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54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亚茹服侍六郎宽衣上床,然后自己也各自脱得只剩肚兜、亵衣,上床一前一后搂着六郎睡下。六郎虽是温香软玉满怀,但却没有一点yù念。陆雪珍吻了六郎一口道:“六郎,你今天一定消耗了不少内力,就让我和佩如妹妹好好陪你睡一觉,好吗?”

    六郎笑着一一吻过二女,三人相拥沉沉睡去。

    六郎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低头一看,怀中二女仍甜睡不醒,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意,忍不住低下头,一人一个热吻。二女惊醒,发觉是六郎,皆婉转相就,三人温存半晌,方才整衣起床。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中午吃过饭之后,六郎和众女在大厅内闲聊,突然,郭彩艳拿着一个纸卷进来,冲六郎和陆雪珍道:“雪珍姐姐、六郎,百花宫宫主有消息传来。”

    众人都精神一振,六郎急急道:“清雅说些什么,她们都好么?”

    郭彩艳道:“百花宫宫主她们都很好,主要是有关你的事情。”

    六郎诧道:“关于我的事情?”

    郭彩艳俏脸微红,将纸卷递给六郎,六郎一看,也是脸一红,陆雪珍道:“六郎,清雅到底说些什么?”

    六郎红着脸递过纸卷,陆雪珍看过,娇笑着道:“这不是好事么?”

    说完转脸对众女道:“众位妹妹,百花宫宫主飞鸽传书,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六郎昨天和炼狱瘟神之战已经传遍江湖,百花宫宫主已经得太上君第二夫人白夫人的指点,知道六郎所服的「明神本元」,其实是不怕炼狱瘟神的「修罗七绝」和须弥子的「破天钻」的,只不过目前六郎还没有完全发挥「明神本元」的功效,因此还不能完全不惧炼狱瘟神的「修罗七绝」。”

    邓亚茹急着问道:“那怎么样才能让哥充分发挥「明神本元」的功效呢?”

    陆雪珍笑道:“就你这小妮子沉不住气。”

    接着又道:“这就要靠众位妹妹了。”

    姜菲儿不解的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陆雪珍娇靥酡红,羞笑着道:“百花宫宫主在信中说,六郎要经过九九八十一个女子之后,才能将「明神本元」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众女一听,脸全红了,全不好意思说话了,陆雪珍笑道:“怎么啦,害羞啦?”

    顿了一顿,对朱文雪道:“云凤,你赶紧用飞鸽传书通知香茹姐她们,让她们尽快赶到这儿。”

    朱文雪答应一声,出门而去。

    六郎嗫嚅道:“雪珍姐,这……”

    陆雪珍道:“六郎,从现在起,你要听我的,难道你不愿意?”

    六郎忙道:“我怎么会呢,只是……”

    第537章

    陆雪珍笑道:“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想各位姐妹都会很乐意的。”

    说着转身对众女道:“今天就由司马建梅、吕凤智、萧若兰、徐静四位妹妹陪六郎。”

    如此一说,众女又是一阵起哄,团团围住司马建梅姑娘等四位姑娘,将四位姑娘羞得脸通红,却又是甜在心里。

    是夜,司马建梅、吕凤智、萧若兰、徐静四位姑娘果然如约而至,个个娇靥泛红。六郎将娇小可人的司马建梅搂入怀中,问道:“健梅,你高兴么?”

    司马建梅坚定地点点头道:“哥,妹妹没有想到,幸福这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哥,妹妹真的好高兴……”

    怀里的她,忽然扭身面对着六郎,清新的脸孔,胭红的小口,六郎又紧紧的抱着她,将嘴盖住她的香唇。

    爱怜般忘情的热吻,逐渐恢复生机的yù念,令六郎又将司马建梅翻过身的压在床上,六郎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她的衣内,握住她那几乎难以掌握的处女结实的丰rǔ,慢慢地搓揉着,司马建梅闭着双眼,羞红着脸颊,温柔地承受六郎的肆虐,六郎一步步的脱下她的外衣、肚兜和亵裤,她双手在六郎的背上毫无头绪的抚摸着,六郎双手捧着她的一只丰rǔ,用嘴捻着她粉红色的rǔ晕。她嘤咛的嗯着:“哥……妹妹心口很慌……啊……”

    她的xià tǐ不安的扭动着。

    六郎一只手慢慢的滑向司马建梅的小腹下,摸着她细细柔柔的体毛,上下左右的揉著,她身体一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扣住六郎的背,脸颊泛的更晕红,气喘喘的咬着六郎的耳垂,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哥……妹妹……心慌……有点怕……人家第一次……你要轻轻爱妹妹……”

    六郎听的不禁一阵ròu紧,坚硬的龙qiāng,在司马建梅的大腿上跳动着,六郎用手扶着龙qiāng,在她的处女地洞口上方慢慢磨擦着,她两腿不自主的自然分开,六郎粗大的guī tóu生涩的挤入她的ròu穴中。

    “哎哟……哥……轻一点……痛……你的……太粗……太大了……”

    司马建梅眼角边有着泪痕,双手指甲陷入六郎背部肌ròu里,六郎的龙qiāng停止前进,用嘴吻着她的双眼、吻着她的鼻尖,最后又落在她的双唇上。六郎的双手又慢慢地抚摸着她的双峰,用手指压着她的rǔ头,轻轻地揉着。不久,六郎感觉她的小穴里渐渐地湿润了,身下的她又着轻轻扭着身体。

    “哥……你可以再深一点……哥……你再动一下嘛……啊……”

    司马建梅嗲嗲地在六郎耳边说着。六郎慢慢地退到洞口,又慢慢地挤进,当六郎的龙qiāng进到最深的尽头时,她蹙着眉头,六郎又慢慢地退出。当六郎退到洞口时,她又空虚的叹了一口气。就这样,一进一退的,六郎感到她的ròu穴中愈来愈滑顺了,她似乎也渐渐尝到甜头了。

    “哥……好哥哥……啊……又痛……又麻……哥……你轻点……慢点……慢……可以再深一点……喔……哼……”

    司马建梅的xià tǐ随着六郎的抽chā,开始生疏的上下迎逢着。

    “哥……嗯……妹妹不痛了……真美……真舒服……好哥哥……唔……”

    司马建梅眯着双眼,双手滑到六郎的腰下,紧紧地抱着,生怕六郎的龙qiāng跑掉。六郎开始轻轻抽chā着,由慢加快,逐渐用力的顶尽抽退,如此大约抽chā了百十下,她忽然全身一阵颤抖,娇喘吁吁的说:“啊呀……哥……妹妹……嗯……妹妹要……尿了……哥……啊……妹妹……流出来了……好哥哥……妹妹要死了……喔……喔……”

    忽然司马建梅全身无力倒在床上,她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小穴内ròu壁痉挛着,一股处女的热流喷向六郎的guī tóu,喷的六郎的龙qiāng更加的膨胀着。看着司马建梅因第一次的高潮后,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六郎强忍着更加兴奋的情yù,低下头,用舌尖轻轻地在她的唇上搅动着,六郎吻着她的唇,将她的舌头吸到自己的嘴里,慢慢地刮着,手握着她饱满的丰rǔ,一重一轻的压揉着。

    隔了一会儿,司马建梅慢慢地睁开眼睛,楚楚动人深情地望着六郎说:“哥,健梅从现在起,真正是你的人了……”

    六郎吻着她前额上的汗水,问着:“你还会痛吗?”

    她摇摇头,双手在六郎的背上抚摸着。

    渐渐地,司马建梅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她羞答答地在六郎耳边说:“哥,你还没有完吧?妹妹还可以……”

    她又开始不安份的扭动着。

    六郎听到司马建梅的话后,浸在yīn道里的龙qiāng,不禁更加坚硬的跳动着,司马建梅的双手紧紧地按着六郎的腰下,向前压挤着。六郎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提起龙qiāng退出到小穴口,扭动着屁股,再慢慢的、将龙qiāng深深挤入yīn道,直到龙qiāng根部碰到穴口,旋绕在yīn道里面的龙qiāng,在四周刮动,再慢慢退出到小穴口,由慢渐渐加快,弄得司马建梅yīn道yín水泛滥,口中大气直喘,秀发凌乱,全身不断的扭摆着。

    “哥……妹妹的好哥哥……啊……你的大……龙qiāng……要chā死……妹妹……了……啊唷……妹妹又忍不住了……要丢了……喔……丢了……哎唷……”

    平时温柔内向的她,如今像dàngfù般风骚入骨,令人色yù飘飘,六郎的抽chā动作也由慢而越来越快。

    “哥……哥……哎唷……啊……啊……啊……妹妹又丢了……丢了……喔……又丢了……哎……唷……”

    六郎冷不防的把萧若兰抱在怀里,亲吻她的红唇,叫她把舌头伸进自己的嘴心,告诉她这样吻起来才有趣味,萧若兰羞红着脸,依照他的话把丁香舌尖,伸入他的口中,被他一吸一吮得浑身颤抖,使这位初享亲吻滋味的少女,心中就像小鹿般的跳个不停,也不知所措地任他摆布。六郎的另一只手则在她的全身上下游走地抚摸着,萧若兰是娇羞得抬不起头来。

    经过一阵抚摸,六郎索xìng开始解脱她的衣服。一直脱到她精光为止,雪白细嫩,柔润凝脂股的胴体,呈现眼前。她那对高隆的rǔ房,尖挺高翘,尤其是那两粒鲜红如樱桃般的nǎi头,向上高翘的挺立在那艳红的rǔ晕上面,真是艳丽夺目,腰细臀圆,粉腿修长,嫩柔细腻光滑凝脂的肌肤,白中透红。小腹光泽平坦白净,yīn阜隆起似个小山丘,两片肥肥厚厚呈粉红色的湿滑玉门,长满了浓密乌黑细长的yīn毛,从yīn阜一直延生到两片湿滑玉门上,中间夹着一个尚未被人开垦过的处女圣地。

    六郎自己那条粗长硕大,已经青筋暴露高高翘起火辣辣的龙qiāng,萧若兰看在眼里,暗暗心惊:这么粗长硬大的硬家伙,塞进自己那么小的小穴里去,怎么吃得消,受得了啊,不被它给撑死了,胀破了才怪。六郎将萧若兰搂在怀中,一面亲吻她的樱唇,一面用手指去拨弄她的ròu缝、yīn核。

    萧若兰是生平第一次被男xìng如此亲蜜的抚吻自己的胴体,感到阵阵麻酥酥、痒酸酸的,浑身一阵颤抖,一种异样的快感,使她美眸生辉,小穴里流出湿濡濡的yín水来,口里梦呓般的叫道:“弟弟,姐姐庠死了。”

    六郎看得心里无比的兴奋,迅速的低下头来,拨开她的粉腿把嘴吻在她那红红的ròu缝上,用舌头舐着她的yīn唇,并不时用嘴唇吮着那两片红咚咚,滑嫩嫩的两片湿滑玉门,再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yīn核,来回反覆不停的又舐、又吸、又吮、又咬着她那美艳迷人的小仙洞。

    “啊……六郎……你怎么舔……姐姐……那儿……啊……感觉……好奇怪……”

    萧若兰被他舐吮吸咬得又是另一种异样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飘飘yù仙,yín水大量的从小穴里汹涌而出。

    “啊……好弟弟……我受不了啦……好痒啊……”

    六郎知道她已经骚庠得难以忍受了,于是翻身上马,分开她两条粉腿,露出那红通通的春洞,手握着粗长的龙qiāng,对准她的小穴洞口,用力一挺,只听到萧若兰惨叫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萧若兰的小穴己被六郎硬塞进去一个大guī tóu了,那一种有被撕裂的疼痛感,驱使萧若兰忙用双手去推抵他的小腹,不让他再挺动,口里叫道:“不要再动了……痛死了……”

    “芳姐姐,你先忍耐一下,等一会就不痛了。”

    六郎柔声安慰道。

    “六郎……姐姐还是第一次……现在里面好痛……不要了……你的东西那么大……我怕死了……”

    “好姐姐,别怕,处女开苞是会有一点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弄时,还是会痛的。”

    “六郎……你要轻点……别太鲁莽……要怜惜姐姐嘛……”

    “我知道,好亲姐姐,长痛不如短痛,你再忍耐一下吧!”

    六郎说罢,把她双手拉开,狠狠用力一挺,「哎呀」的惨叫声中,粗长硕大的龙qiāng已齐根塞进萧若兰那紧小的桃源春洞去了。六郎开始轻抽慢chā,萧若兰还是痛得死去活来,娇喘吁吁,香汗淋淋的猛叫狂号:“哎呀……弟弟……你的龙qiāng要把……姐姐的小穴cāo破了……啊……啊……好痛哇……姐姐实在受不了……啦……”

    六郎放慢了速度,处女开苞真是有趣,尤其那紧窄的小ròu穴,把龙qiāng夹得紧紧的好舒服,好过瘾。他体贴地问道:“芳姐姐,还痛吗?”

    “好一点了……六郎……你轻一点……”

    六郎闲情逸致的欣赏着她的细皮白ròu,玩弄着她那两颗肥尖挺翘的rǔ房,以及两粒艳红如樱桃似的nǎi头,渐渐加快了下面的抽chā,萧若兰的痛苦表情,慢慢的在改变着,变成了一种快感、舒畅、惬意、骚浪的表情出来。她小穴里子宫深处,每次被大guī tóu一碰,就使她有一阵搐痉的快感,传到四肢百骸而颤抖一阵,穴心里就流出一股浪水来。

    “好弟弟……姐姐现在不痛了……我开始感到痛快了……”

    “嗯……嗯……”

    萧若兰嗯嗯声的哼着,肥白的屁股也情不自禁的扭摆起来了。六郎见她那付骚媚yín浪的表情,知道她已开始尝到男女xìng爱的乐趣和甜头了,更用力的快攻猛打,大guī tóu猛地捣着她的穴心,直捣得萧若兰是yù仙yù死,猛扭肥臀去迎合,眸shè春情,骚声浪叫:“六郎……哎唷喂……你要捣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姐姐又……又泄了……啊……小穴好美哦……”

    那满室的春情──以及在舍死忘生大战的两条ròu虫,正在拼个你死我活,只杀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此戏实在使人百玩而不厌。

    那满室的春声──弹簧床被压得「吱吱」的叫声、龙qiāng抽chā小穴所发出的「噗滋」、「噗滋」的yín水声、骚浪的叫床声、和那气喘咻咻的呻吟声,jiāo织成一曲香艳诱人爱的乐章,不朽的jiāo响曲,此曲亦会使人百听而不厌矣。

    “啊……啊……好弟弟……哎哟……你的龙qiāngcāo得……姐姐……的小穴快要升天了……姐姐真的不行了……六郎……求求你……饶了我吧……再cāo下去……姐姐会……会死啦……狠心的……弟弟……啊……你……你饶了我吧……”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