

    刚才六郎只是一句带过,没好意思在她们面前讲述「无双城」的风流事。六郎脸也一红,低声告诉了她们。听得三女是个个红云上颊,琼花公主红着脸斜睨着他道:“你真的有……有那么厉害?”

    六郎低声笑道:“姐姐试过之后就知道了。”

    琼花公主羞红了脸,却答不出话来。

    温谨梅也不相信的道:“可是她们有二十四个耶。”

    洪玉娇低声笑道:“我相信,你们不知道六郎简直是个金刚。”

    说着,低声对琼花公主和温谨梅道:“清雅、二姐,今晚你们就知道了。”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天已经大亮了。琼花公主和温谨梅羞红着脸,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远处有了马嘶之声,六郎道:“有吐蕃骑兵经过了。”

    琼花公主道,“我们也有马在此。”

    六郎道:“只有三匹马,我听到的有几百骑。没有时间管这些了,我们动身。”

    第499章

    六郎带领三女牵马走出绿洲,耳听风水群骑奔勤,他回头笑道:“这批人马狠奔豕突,紊乱已极,莫非被蜀军打败了。”

    琼花公主看到六郎单独无马,问道:“你步行吗?”

    六郎道:“你们三骑,我可任意搭带。”

    温谨梅哼声道:“我的不许你上来。”

    六郎笑道:“为什么?”

    温谨梅道:“男女授受不亲。”

    六郎大声笑道:“连庐山真面目都被我看到了,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琼花公主骂道:“坏东西,你连我也算上了?”

    六郎道:“你们三个同一命运,现在公主也没有区别了,问题在孟昶能不能招我这个附马罢了。”

    琼花公主轻笑道:“你不怕玉娇撕破嘴巴?”

    洪玉娇娇笑道:“我比六郎更需要你们。”

    温谨梅骂道:“傻丫头,人家怕失去男人,你倒是双手奉送。”

    六郎首先抢到她的马上,笑道:“你们只要不闹意见,我是多多益善。”

    琼花公主叱道:“真是个风流鬼。”

    六郎抱着温谨梅策马奔出,朗声大笑道:“这样说,公主已经答应嫁我了?”

    温谨梅捏他一把道:“坏东西,愈说愈露骨了,轻一点,抱得这样紧干吗。”

    六郎这时得意洋洋,他已是大人了,只听他格格笑个不停。三女都是十五六岁,十六岁姑娘比男孩子更成熟,她们口中闹着,心中却甜蜜蜜的。数十里后,六郎腾身而起,他又抱着公主了,似这般换来换去,一天路程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到了晚上,六郎带着三女找了个干净的山洞,收拾干净,生上火,烤上打来的野味,四人甜甜蜜蜜的吃过,一起动手收拾干净。当六郎和洪玉娇在干草上铺着床单的时候,琼花公主和温谨梅都羞红着脸看着,洪玉娇娇笑道:“清雅、二姐,别尽站着看啊。”

    六郎笑道:“她们现在是新媳fù啊。”

    温谨梅赌气道:“哼,难道我们三个还怕你不成。”

    洪玉娇娇笑道:“那就让二姐打头阵啦。”

    说着,一伸手,将温谨梅推入六郎的怀中。

    温谨梅嘤咛一声,待要挣扎,可是六郎哪容手边的鸭子飞掉,手臂已经将她搂在胸前。猛然间进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温谨梅嗅着六郎的男人汗味,头脑一阵眩晕,既幸福又紧张,睁开那如两潭秋水般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年轻面庞,一阵娇羞无限。

    六郎不禁有些呆了,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两个小馒头顶在胸前,是那麽有弹xìng。同时温谨梅也觉得自己的淑rǔ正在和陌生的胸膛亲近,涨涨的、麻麻的,一阵阵电流从rǔ尖扩散开来,不由得使自己的两个小樱桃骄傲的挺立起来,这样一来,就更加敏感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六郎也感觉到了两个小樱桃的变化,仔细看臂弯中的少女,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艳气迫人。看着温谨梅的柳叶娥眉和那长长的睫毛,以及瑶鼻樱口,吐气如兰,娇慵无力的样子,六郎的心里猛然烧起了一阵青春的火焰,把自己脸庞烧得火热,同样火热的是那膨胀的龙qiāng。

    温谨梅感受到的是耳边的火热气息,全身一阵紧缩,又一阵放松,心头像有毛毛虫在爬一样,感觉私处渐渐有潺潺流水,心中大羞。六郎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少女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温谨梅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温谨梅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温谨梅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後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调皮的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少女从未被人碰过的双丘啊。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

    温谨梅口是心非的说。可是她发现,那双魔手的目的不限於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胸前,忙伸手搂紧六郎,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後果是虽然六郎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胸前的淑rǔ却更加受到刺激,不由得全身微颤。

    六郎并不着慌,右手顺着白皙秀丽的耳廓摸到耳垂,再顺颈部而下,沿着第一个纽袢的开口向下推进。这时温谨梅感觉不光上面有入侵者,在小腹处也好像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不时弹跳两下,自己的桃花源地不时被碰到,更加湿了,小溪顺着大腿流。浑身的力气不知跑到哪去了,自己就像抽取了骨头一样,支撑不住了,只好用双臂挂在六郎的脖子上。

    六郎的右手趁机突袭,猛地冲进了肚兜,一把捏住了少女胸前保留了多年的果实,盈盈一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猝然遭到如此攻击,温谨梅的处女rǔ房,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胸rǔ,第一次被一只不属於自己的手摸到,是那麽肆无忌惮,有是那麽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

    六郎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圣女峰的惊慌失措,胜利者的感觉油然而生,真好啊。温谨梅的淑rǔ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麽弹xìng十足,虽不巨大,但随着自己的蹂躏,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

    防线既然已经被攻破,温谨梅也就不再坚守,任由一双魔手将自己的纽结一个一个的解开。「滋」的一声轻响,温谨梅胸前一凉,胸衣被扯开,连粉红色的肚兜亦扯离了一半,小蘑菇似的右rǔ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了。乍一接触空气,漂亮的少女rǔ房不仅生出了一片小颗粒,继而扩展到全身,少女雪白的胸rǔ在魔手的蹂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红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起来。六郎受此刺激,加快动作,几下就让温谨梅上身变成不设防的城市。

    温谨梅羞羞的在六郎的耳边低声说:“我原想在成亲以後才能这样呢。”

    没想到说话间,六郎的左手已偷偷的从自己的右臀边滑下,引得大腿上一阵触电的感觉,忙伸手按住:“不行,六郎,不行啊……”

    六郎知道那是少女的矜持,仍按原计划行事,并且用灼热的嘴唇猛攻温谨梅的圣女峰,用牙轻摇小巧的rǔ头。麻酥酥的感觉由rǔ头一直传向四肢和桃花源,使温谨梅无法拒绝,再加上温谨梅碰到六郎恳求的目光,轻轻的将手松开了。

    六郎得到鼓励,拉开腰结,葱绿长裤垂落脚下,只身一条薄绫内裤保护着处女最珍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