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名门艳旅 > 第 456 章

sbf胜博发网址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郎笑着回答,他的手又向上移动,滑过了唐艳柔软滑腴的腹际,来到她那极富弹xìng的胸脯而停了下来。

    六郎一只手不停的忙于双峰之间,另一之手则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肢。唐艳此时已忍不住地发出低吟的声来,她美丽的大眼睛中,泛出了一股水汪汪的神采。她纤细的手指,一颗又一颗地解开六郎的衣钮。这时六郎双手一伸抱住了唐艳,对着她的嘴就吻了起来。

    唐艳把嘴张开,伸出舌尖给他吸允,六郎吻得很热烈,也很有技巧,边吻还边抚摸着她的全身。唐艳被她么的口中「嗯」、「嗯」地哼着。只得要她身子上上下下突出之处去刺激他、摩擦他,并且用一种迷迷糊糊的鼻音来表示她的需求。

    这一来,六郎的心头不由得一阵的畅美起来。他的一只手,变得更放肆了。他把唐艳的上衣解了开来。粉红色绣花的肚兜露了出来。粉团似的ròu球,透着幽香,露出白晰的肤光。他的手向肚兜内钻进去,紧握着那对温香丰满而又有弹xìng的rǔ房。

    “唔……”

    唐艳快速地去捉住他的手,媚眼不断地眨动着说:“轻点,会被你捉破的。”

    六郎松开了手,脱去她的外衣,解下了那粉红色的肚兜,那对青春的rǔ球便晃dàng在他的眼前。这两个rǔ球,不但大、圆、而且挺胀的,弹xìng其佳,rǔ晕绯红,rǔ蒂细小如红豆。ròu是白里透红,感觉是极为敏感的。六郎屈下身去用嘴对着nǎi头就吮了起来,唐艳感到一阵热流,传遍了全身。虽躲避了一下,可是依然把胸脯向他挺了过去。

    六郎吮着一个nǎi头,一手摸着另外一个,又揉又捏的。唐艳感到全身酥嘛,人也觉得有点轻飘飘的。此时六郎如获奇珍异宝,即入宝山,那能让空手而回呢。他揉捏着那丰满的ròu球,另一只手又去力争下游,他缓慢而又节奏地滑进,滑过了小腹,揉着一个暖融融的贲起地带。

    六郎不自禁地说:“你真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尤物啊。”

    唐艳那双修长的玉腿,此时更佳无所适从了,她蹬着腿摇摆不定,鞋早已踢开了。六郎的动作更加剧烈,迅疾地将她的裙子给脱了下来,现在她身上仅剩下那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亵裤了。面对这活色生香,凹凸分明的美好胴体,他的眼球就像要从眼眶跳出来。

    唐艳她全身都露了出来,身上的皮肤白中透着红润,细嫩无比,一双修长的玉腿均匀而又柔润。白色的透明亵裤,紧紧地裹着肥厚的ròu丘,yīn户也能看得清楚,真叫人着迷,也令人血脉喷涨。六郎看在眼里,想在心头。这餐美食,必得好好地享受它一番,才不辜负了造物者的这美好杰作。他迫不急待地一把抱着她往床上一放,唐艳也趁势地向床上一倒躺了下来。她心房在急速地跳动着,脸上浮现着红润的色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像是在渴求什么似的直望着六郎。

    六郎那熟练的手法,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了他那身上仅有的障碍物。唐艳娇羞地一只手围在胸前,另一只手掩着她那长满芳草的私家小园圃。六郎除去身上物之后,便将那结实的身子偎过去,他轻轻拿开唐艳的手,眼光像给磁铁吸住了:“妹妹,你真美。”

    唐艳摸摸他的脸颊,妮声问:“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难道哥哥会骗你。”

    六郎边说边将她的手拿开。六郎这回可看清楚了,他眼前一黑,怪声叫着:“哗,你是个森林之女。”

    的确,一座比美原始森林的奇景,黑压压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小腹下面的小丘在茂密的森林中高挺着,又长又黑的yīn毛完全覆盖着,只见黑黑的一大片。眼前所及,立即触发了他疾进探险的冲动。他的手开始搜索了,这时唐艳忍不住地把腰乱扭。六郎的手非常刁钻,他寻向小丘缺口的润泽处,同时还yù行又止的,把唐艳逗得嘴乾舌燥,不其然地闷哼出来。渐渐,他手所到之处,尽是湿淋淋的,滑润润的,小丘中不停地渗出泉水来,而且越来越多。

    “嗳……哥……不要这样又揉又捏的……”

    唐艳气咻咻地扳着他的肩呻吟着。

    “为什么?”

    六郎明知故问。

    “你……这样又揉又捏的我好难受,又酥又痒的真快受不了,人家全身都软了……”

    “那表示搔到痒处了,是不是?”

    “唔,你这个捉狭鬼。”

    唐艳不得不将她那两骗灼热的嘴唇迎了过去。

    当四唇再黏在一块时,她的身子微微抖动着,又软又滑的舌头吐入了他的口中,他吮得异常的贪婪。唐艳的腰儿,也起劲的扭了起来。六郎的手指,这时更加重了力道。她不由得打了个寒噤,颤抖着。真的,她这时被逗得全身都软了,软得好像最后一丝气力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是在她滑腻的玉腿内侧,yín水如泉般地泻了下来。

    六郎这时也yù火高涨,他用力地贴紧她。她那凹凸分明的胴体,不断地给予他奇妙的反应。尤其是那对玉rǔ,就像打足了气的皮球,不甘蛰扶的在两人之间被压得变了形,而且不停的来回摩擦着。他的一双手早已绕到她的腰后,牢牢地抱着她那更富有弹力的丰臀。她的yín水流的好多,就连臀部也湿了一大片。

    “哟……我的……好哥哥……我……”

    到了这紧张的时刻,软弱无力的唐艳,也变得非常心急。她非急不可待,只因她着实被六郎挑逗得酥痒难耐,她此时多么需要他那坚实的劲力来充实自己。于是她的手也开始在搜索着,而且显得比六郎更为热情、更为急迫。

    当她的玉掌握住了六郎那根火热热、硬得如铁棒的龙qiāng时,心中一跳,同时口中不自觉地「喔」了一声。她一腿搁起,另一腿刚抬了起来,压在他的腰间,摆出了非常诱人的姿势。六郎再也忍不住了,将她紧紧地搂着。唐艳这时不再将那玉rǔ在他胸前乱碰,同时将那手中的龙qiāng引导进入她那奇特的迷魂洞内。六郎一个快速大翻身,将身体重重地压在唐艳的胴体上,他占有了奇妙的温馨世界。

    “啊……痛……哥……慢点……”

    唐艳虽然很需要,但破瓜之痛仍是难以忍受。

    “妹妹,稍微忍耐一下,一会就好了。”

    六郎体贴的安慰道。

    “哥……我知道……但实在是太痛了……”

    唐艳皱眉说道。六郎不得不放慢步伐,轻怜蜜爱一番之后,唐艳疼痛尽去,舒爽渐起。

    “啊……好舒服……”

    唐艳被六郎带进了一个奥秘的快乐天地。那根七八寸长的龙qiāng,此时已完完全全地进入她那奇妙的小穴洞中。唐艳搔痒难耐的小穴如久旱逢甘霖,渴望了好久,总算苦尽甘来,被他chā得充实快感无比。六郎何尝不是一样,他奋勇地前进着,深深的冲击。六郎是此道高手,将她引至最后关头之后,再来个大进击,才能收到事半功倍,岂不百战百胜。在一阵急抽猛chā之后,更把她的纤腰环抱抬起,亦发使他能得心应手,下下直抵花心,招招辛辣。

    唐艳气喘着,两眼露出极为悦快的光芒。她断断续续地说道:“哥……你……真是个……男人中得男人……妹妹……好快活……”

    六郎说道:“妹妹,你想叫就叫出来吧。”

    唐艳已被chā得心花怒放,脸上现出非常销魂的表情,唐艳这时也不甘示弱的将丰腿挺耸了起来。他的动作越来越急,但她没有叫。不过从她那迷惘混浊的呻吟声浪听来,比之浪呼的叫声,更加的能让人神魂颠倒,这可从她的表情及六郎的劲道上看出来。

    六郎这时用尽全身的力量,将唐艳的纤腰搂得紧紧的,似乎非将她的腰肢折断不可地埋头苦干着。而她的一双玉腿,更是摆动着出神入化。时而搁起,时而紧缠着他的腰际。逼得六郎气喘不止,一身是汗。他的身子拼命地起伏,狠劲地猛干。他狂了起来了,那份雄刚,那份热力,那一种生命的急激脉搏,直透入了唐艳的心扉,而且是继续不断。她不禁「咿」、「咿」、「唔」、「唔」地呻吟着,她的玉手,紧抓着他雄厚的背肌,唐艳再也禁不住呻吟出声了。

    “快……哥……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点……唔……嗳唷……好舒服……唔……花心……好舒服……啊……我……快……快……嗯……”

    唐艳又叫又哼的,快活的真想死去,臀下的yín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泻了出来,六郎给予她如此强烈的快感。

    六郎越战越勇,似乎不给她有喘气的机会,唐艳越叫越能使他感到刺激兴奋。当他全力冲刺时,唐艳那块最幼最嫩的ròu体也被他牵引、带动、排挤,彷佛是依附在他的身上。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唐艳的身子随着六郎的冲击而起伏,她的纤腰就快被折断了,双腿缩至他的肩上,媚眼如丝地叫着:“嗳腰……喔……我……穴内又酥又痒的……啊……用力点……干死我吧……嗳……乐死我了……快……再给我更多的满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嗳……我整个人都给了你了……嗯……”

    六郎兴奋得抬起唐艳的大美臀,他急喘着道:“是的……你已全部把我给吞下了……连根都不见了……一杆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

    他边喘着边说,同时用尽全身力量猛干着,似乎真想干裂它才肯罢休似的。

    然而在唐艳听起来,不但不觉得可怕,却感到有说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着:“哥哥……那你就狠狠地干我吧……”

    她快感无比地咬牙切齿,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着他那结实的肌背。

    “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你能感到快乐,用什么方法对付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

    六郎的一双手把她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撑起,七八寸长的龙qiāng,快而很地chā了进去,紧抵着花心,用尽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着。这一招,唐艳真有窒息的感觉,她既舒服、又难过。只因他此时的确太强了、太拼命了,犹如yù将她置于死地。打从穴内深处,感到有一阵阵痒痒麻麻的电流,正在迅速地传遍她的全身,而且越来越强。

    唐艳死紧地勾住他的颈子,在六郎的耳边浪叫着:“哥哥……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给我最后的冲刺……我要……我还要……啊……我不行了……”

    唐艳一阵怪叫。

    六郎又迅速地把舌尖深入她那呻吟的口中,舔着她的舌、舔她的唇,然后在她的颈间停了下来。他手中捏得更用力,而胸膛,却是用力地压住她那对丰满的双rǔ,疯狂般地摩擦扭弄不停。唐艳此时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温水中。水,更多的水。湿黏的水,已流满了床单。这些水,一受到他的冲击压力,便发出怪异而有节奏的声音来,潺潺的,唧唧的。六郎的毛发也湿淋淋的沾满了水,而纠结在一起,这时他仍然重重地撞击着她。整张床,被摇摆得像随时都会塌坍似的。

    “哥哥……我不行了……”

    唐艳迷糊昏厥中嚷出了这一声来,她全身颤抖着。忽然把身子挺了起来,紧紧地把那可爱的家伙藏在她那迷人的深渊中。急喘的声音,充斥了双方的耳鼓。唐艳疲倦yù死,她高潮竟来了三次。这时她全身上下连最后一丝力气也消失了,她四肢摊成一个「大」字形。她实在太累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哥哥,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嗯。”

    六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两个人又紧紧地缠抱在一起,彷佛凝成一块。

    过了半晌,唐艳才渐渐睁开眼来。六郎慢慢撑起他的身子,唐艳则用那细嫩的玉指,轻轻的在六郎那壮实的胸肌来回不断地抚摸着。她还在微微地笑着,一面腻声道:“哥哥,怪不得姐妹们一谈起你时,就会令她们心跳……”

    唐艳一双玉手紧紧地拥住了六郎,将那饱满的胴体,用力压向六郎结实的胸膛,同时她还在缓缓地扭动着身子,这样好使六郎的胸膛摩擦她的身子更为着实。唐艳的身子,虽然被六郎抱得紧紧的,但是她还是像蛇般地扭动起来。全身都和她那柔软丰腴的肌肤相接触,尤其是小腹以下更为敏感,六郎的身子也禁不住地发起热来。

    脸部和脸部肌肤的摩擦,形成一阵奇妙至极的感觉,那种感觉使得六郎又迅速地兴奋起来。六郎突然将手抱紧她的臂弯,将她那一双晶莹美丽、雪白迷人的玉臂,高高的举了起来。他兴奋地将唐艳重重的压了下去,唐艳发出一声尖叫,那是快乐的尖叫声。唐艳的ròu体,是那么晶莹、丰满,就像是白玉雕成的一样,那么的光洁、明亮,全身上下无不充满着xìng的挑逗。她那双雪白的玉腿,缠在六郎的身上,他们又都浸在快乐之中。

    “嗳哟……哥哥呀……你真强……”

    迷醉的低叹声中,她又开始有充实,她正被男xìng坚强的武器所涨满。

    六郎缓慢而又带着几许粗犷气息的节奏,拍击着她,渐渐地又带引着她进入神妙的世界。唐艳急切地将腰臀抬高,离开了床褥上的那团水渍,两腿之间分合适当,正准备在战个痛快。她不仅在狂叫,而且力拼着,似乎完全恢复了体力。六郎在接受着她的反击,这时,唐艳胸际间像是两团燃烧着的火球,不停地在抖动着,引燃了他熊熊的玉火,逐渐地扩散到他的全身。

    六郎配合著唐艳活跃的迎送,给予她更勇猛、更刚烈、更彻底,而且也更为冲实的撞击。她感到要窒息,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一双粉腿在轻抖,酥融的花蕊里,像遭熊熊火炎灼着,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在那处dàng漾回旋着。唐艳千万个毛孔在冒着热气。她像飓风肆虐下的海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katana-summit.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