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48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向他。

    “啊……不要……嗯……羞死人了……嗯……”

    方秀宁充满娇羞的声音回dàng山洞里,六郎不但不理会,还把手掌紧贴着她的yīn户,中指一抠就向洞内伸进去。

    方秀宁全身震了一下,几乎是哀号的呻吟着:“啊……痛……六郎……轻点……”

    方秀宁道里的反应使六郎暗自一惊,他觉得yīn道的肌ròu有如呼吸般的在收缩,更有如吸吮般的在蠕动,而且yín液也很多,让手指在窄狭的洞里勉强能旋动。六郎的手指在yīn道里时而抠抠、时而揉揉,这时yīn道里也被刺激得热潮不断,不但沾湿了他的手掌,也晕染开来濡湿了整个xià tǐ。

    “啊……嗯……六郎……再用……力嗯……啊……受不……了……嗯……”

    方秀宁不停的将腰部扭动着,开始yíndàng的叫着。

    六郎的头离开方秀宁的胸口,继续向上滑,直到四唇相接,而龙qiāng也正好抵再yīn唇上。六郎把舌头伸进方秀宁的嘴里搅拌着,彷佛暗示方秀宁等会儿,龙qiāng也将要如此这般的在yīn道里搅拌着。方秀宁似乎了解,腰肢摆动得彷佛很饥渴似的。方秀宁那双修长的双腿,向外分开,屈曲着。六郎硬挺的龙qiāng不必手抚,滑滑溜溜的就把guī tóu抵住洞开的穴口,只稍沉腰龙qiāng便慢慢的溜进去。

    “啊……嗯……六郎……轻……轻……啊……”

    狭窄的yīn道紧裹着龙qiāng,六郎觉得彷佛全身被五花大绑,紧束的无法动弹。六郎彷佛很吃力的将龙qiāng挤入,突破最后的帘幕,在短暂的疼痛过后,方秀宁轻松的挺腰配合著。这下龙qiāng底达终点了,一阵快感从六郎的背后向xià tǐ之中蔓延开去。

    “哼……啊……”

    他也忍耐不住,喘了起来。

    “啊……顶到了……喔……六郎……啊……”

    方秀宁忍不住颤呼起来,并且将背部拱起来,享受着yīn道里所带来的快感,此刻微微的疼痛已被快感完全湮没。

    六郎开始缓缓的抽送:“方姐姐……嗯……好温暖……”

    龙qiāng有如置身暖炉中。

    方秀宁全身像被快感包围着似的,轻轻的颤抖着,双手紧抓着身旁的被单,嘴里娇喘、呻吟声不断。六郎感觉yīn道里越来越润滑,但箍束的快感仍然不减,腰部的抽送动作也就更快、更大了。方秀宁的反应更加狂乱,几近歇斯底里的喊着:“嗯……六郎嗯……用力……用力……啊……”

    方秀宁的身体也不停的摇动起来。

    六郎的抽动越来越用力,也越来越快,肌肤拍击声、yín水溅动声jiāo替呼应着。六郎像要贯穿方秀宁的身体般,chā得又深又重,让方秀宁的高潮快感一下并发出来。

    “啊啊……六郎……好弟弟……我……啊啊……”

    方秀宁喘息急促,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六郎的背脊不放,双腿紧缠着他的腰,让yīn部紧紧的贴住。然后,方秀宁软软的倒在床上,长长的头发凌乱的散在床上,腰部却还不停轻微的挺着。

    急遽收缩的小穴,刺激的六郎一阵寒颤,只听得:“方姐姐,我来了……”

    反弓着身子,夸张地挺出腰身,龙qiāng的前端用力地深深的chā进方秀宁的体内,一股浓精shè入方秀宁的小穴深处。

    第530章

    苗怀玉比起方秀宁来,更显得爽朗大方。她的丰rǔ比方秀宁也大一些,让六郎无法一手掌握,只得轻轻托着,伸出舌尖拨弄着粉红的rǔ头。六郎有技巧的用舌尖绕着rǔ晕,慢慢地刺激着苗怀玉的感官,时而从rǔ尖削过、时而将rǔ头向下压。每当舌尖削过rǔ头或者下压rǔ头时,苗怀玉便敏感的娇呼一声。当六郎的手摸索到苗怀玉的xià tǐ时,才发现苗怀玉张开着双腿,yīn户上已是泥泞不堪。

    苗怀玉的手用力的推着六郎的头,推向神秘的丛林地,yíndàng的说:“六郎,亲亲那里!”

    六郎用手将苗怀玉的大腿向两侧撑开,让苗怀玉的yīn户,整个曝露在眼前。随着两片yīn唇开合间,缓缓流着爱液蜜汁,隐隐透露出阵阵幽香。

    六郎正看得入神,苗怀玉彷佛按捺不住高炽的情yù,极力一翻身就把他压在身下,双腿跪夹着六郎的头,一沉腰臀,把整个yīn户紧贴在六郎的脸上,还俯下身子,张嘴就把六郎的龙qiāng含住。说时迟,那时快,苗怀玉的这一连串动作,简直是一气喝成,让六郎令其摆布似的,直到苗怀玉含入他的龙qiāng时,六郎才觉得舒畅的「啊」声。六郎被含过龙qiāng的机会并不多,现在只觉得既新鲜又舒畅,苗怀玉的嘴比任何小穴更温暖、更灵巧。磨、转、舔、吸,让六郎想叫出来,可是,嘴巴已被苗怀玉的yīn户封住了。

    苗怀玉的个xìng及表现,跟方秀宁真的截然不同,方秀宁比较含情怯怯,苗怀玉则是热情且yíndàng,床第之间表现得主动,甚至有些猴急,简直比yínfù有过之而无不及。更让人咋舌的,是她的技巧及秽语,苗怀玉一面「吹箫」,还一面频频向六郎说:“六郎,你的玉柱又硬又挺,我爱死了。”

    “六郎,这样舒不舒服……这样呢……”

    但是六郎却从自己的经验知道,苗怀玉仍是处女之身,神秘的小溪仍是未有人跽。苗怀玉逗弄一会龙qiāng,便起身转过来面对着六郎,分腿跨在他的下身,一手撑开yīn唇,一手扶着龙qiāng,慢慢坐下,全身重量使得龙qiāng整个没入穴内。六郎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龙qiāng突破苗怀玉的处女膜时,苗怀玉用力的咬紧了牙关,眉头也是一皱,显然疼痛的滋味并不轻微。六郎心中十分感动,这位美人儿姐姐为了讨自己欢心,不但不顾羞耻,做出yíndàng的动作,而且强忍疼痛,有这种舍身红颜知己,夫复何求?

    六郎体贴的将苗怀玉的身子托着,腾出一手去抚摸她胸前的玉rǔ:“瑛姐姐,慢慢来,放轻松一些,不要太着急,否则你会很痛的。”

    苗怀玉见六郎已经看出自己的心事,不由娇靥更酡:“你不嫌姐姐yíndàng么?”

    六郎笑着道:“我知道姐姐是为讨弟弟的欢心,弟弟只有喜欢和感激,但是别太勉强了,姐姐毕竟是初次。”

    苗怀玉娇羞着点头答应,六郎的温柔体贴让她爱到骨子里去了,这种男人,就是为他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愿。在六郎的温柔抚慰下,苗怀玉感激疼痛渐去,露出愉悦的表情,口中发出:“啊……嗯……”

    的轻微呻吟声。看苗怀玉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六郎知道她已经完全适应了,所以也就放开了手脚。他屏气凝神,趁着苗怀玉起伏套弄的下沉之际,突如其来地急速挺腰,把龙qiāng又急又重的撞在她小穴的深处。

    “啊……六郎……撞死我了……啊……啊……好舒服……啊啊……”

    六郎见一次得手,即全力猛攻,不让苗怀玉有喘息的机会。他用力及巧劲把身体反拱着,把苗怀玉的身子高顶得膝不着地,全身重量的支撑点就在xià tǐjiāo合之处。然后,六郎或扭转、或上顶、或摇摆、或震动,让龙qiāng在苗怀玉的yīn道里作各种不同的刺激。

    苗怀玉她双颊红晕、娇喘不止嘶哑的叫着:“……啊……六郎……顶坏啊了……我不行……了……啊……受不了……”

    六郎知道这只是苗怀玉不由自主的叫出来的,并不是她真的受不了了,知道她正享受着快感,因此毫不放松。苗怀玉有如骑在一匹狂奔的野马上,而那匹野马正使xìng的扭摆,要她落下马背。

    “六郎……我的好弟弟……你的龙qiāng……好粗……好长……实在是太棒了……姐姐……爱死你了……不要停……啊……”

    “啊……要上天了……快不行了……六郎……姐姐……要来了……”

    “啊……啊……嗯……好棒……我……喔……泄了……啊啊……”

    苗怀玉yīn道一阵急遽紧缩、蠕动,把她带上云端,yīn精彷佛山洪突发一般滚滚而出,然后无力的俯趴在六郎胸前抽换著。六郎仍然不就此作罢,腰肢依旧用力顶撞,让龙qiāng继续重撞着yīn道的最里端,而苗怀玉却彷佛只剩下半口气似的,轻微的呻吟着,偶而夹着几声告饶。

    董香君看着赤luǒluǒ的六郎,羞涩难当,六郎一面贴腮磨蹭着,一面在董香君的耳根吹着热气,一面已经暗地松开她的裙带。

    “不……不要……羞死人……啊……嗯嗯……”

    随着裤裙滑落,董香君羞涩的轻叫着,但嘴巴随即被六郎的热唇封住,她觉得六郎不但用力地在吸吮着,还企图鼓动舌尖撬开她紧闭的牙关,而小腹下竟然还贴附着一根蠢动的硬物,正在跳动、磨蹭着。藉着热烈的亲吻,有力的拥抱,还有浓浊的呼吸,六郎不停地散发着男xìng特有的气息与媚力,让董香君逐渐dàng漾的春潮替代了羞涩含蓄,也滚动着舌头,跟六郎的互相缠斗在彼此的嘴里,享受着水rǔjiāo融的亲蜜滋味。

    “嗯……嗯……”

    董香君敞开的衣襟,让饱满的丰rǔ与六郎结实的胸膛贴得密不通风,挺硬如珠的rǔ蒂,却因细嫩而敏锐地感受到肌肤磨擦时,所渡来让人悸动的酥痒,让她难忍地由鼻息间传出细微的呻吟声:“嗯……嗯……”

    “嗯……嗯……啊啊……”

    当六郎双手捏住丰rǔ的一刹那,董香君顿时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强烈得如遭电击,一阵突来的晕眩,让她脱力似地摇摇yù倒。六郎顺势让董香君躺卧床上,也如蛆附体般随之张着大嘴,含住半个rǔ房,唇夹、齿磨、舌挑,逗弄得董香君如遇狂风乍雨般地花枝乱颤。

    “啊……哥……啊啊……别这么……唔……嗯……痒得……难……啊呀……难受……”

    董香君双手扣着六郎的脑袋,yù拒还迎地cāo控着,让六郎一会而左、一会儿右地舔吸着,心中潜伏的情yù,早就如潮似洪地溃堤泛滥了。当六郎的手摸上她的xià tǐ时,董香君的反应更是激烈,或挺、或摆让接触处更宽广、更紧密,甚而并拢双腿夹住六郎的手,彷佛贪婪得要将它吞噬一般。

    “啊啊……轻……轻……啊……疼……”

    六郎把龙qiāng挤入窄细小穴,guī tóu刚挤入一半,一阵锥心的刺痛,把沉醉在yínyù迷茫中的董香君给唤醒。六郎当然知道董香君「蓬门今始为君开」,怜香惜玉之情溢于言表。他一面轻轻磨转着臀股,一面伸长舌头舔拭董香君脸颊上的泪痕。

    “君妹妹……哥哥……鲁莽地弄疼了你……女孩子第一次总是有点疼痛……过会儿就好了……你放轻松……我会温柔……轻一点的……”

    由于龙qiāng不再chā入,而且六郎的舌尖又温柔地在脸颊、耳根、肩颈上移动著,还有充满爱怜的轻声细语,董香君颤声说道:“哥……你……轻一点……温柔一点……我怕……”

    六郎忍着把龙qiāng立即chā入逼穴的yù望,他尽其所能地挑逗着董香君,让她yín兴再起。温柔的爱抚,让董香君逐渐燥热难安,卡在yīn道口上搅拌的guī tóu,也让她逐渐适应那种扩张的力量,小穴里更是酥痒渐增,有如虫蚁在骚爬一般。董香君逐渐浓浊、零乱的气息中夹杂着模糊的呓语:“嗯……舒服……嗯……好……”

    随着董香君无意识的轻扭,六郎的龙qiāng随着yín液的润滑,一分一分地慢慢挤入yīn道里。虽然没有像抽送时那种磨擦的快感,但是龙qiāng逐渐外翻,细细地品味着yīn道壁上的每一道皱折、ròu芽凸点,还有那种被紧裹着的舒爽,六郎也感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哼哈……嗯……好涨……嗯……那里涨……得好……嗯舒……服……”

    董香君自然而然地闭眼品尝,龙qiāng逐渐充满逼穴的快感:“嗯……这么大……嗯嗯……的东西……让人……嗯……啊啊……涨的……舒……舒服……嗯……”

    六郎以手肘撑着上身,说:“现在还疼不疼?”

    “嗯……一点点……嗯……可是……可是……嗯……涨得……难受……”

    董香君似乎遍寻不着言语来表达她的感受:“嗯……还有……里面……嗯……好痒……好热……唔……真难……受……嗯……”

    “痒吗?那有得治!”

    说着,六郎便开始轻轻地把龙qiāng抽送起来,跟着说:“这样动着,就可以让我俩乐得飞上天。”

    “啊……啊……嗯……真的……嗯……这样……动……动……哼……真的……好舒服……啊啊……”

    董香君觉得圆滚的龙qiāng,彷佛平白长出许多菱角菱线,再抽动之余正搔刮着酥痒的穴壁,那种满足、愉悦、舒畅让她一阵阵发颤:“嗯……用力……刮……啊……是……用力……嗯……搔……啊啊……”

    “嗯……你的小穴……还真紧……真暖和……嗯……把我……的龙qiāng……嗯……紧裹……嗯……”

    六郎开始由浅入深,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再……让你……嗯……尝尝……我的……厉害……喔喔……”

    董香君突然感到龙qiāng的前端,竟然有劲地冲撞着yīn道内壁,那种具震撼力的快感,直逼脑顶,使她不顾一切地失声呻叫起来:“啊……别……别顶……嗯喔……好深……啊啊……撞得……我魂……啊……都飞……了……啊……我……我……要……快别chā……嗯……我……要尿……啊……尿……啊啊……”

    小穴里突如其来的暖流,让董香君以为要解尿,可是那种感觉却比解尿更令人舒畅。而六郎不但没有缓和动作,反而突然伴随着急遽的呼吸,把龙qiāng更使劲地冲撞着。因为小穴里的热流,淹没了龙qiāng的一刹那,六郎也忍不住要shè精,而难舍地作着最后的冲刺。

    “啊……啊……我……君妹妹……嗯……我要来……啊啊……啊啊……嗯……”

    六郎在那种酥麻入髓的舒爽中,把一股股浓热的精液shè入小穴深处。

    六郎突然激动的动作与吼叫,让董香君一时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